一叶轻舟游记之菲律宾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团建 人气:180 发布时间:2019-11-14
摘要:回想起来,可能首批旅游团是年岁大人,只是吃中餐,对于饮食文化孤陋寡闻,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是满足少数人的愿望,是错的。 发表于 2010-05-10 22:15 第八天2月26日,今天早上6点钟

回想起来,可能首批旅游团是年岁大人,只是吃中餐,对于饮食文化孤陋寡闻,提出不合理的要求,是满足少数人的愿望,是错的。

发表于 2010-05-10 22:15

第八天2月26日,今天早上6点钟就起床了,在酒店用过早餐后,7点钟搭乘酒店的车去码头,同行的还有一位就是酒店的贵宾,也是位华人,是专程到长滩来打高尔夫的,所以随身除了运动器械没有其他行李。在长滩码头上乘上标有Waling Waling的私家渡船,当然也是螃蟹船,连车带船共有六名酒店人员一路搬运行李直到卡迪克兰。在此再次感谢一下蔡先生。卡迪克兰公共码头边上还有一排私家码头,长滩岛上一些规模较大的度假村的私家渡船全都停在这里,从这里上岸走到机场比从公共码头出来更近。8点整我们一行来到卡迪克兰机场,除了安检,菲律宾航空还有一套程序,那就是每个人称体重,然后按吨位发登机牌,可能是考虑到小飞机要平衡两侧的吃重。小小的候机厅就对着跑道。网上传说卡迪克兰机场跑道在大修,所以宿雾航空暂停了卡迪克兰的航线,但现场却看不到大修的痕迹。9点半菲航的飞机来了,10点10分菲律宾航空PR052航班飞离卡迪克兰,飞机一升空,舷窗下方又出现了长滩岛那熟悉的轮廓。接着飞机不断的掠过海洋,掠过海岛,当一片城市建筑出现时,吕宋岛到了,马尼拉到了。11点20分到达马尼拉机场,从菲律宾航空专用的2号航站楼出来,200比索/辆拦了三辆出租车来到预定的酒店拉斯帕尔马斯饭店Las Palmas Hotel,豪华客房Deluxe55美元/间,城市里的三星级酒店条件就比较一般啦,在这里第一次碰到要付5000比索押金。放好行李就到酒店旁的餐厅花1585比索吃了简单的午餐,约定下午四点出发去参观椰子宫Coconut Palace,然后就各自回房休息。我依然抓紧时间四处看看,出了酒店往西走两条马路就是马尼拉湾,考虑到等会儿去椰子宫是沿马尼拉湾往南走,所以现在就沿马尼拉湾往北走,嗅着马尼拉湾边的空气,就会使人想起二十年前上海的苏州河。转了一圈走到黎刹公园 Rizal Park,拍了几张照片后就回酒店了。16点大堂集合出发,大伙沿着马尼拉湾往南走,从地图上判断椰子宫不算很远,但一行人走了好长一段时间,问了几次路,终于在16店35分到达椰子宫。不料已经关上大铁门,到警卫室询问,原来椰子宫的关门时间是下午16点30分,我们刚好过了时间,于是同警卫商量特地赶来能否通融一下,警卫拿起对讲机同里面的售票主管联系后,出乎意料的让我们进去了。走过小花园进入椰子宫,买了100比索/张门票,又出乎意料的是还有一位讲解员全程陪同。椰子宫是一幢两层楼的建筑,除了建筑材料采用椰子原料,连屋内陈设的各类家具也都是采用椰子树的各种原料,每间寝室都带有卫生间,以当时的标准极尽奢华之能事。椰子宫的大门在东面,朝西走出椰子宫是一座游泳池,隔着一大片草坪就是马尼拉湾,询问讲解员能否在此观赏日落后再离开椰子宫,得到的回答是不行。17时半离开椰子宫,绕到边上的小路来到了椰子宫外的马尼拉湾,几个当地人在岸边钓鱼,于是就坐在防洪墙上边看垂钓边等日落,渐渐的太阳下垂了,同样是万里晴空,由于尘埃等污染的原因,马尼拉湾的落日同长滩有所不同,尤其是接近海面的时候,长滩的太阳始终闪耀着金辉,而马尼拉的太阳刚接触海平面就已经灰蒙蒙了。看完日落出来找车,由于这里偏居马尼拉湾东南一隅,所以不见出租车,碰巧看到一辆吉普尼,赶紧拦下。这是一辆空车,于是就同司机商谈包车,最后以300比索成交去Remedios Circle,这是一处据说夜市很热闹的地区。在Remedios Circle的街心花园附近下车后,女士们原地休息,男士们四处查看餐厅,这里餐厅很多,也有很多挂韩文招牌的酒吧,可能时间还早吧,所以也看不出什么人气。我们最后找了一家华人餐厅,花6110比索吃了一顿马尼拉告别晚餐。餐厅离我们住的酒店不远,晚饭后散步回酒店休息,度过了菲律宾此行的最后一夜。

第九天2月27日,我在预订此家酒店时不带早餐,问了下酒店的餐厅,如果在此用早餐需300比索/人,太贵了,所以就决定每个家庭自行到隔壁的便利店里解决早餐。今天上午计划游览西班牙王城Intramuros,各自解决了早餐后,8点半在酒店门口拦了三辆出租车50比索/辆,先去最远的圣地牙哥城堡Fort Santiago,计划由远及近,最后到黎刹公园Rizal Park结束。8点50分到达圣地牙哥城堡,门票75比索/人,兜了一圈,比宿雾的城堡大一些,但很多场景不知其所以然,在参观人文景点的时候,跟团游就有优越性了,导游就可以逐一地介绍背景资料,自由行虽然有功课在手,但只是一个总体的了解,具体到每一处就茫茫然了,城堡内有一长串铜质的脚印,从一处建筑出来一直延伸到大门口,是不是第一届党代会在这里召开,然后从这里星火燎原到整个菲律宾,瞎猜而已。9点半出了圣地牙哥城堡,几位对人文景观不感兴趣又懒得走路的女士小姐们叫了一辆马车,其余的人则一路往南游览,约定最后在黎刹公园的黎刹塑像下集合。圣地牙哥城堡出来就是Gen Luna街,往前走几步在街的东侧就是马尼拉大教堂Manila Cathedral,进去走马观花一圈,里面有各个时期教堂损毁的照片,留下的另一个印象就是漂亮的窗花玻璃。再往南走在Gen Luna街的西侧是圣•奥古斯丁教堂暨博物馆San Agustin Church,教堂大门紧闭,只有买了博物馆的门票才能从侧门进入,进去后才知道教堂里正在举行葬礼,所以才关了正门。教堂有个很大的内庭,围绕着内庭一圈就是博物馆,分上下两层,陈列展品最多的是许多油画,不谙此道的我等凡人照例又是走马观花。出了圣•奥古斯丁教堂,在西班牙王城漫步,10点40分出城,城墙上满布青苔给人一种苍伤岁月的感觉。再往南穿过一个街区就是黎刹公园,与坐马车者回合后在路边拦了一辆吉普尼,问清楚是经过拉斯帕尔马斯饭店后就搭车回酒店。到了酒店回房洗漱拿行李,正好赶在12点之前退房。退房手续办完后,将行李寄存在服务台,就去了隔壁的餐厅吃午饭,最后一顿午餐很节约,总共吃了1854比索。饭后回酒店取出行李,在门口叫了三辆出租车到亚洲商城SM Mall of Asia。到了SM,将行李集中在一起,对购物没兴趣者在此休息,约定四点钟集合,接下来就分头行动。这座购物商城坐落在马尼拉湾边上,不愧为亚洲第一,确实非常的大,除了购物,还有电影院、溜冰场,今天里面正在进行小学生拳击赛,男女选手都有,好像是代表不同学区的团体赛。我对购物没兴趣,就在马尼拉湾海边转转,看看拳击看看溜冰。16点大家全都准时到齐,带着众多战利品在门口的候车厅里上了三辆出租车直奔马尼拉机场三号航站楼,那是宿雾航空公司的专用航站楼。买了750比索/人的机场税,换登机牌、出境、安检后,在候机厅的快餐店里解决了晚餐。然后搭乘宿雾航空678航班,20时20分准时飞离马尼拉,于23时45分到达上海浦东机场,结束了整整九天(第一天0点30分至第九天23点45分)的菲律宾之行。回来后整理费用清单,出行前预定机票酒店和签证67057元,在菲律宾游玩就餐支出26397元,合计93454元,平均每人9345元。(更多图片请浏览本人博客 http://blog.sina.com.cn/weishuhong2000)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马科斯总统是搞发展的,是干实事的总统。就说我们马尼拉的黎刹公园的绿地广场,那是二十年前的产物,现在也不落后,城市铁路也是那个时代修建的,二十年来没有任何变化,一片衰落,达官显贵就知道贪污腐败。

马尼拉德拉斯帕尔马斯酒店(Las Palmas Hotel de Manila)¥250起立即预订>

菲律宾的选举是草率的,只要我认识她,我就选,特别是演员,最为大家熟悉,所以,非常容易当选,这也就是所谓的知名度,这届总统阿罗约是由于原来总统下去,她作为副总统增补上来的。

展开更多酒店

越到高处,越是困难,主要是把我们抬到更高一层,以便更接近源头。菲律宾人很聪明,他们的办法就与我们的长江三峡一样,用木头架出平台,把船抬到木头空桥之上推过去,反之,回程再抬一次。此时,我们都明白船底为什么是平的了,否则,这船变成“旱船”在木头上推驰时,就站不稳不船夫除了推以外还要加上“扶”的力气,那就太困难了。

我们的空调大巴来到一条大江边,这里水源充沛,河水清澈,一派百炯争流景色。这些炯是类似威尼斯水里的“纲独拉”,船的两头是尖尖的,船底是平的,不像有些地方的船底是横至大引号“{”,开始并不理解,后来,当我们的船在横木杠上“行船”的时候,我们才明白是什么原因。

过去,菲律宾对中国没有开放,所以以往来此旅游的人多数是日本、台湾、香港以及欧美人,自从对大陆开放以来,广东、上海、福建等地来此旅游人数较多,北京来过菲律宾的人还是凤毛麟角。

还有住宿,随着人们经济条件日趋好转,所以对住宿的要求就会更高,千篇一律的安排是不恰当的,可以根据个人要求,增加收费标准,满足特殊要求。

马科斯总统的椰屋

自从去过福建武夷山坐竹排漂流后,我一直希望与妻子、女儿去漂流一次,享受“川江船歌”的意境,这一次到菲律宾总算是圆满还愿,也算是女儿演奏“川江船歌”的采风。

菲律宾一般信仰天主教,这是因为当时西班牙殖民者的信仰所至。后来美国又统治过这个国家。人口7000万,主要是马来族,共有70多种语言,但是,英语是通用语言。

巨大的图画

怎样看菲律宾

黎刹被监禁的地方己经成为文物,在这里黎刹失去自由直至被杀死。一个民族要自由,就会有牺牲,但是,在中国不是这样,一般牺牲者都是无名墓的墓主,例如天安门前的英雄记念碑,你说是为谁建的,没有所指。因为,在中国,只有活着的人才是英雄,例如毛泽东,就是这样,由于他活着的革命活动,才带来了中国民族的解放,你死了怎么建功立业呢?

由此而得出结论,很多经历都是必要的,不要盲目的拒绝,否则就会失去一次难得的人生体验,这种体验也可能会受益终身。

我们团队的十条船已经谁也找不到谁,偶然看见也是匆匆而过,照相的机会就更少了,因此如果能留下照片就更加显得弥足珍贵,我们在小瀑布的时候给壮壮的船照相,以及他们钻到水里的相片都是挺有意思的事情。

一大早,我们的旅游大巴开始了行程,估计走了120公里,来到高原上,一路上,椰林是圣景,此起彼伏。高大的椰树最高年龄是120年,因此,老人给下一代的遗产就是椰林。25岁开始长椰子,50岁的椰子开始可口,椰汁甜酸,椰肉厚实味美,椰油丰足。

第一个节目是骑马爬火山

关裕年

清看这几张相片,商场的气魄,商店的琳琅满目与橱窗设计都是让人耳目一新。

由于路途不遥远,从厦门起飞不到两个小时就抵达马尼拉。出境手续并不繁杂,人们对中国人还是算比较客气的。

然而,我们是上山,女儿的腿已经似乎长在了马的身上,她的坐骑一溜烟的跑了,我的老马是上气不接下气,使劲跑也追不上关姗,真是望尘莫及。

花店很多,有些类似泰国。水果店更多,而且便宜,大家收获很大,尤其是芒果,更是尤其味美,木瓜最好吃,比北京卖的木瓜有“革命”之感,看来,这里也是木瓜的故乡。

世界这样大,又这样小,我们被分配到一间房住,共同回忆过去的事情,真是奇迹。

为了促进就业,每个旅行车上都安排了两个保安,他们负责整个车的安全、集合、兑人数、照相,总之,这两个人可以确保一个团队的整体队型,为导游创造了有一个宽松的“导游环境”,我看这个办法确实比较好,最后,靠游客自选相片付报酬给他们,他们是自给自足,不增加旅行社的负担。我们选择了他们的5张相片,每张相片200比索,共1000比索,相当160元人民币,总共有13个家庭组合,平均每家100元人民币,这五天平均每人就是赚600元人民币,平均一个月还有3000人民币,相当2万菲律宾比索,还是可以对付,当然,团队的来往密度、团队的经济状况都会影响他们的收入,总之,每人养家是可以对付的了。

图片 6图片 7图片 8图片 9图片 10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图片 15图片 16

回到村长家,我们开始午饭,虽然土一点,但是别有风味。对于女儿来说,是自己的第14个生日,也是她在国外过的第一个生日,高兴,自不必说,笑意写在脸上。当大家知道她过生日后,人们不自觉地开始唱“祝你生日快乐”,蓝保荣与女儿拿起椰子碰杯,祝女儿事事如意,自然,菲律宾炸鱼,女儿更是永生难忘。

到了山顶立即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云雾已经被吹散,一望无际的大海把菲律宾与其他国家分成数千座岛屿,除了我们脚下的大雅台火山以外,与它临近的另一座孤苦伶仃的火山仿佛是一位久经沧桑的老人站在大海里,这座山像所有火山一样,具有共同性,山上有火山湖,碧蓝的湖水映衬着蓝天白云。

通过施导的介绍,我对菲律宾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大雅台火山”,至今仍在冒烟,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活火山,据说,有人把鸡蛋放进去,一会儿就熟了。火山湖距离很远,很少有人下去,大多数都是远距离照相。我们买了一个椰子,酸甜的椰汁就着火山灰的烟尘味,十分带有菲律宾色彩。

岛国风情

不远的海边有人在“沙浴”全身被埋在沙子里,闭目养神,仿佛神仙下凡。

突然,前面有异常情况,江岸变窄,两条大船把我们夹在一起,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两边的大船上泼过来,橘子飞也似的砸过来,转眼间我们已经成了落汤鸡,好狼狈,我们全部湿透了,一个让人不会生气的恶作剧,我们都哈哈大笑,笑这个恶作剧如此成功。难怪,施导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们准备衣服,原来如此啊!是他们泼水的节日。估计还是故意安排的吧?找乐子吧!

我小心翼翼地爬上马背,开始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骑马,两手死死的抓紧鞍子前面的突出部分,找寻一个比较平衡的支持点,力求表现出一位骑士的风度。

菲律宾有近7000座岛屿,与印度尼西亚一样都是千岛之国。一年四季除了12月1月2月比较凉爽,就是目前的30度以外,其他的月份都是炎热的天气,因此,这里生活比较容易对付,至少不要准备棉衣与御寒设备,相对生活成本比较低。

在一片火山灰的包容下,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了“灰人”,老马已经是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我们终于来到了山顶。这里聚集着几百匹马,绝大多数都是在捣气,有一匹马已经是一身汗水,全身湿透,好可怜。过去看《青松岭》电影就知道,牲口出了汗就会伤身体,不能马上给它喝水,否则,马就会大病一场。

我们的共同点:差一岁,几乎同年;同一小学;同一中学;同一个区住;母亲同一个单位;都是家穷上不起大学,上的中专;现在都一百个看不上儿子,因而气得胃病发起;都是抑郁症;都是小心眼;都喜欢旅游。

本来,在这个团里,我应该与女儿分到一间房住,由于导游夏青的需要,我又被分配与人民日报社的老张住一屋,头一次见面,他有50多岁,身体不错,是个挺热心的人。

每人发一串小贝壳项链算是我们这个团体的标志,由此看来,菲律宾人确实是很细腻的,是会关心人的民族,是体贴入微的民族,难怪菲佣在世界这样有名气,菲律宾的女孩都嫁给欧洲人,我们只是一点一滴的逐步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第一个滩,还比较浅,两位船夫几下就把我们推到更高的水面。过到第三个滩,看见一个瀑布,虽然不大,但是,犹如银珠撒泻,形成飞珠溅玉,抬头仰视,满眼玉珠,大饱眼福。

短暂的飞驰,迎面浪花飞溅,令人难忘,此时,我们耳前仿佛听到女儿的中阮曲《川江船歌》,开始是悠扬宁静,继而奋进,拉纤的号子此起彼伏,在经过全身心的努力后到了源头,回来是“扫弦”,有惊无险以及胜利的喜悦,陶冶了情操,洗净了身心,磨练了意志。

老张

椰子树是菲律宾的国树,为了体现这个“封号”,前总统马科斯用椰子树木制作了一幢高级别墅,以接待国宾。不巧,我们是休息日来到,进不去,否则,还是会大开眼界的,据说,连水龙头都是24K金的,是可想而知了。

第二次去菲律宾为的是去长滩岛。

第三天,就是参观马尼拉的市容,这也不错,需要对比,才能知道北京离国际大都市距离有多远。

菲律宾也有人妖,这是因为,一般的菲律宾家庭都要生14个孩子,这样女孩子容易多,而个别的男孩子就每天在女孩子中斯混,久而久之,男孩子心理变态,随着年岁的增长,就容易选择自己熟悉的女性,最后变性,变成人妖。据说,由于人妖最知道男人喜欢女人的什么发型,再加上变性后手柔软,使顾客感觉亲切,因此,人妖理发师是非常好的选择,尤其让他们为顾客设计发型最为理想。果然,张青与李小燕报名,几个小时后再出现的她们,果然不同凡响,确实头发设计有新意。

不同点是他略微比我好面子。他胃不舒服,同行者让他喝酒,他还要喝;晚上本来我要给他吃饼干,就放在旁边,他夜里饿了,“不好意思”要吃的东西,都这样熟了,还不好意思,真正是“岂有此理”啊!

椰子是菲律宾的国宝,从上到下没有不用的东西,是重要的出口物资。椰子叶做扫把、树干为好木料、椰子壳可以开发旅游产品,椰子水是酸甜,味道甘美,叶肉是很好吃的水果……副产品还有椰油、椰子润发液……

由于聊天,几乎没有早睡过觉,都很疲劳。但是,最后两天,事情发生了急转弯。他才比我小一岁,小学与我同校,都是史家胡同小学,都让谢恩慈老师教过。毕业后都考上大同中学,都让易道寒老师教过。由于他比我小一岁,他总是比我晚一年。在24中是一个少先队大队部,都当过大队委,他也是上的中专。最可笑的是,他妈妈原来是姗姗奶奶单位的一个职工,他的家住在干面胡同,与我们原来住的家—东石槽胡同只是隔壁的问题,后来,我们家搬到无量大人胡同后,他经常到22号为他妈妈取送活,因此,他非常熟悉我的母亲---张主任。

菲律宾英语拼写为(RepublicofPhilippines )。

我们也可以下水,每一个人发一个简易的呼吸器,在透明见底的水中翻越,何似在“马尔代夫”。

迎接我们的地陪是一位华裔血统的菲律宾国籍女子,猛的一看也就是20几岁,可是,实际她的年龄是我们估计的二倍。她的孩子己经上高中,圆圆的脸盘,不到一米六零的个子,苗条的身躯,精干而果断,一看就不是一般的导游,有阅历、有见识、有能力。

踏上菲律宾的土地

到了马尼拉就去一个类似汽车站的一个飞机场换飞机,飞机几乎是半个小时一班都是英国飞机,一架飞机就十几个人,在白云里穿梭,仿佛是为了配合下雨,白云给我们擦拭飞机,一朵朵的飞向飞机尾部后面。

按摩店在沙滩上到处都有,价钱公平,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黎刹是孙中山的日本同学,一个时代的圣人,被菲律宾人尊为民族英雄。

在海里,人们可以游泳、可以钓鱼,但是最有趣的是海里的非常小的鱼。它们成群结队的在你的腿边乱钻,让你似痒非痒,心里一种愉悦,又不愿意离开,是享受。

百胜滩漂流是最重要的节目

回来后,我们去他家做客,夫人的年岁比他小得更多,是提前退休女工,热爱家庭,热爱家政。家里就像是一个小宫殿,一尘不染。到处是工艺品,一看,原来就是受苦人,因而,比较别人更珍惜生活。

当然,寄明信片的日常事,照常进行,施导帮了忙。

你们想一想,当年我们的比索可以换你们的人民币多少倍,华侨拿着比索回到中国家乡,那钱真好用,可是,经过二十年的折腾,如今,你们的一元人民币可以换6.2比索,中国人来到这里,觉得什么都便宜,这就是变化,我们真是羡慕你们啊!”

宾馆有游泳池,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可以游泳。

广场绿化的还可以,保护的也可以,须知,是20年前的产品,确实是带有前卫思想的产物。一系列的建筑与绿化,给马尼拉带来了新鲜感,我突然想到,如果巴基斯坦的拉瓦尔品第也这样收拾一下,就是“拆”吧,也会改天换地的。

骑马,对于我们一家来说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特别是女儿,如果不是在这种特定的环境下,(步行上山几乎不太现实,路远、火山灰的肆虐,只能骑马),她可以找出124条理由,不骑马,可是,今天,是无可奈何,只好硬着头皮跨上马背。出人意料,她的腰挺的很直,俨然是希茜公主的徒弟,来回都是第一个到,特别是下山,一溜烟就下了山,更令人想象不到的是,她是自己一跃下的马,而不像我们找到下马石。说来,这一切都是由于多次出国,长了见识,增加了对新鲜事物的兴趣,从而提高了勇气,还有她是满族正白旗人士,会骑术可能是与生俱来的本事。

老马夫在后面一声声“对求”(陕西赶驴的‘快走’的意思),仿佛是“世界语”,全世界的牲口都是统一语言啊!

乘飞机也是如此,可以逐步增加商务仓的使用,只要提出要求,愿意增加费用,都应该满足客户的要求。

然后,我们乘船去钓鱼,一人一个鱼线和鱼钩,鱼食是发的,在船沿坐着,看着鱼吃自己的鱼食,直至上钩。这是何等快乐啊,这么透明的水里的鱼有多么鲜?女儿第一个就钓上一条鱼,船老板立即给我们收拾好,生鱼肉沾一种酱送入口中,果然美味无比。

自从参加中旅去了新、马、泰,全家的旅游一发不可收,先后去了欧洲、南非、菲律宾,总结起来,每种团各有千秋。新马泰成熟,欧洲劳累,内容过于繁杂,南非的乘飞机十三个小时有些疲劳,菲律宾的时间略短一些,应当再加上一天的海岛漫步。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团建,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叶轻舟游记之菲律宾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