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越到北越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团建 人气:184 发布时间:2019-11-28
摘要: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胡志明市 湄公河 古芝地道 发表于 2002-04-09 20:04 2月15日 过境越南 今天早上我们在CapitalTour乘车前往胡志明市,车资只要6美元,中午时才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胡志明市

湄公河

古芝地道

发表于 2002-04-09 20:04

2月15日 过境越南 今天早上我们在Capital Tour乘车前往胡志明市,车资只要6美元,中午时才到边境,只有二个官员办理出境手续。其中有个柬埔寨妇女不知为何过不了关,她当着所有外国游客的面把钱递进去(不知道多少钱,第一次钱太少,没过),然后过关了。 一般入境卡都是随便拿的,但在越南却要到窗口问官员拿,而且越南还要健康证明,实际上是每个人入境时递过1美元,找回12000vnd(1美元可换15000vnd),还有一张盖着收费2000vnd的健康纸,变相收费而已。 越南的景色与柬埔寨完全迥异。其实柬埔寨基本上是一个肥沃的大平原,但柬埔寨人比较懒散,经常可见到完全没有开发过的土地。但一进越南,我们马上就可以见到一片一片绿油油的土地。据说越南是世界上第三大稻米出口国,越南妇女出了名的勤劳勇敢,是所有外国游客摄影机追逐的对象。走在越南的街上,时时刻刻都有小贩、三轮车夫、摩托车夫找你做生意,所以我必须一直处于摇头状态:“No!”,“No,Thanks!” 我的同伴从顺化到河内的时候,所乘大巴半夜二点多爆胎了,不到十分钟,大巴周围即刻来了几个小贩,高价贩卖矿泉水、桔子等,越南人如此勤快,相信经济腾飞是迟早的事。 胡志明市的马路上人头涌涌,摩托车奇多。在柬埔寨,英文到处可见,但在胡志明市,英文字寥寥无几,还不如中国字多(以前的越南用中国字,直到一百多年前,一位法国传教士才根据越南话音发明了现在的越南文字)。我真的很担心,在这里怎么与人交流呢? 2月16日,高台教圣地Tay Ninh Sihn Office是越南最大的旅游公司,最受欢迎的旅游线路是湄公河,导游的语种只有英语和日语。由于游客太多(我想十部旅游大巴左右),我相中的“高台教圣地 古芝地道”一日游原本该8:30出发的,实际出发时间是9时。我们的导游61岁了(在中国,极少能见到这么大岁数的导游),他在车上跟我们讲各种越南问题,也回答游客的提问。 高台教在20世纪初的越南南方出现,它迎合各种信仰者的需要,糅合了佛教、道教、基督教和儒教的教义,诸神共处。在高台教的供桌上,最高层中央是释迦牟尼,左右分别是老子和孔子;第二层中间是观音,左右分别是李太白和关圣像;第三层是耶稣;第四层除姜太公外,还有一些东西方的神像。在这一切之上的是人类最高“主宰者”玉皇大帝的眼睛,仿佛人间万事都逃不脱玉皇大帝的审察。高台教圣地Tay Ninh离胡志明市120公里,车开到那里11:30,正好可以赶上12点钟的宗教仪式,可惜我只能“外行看热闹”。由于高台教的庙宇色彩鲜艳,又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宗教,谋杀了好多游客的菲林。 古芝地道实际上是跟中国的地道战差不多,但中国就无法像古芝这样吸引如此多的外国游客。 (一日游才4美元,外加5美元门票。如果自己去的话,回头很难找车,必须包他们当地极破烂的中巴车,从古芝地道回胡志明市要10美元,更贵。) 2月17日,避暑胜地大叻 因为避暑胜地大叻Dalat不在胡志明市到芽庄路上,要往西北拐进去,所以,有些游客时间紧的话就会把它忽略掉。之前我看过一位台湾记者的游记,她说Dalat这个在亚热带地区有着温带气候的美丽小镇像菲律宾的Segada,像希腊,像九份。 其实Dalat的海拔只有1745米,但是这里的气温却只有十几摄氏度,因此成为保大皇的夏宫所在地,有点像中国的庐山或者北戴河。我最欣赏的还是装点着小镇上每条道路的mini别墅旅馆。我想这里比较适合于游客在这里居住、休闲,而不应走马看花。可惜我没有时间,同车有三个以色列青年,专门到Dalat去住几天,很让我羡慕。 但是这里多数人的英语水平较差,几乎聊不下去,我不仅要用手语,还要用纸笔,才能让他们明白我的意思。Dalat有几个瀑布,但都要跟旅游团才能去,我只能在小镇里看看春香湖、保大皇夏宫、童贞玛利教堂。 2月18日,找COM吃快餐 越南有2200公里长的海岸线,看海景比较出名的是北越的下龙湾,南越的芽庄和蚬港。“海上桂林”下龙湾现在有很多旅游团去,据说中国游客要占下龙湾游客的60%以上,人民币在那里很好用。由于很多人跟广西人通婚或者做生意,所以广州话也能用。蚬港就是江泽民最近访越游泳的地方,这里曾经是美军的度假基地,是个美丽的海港城市。芽庄有湛蓝的海水,可惜海滩的沙粒比较粗,但可以去海岛潜水。 越南的许多城市都跟中国的城镇差不多,到了这里,我仿佛看到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特别适合怀旧的游客。一个人吃饭最是问题,但在我懒散的游逛下,发现满大街写着COM的不是什么IT公司,而是饭店。我找了家把菜一盘一盘摆在街边的饭店,像在中国叫快餐一样,点了三个菜,才8000vnd,又便宜又好吃。我问店主快餐怎么说,她不懂英文,最后说是COM,我也不知道COM到底是快餐呢,还是饭店。 其实,任何一个地方的小贩都会对外国人叫高价,柬越也不例外,过后我再吃这种快餐的时候,有的就会跟我要1万,然后我就说:“昨天我吃才8000。”她也就收8000。不过,在会安那天,可能是我叫的鸡翼比较贵,她不肯降价,只是多夹了二块肉给我,我也就算了。 另外,有时候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特意要蒙你,比如说:“two thousand”,我们的反应是2000,但有时候可能是2个1000。即每个500。 2月19日 奇特葬礼 坐了一天的夜车,非常的困,多希望能有张床睡一觉。事情就是这么巧,在大街上我就遇上了同伴,他们报名要去Myson一日游,我太困了,就跟他们要了房间钥匙,想着到河边逛一下就回去睡觉,竟然让我遇上一个葬礼。 一开始我很兴奋,以为可以看看水葬。它奇特的地方在于那些工作人员的装束:指挥者穿件大红袍,化妆得跟唱大戏似的,拿着二根短木根敲几敲,而抬棺材的则穿得像清兵似的。等到所有人都上船以后,却奏乐而去。事后我问过二个越南人,他们都说没有水葬,这里都是土葬。也许是要运到别处去埋葬? 越南的坟墓很奇怪,盖得跟小房子似的,还贴瓷砖。而且在住家的前后、农田的中央都可以见到坟墓。当然也有那种墓园,望过去,是一片的小房子。 会安有很多中国会馆,我去了三个:中华会馆,广肇会馆和福建会馆,但会馆里的人都不怎么会说中国话了,听一点还可以。吸引游人的还有这里的裁缝,可以在这里订制越南旗袍、皮鞋之类。晚上的咖啡厅也充满诱惑力,一切都古色古香。 2月20日 冒充越南人 顺化是阮氏王国(1807-1945年)的皇城,香河东面的旧王宫是小一号的故宫,香河两岸则有几个著名的皇家陵墓和宝塔。顺化的香河一日游十分超值,只要25000vnd,还包中午饭,上岸游玩的景点有5个:善母塔(Linh Mu Pagoda)、吐多陵(Tu Duc Tomb)、民芒陵(Minh Mang Tomb),洪陈庙(Hon Chen Temple)和凯迪墓(Khai Dinh Tomb)。虽然船票很便宜,但是门票却不菲,而且本地人和外国人的差价巨大:善母塔不要钱,三个陵墓的每个门票都是55000vnd(本地人只需5000vnd),洪陈庙22000vnd(本地人4000vnd)。很幸运的是,在船上认识一个西贡人和一个新加坡人,我们三人都很黑,所以,每次都由西贡人去买当地票,进门时说几句越南话,蒙混过关。原来长得黑也是有好处的。 顺化可去的地方还有DMZ,这是当年南北越的分界线,1954年Ben Hai海被划为南北越的界河,两岸5公里成为非军事区DMZ,但那个新加坡人告诉我没什么意思。 旧王宫后面的民居也很有特色,小镇四四方方,像围棋盘,街道很干净,带着围墙小院的只有一二层楼的民居,很像我小时候的生活环境,也是一景。 2月21日.Relics是什么东西? 到河内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火车站买票回国。从河内到南宁的火车一周只有二班:逢周二、周五开,但是下周的火车票已经售罄。售票窗口旁站了一个中国女人,因为着急回家,使劲动员我们一起包车。我们河内还没狂呢,怎么能走。 其实游客可以先乘境内火车到同登,自己过境到广西凭祥友谊关,然后回南宁。我本想跟团去沙坝,看看越南的少数民族,但是这个团要4日游(价格很便宜,27美金或者29美金),我的时间已经不允许了。于是决定自己乘夜车去老街,就花了106000盾买了张河内--老街的卧铺票。 河内给国人的印象一直都不怎么好,还不如中国一个小镇,破破烂烂的,摩托车特别多。但后来到还剑湖一带和巴亭广场一带,首都的气派就出来了。这里也有公交车,一般要2000或者2500vnd,比广州贵,但比起搭摩托车要便宜多了。但很奇怪,老见到公交车在跑,问路人,都不知道公交车站在哪里,警察也说不知道。我们在火车站的时候想问有什么公交车可以到这里,他们一直都不明白什么是bus。后来我问他:“你怎么来上班?”他答:“我开摩托车。”我真的气结。后来我们在巴亭广场附近找到一个公共汽车站,还好,附有一张市区公交线路图,就去游车河。发现乘车的市民的确不是很多,当晚上我要乘车去火车站的时候,竟然等了二十分钟都不见一部公交车,最后还得搭摩托车去,而且是用“火车票 1万元钞票”这样的手语,才能让对方明白我的意思。 在巴亭广场,有建筑物一直关着门,但又有几个卫兵把守,我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问卫兵几点开门,他说不开门。后来我们找到一个岗亭,那个卫兵会说英语,反倒是我们不明白“Relics”是什么东西,偏偏我的快译通又没有这个词,第一次被当地人考倒。后来跟了一个台湾旅游团,才知道那里是胡志明遗体纪念馆,每周二至周四、周六、日的早上7:30-11:00开放,我们因此无缘瞻仰胡志明遗容。 2月22日,沙坝Sapa 河内到老街的火车是那种小火车,非常破旧,开起来左摇右晃,而且非常的响,我开始还以为一晚上不用睡了。谁知后来竟然直睡到火车到站,印象中中途未停过车,早上5点半,有人叫“老街到了!”,但很多人还在睡觉。 下了火车,便被跟上了,说去Sapa每人2万,跟以前看的游记差不多价,我想货比三家。没想到我一跟别人问价,他就凶巴巴地用越 南话喊。我一看没戏,就直接走进售票厅,说是要去中国,再也不理他。十几分钟后,再去车场,终于以1万盾成交。 主要生活在Sapa的少数民族是Hmong族,据说在云南有400万个Hmong族人,但我还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少数民族(这点无法音译,比如说Mien族人是我们的瑶族人)。据说Sapa每周五有集市,可以看到很多少数民族,今天刚好是星期五。 虽然一路上可以看到几个少数民族和他们的木屋,但是Sapa这里现在已经很现代化了,大多数建筑物都是贴瓷砖的旅馆,几个少数民族女孩拿着各种东西缠着游客做买卖,我觉得很没意思,转了二个小时,吃顿早餐,就决定回中国。 到了老街,我口袋里还有15万盾,有一张10万盾的我想留作纪念。“一张钞票10万块,开玩笑!” 最后在菜市场转了几圈,买了2000vnd的西红柿,13000vnd的草莓,还有一支水,剩下的钱花不掉,只好当作纪念品。从市场出来,不知道怎么去中国,问了好几个人,用了我所有能说的语言,还出示我的护照,他们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这不坏了吗,就差这一点点,就回不到中国去。 最后,我决定过桥去看看,因为很多国界都跟河有关,竟然看到“中国河口”,还有“中国电信”,有中国字的地方就有会说中文的。我怀着这样的信念往前走,没想到这里竟然就是边境过关处。过关之后就是云南。 我终于回来说中国话了!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团建,转载请注明出处:从南越到北越

关键词:

上一篇:山西游记之方山北武当山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