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桃夹子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185 发布时间:2019-05-10
摘要:玛丽从睡梦中醒来了。原来她是躺在自己的那张睡床上。太阳从冰封了的窗子射到地上来,闪着黄金一般的光。在她的身旁坐着一个外边的男子,她认出他是那个叫文德斯丁的外科医生

  玛丽从睡梦中醒来了。原来她是躺在自己的那张睡床上。太阳从冰封了的窗子射到地上来,闪着黄金一般的光。在她的身旁坐着一个外边的男子,她认出他是那个叫文德斯丁的外科医生。这个医生低声说:“她现在醒了。”  

《关于本书》 作品简介:书名:胡桃夹子,又名:咬核桃小人和老鼠国王。小姑娘玛丽收到教父送的圣诞礼物:一个咬核桃小人。它与一队玩具兵一起锁在玻璃柜里。玛丽夜里梦见老鼠国王率大群老鼠来攻打玩具兵,咬核桃小人指挥士兵作战受伤。玛丽情急,用自己的鞋子击中老鼠国王;救了咬核桃小人的命,但因用力过度,昏倒在地。她因此病倒,这时,教父前来探病,还给她讲故事。 教父说的故事是:一位国王设宴的时候,王后做好的香肠被老鼠吃了大半,国王大怒,命技师消灭这些老鼠。老鼠王后向公主报复,使她变成丑八怪。国王又命技师恢复公主的美貌,否则砍头。技师打听到,只要公主能吃上克拉图克核桃的肉便可复原,于是花了十五年工夫才把一颗克拉图克核桃弄来了。但核桃奇硬,无人能咬开,技师的侄子愿意一试。核桃终于咬开,但规定咬开后须闭眼退后七步,侄子退后两步便被老鼠王后绊倒,于是变成了丑八怪。公主吃了桃肉恢复美貌,变丑的侄子却被国王赶走。 玛丽听了故事后,十分同情技师的侄子,她夜里又做了个梦,在梦里看见丑八怪的咬核桃小人与七个脑袋的小鼠王决斗,打败了鼠王,咬核桃小人竟变成了一个漂亮的王子。那王子邀请她去自己的王国游玩,他们两人一起去了很多美丽的地方:玫瑰湖,牛奶河,巧克力城堡,杏仁糖宫殿。后来,玛丽醒来,发现教父的侄子来到她的床前,他和咬核桃小人竟然长得一模一样

  玛丽看到她的妈妈脸上露出一些担心的神色,走过来看她,她立刻开口问道:“啊,亲爱的妈妈,那些丑恶的耗子通通跑了吗?你们已经把那个咬核桃小人救了出来了吗?”  

作者简介:霍夫曼(1776~1822)是德国的重要作家,他当过法官,却因为主持正义受到打击。他还能绘画,也当过乐队指挥和音乐教师。他写了多部小说,他的作品把悲剧因素和喜剧因素、崇高的东西和卑贱的东西、幻想成分和现实成分糅合在一起,用离奇荒诞的情节反映现实,别具一格。他的代表作《公猫摩尔的人生观》就程序了一只会写作的公猫,作为德国市侩的典型,这个作品虽然不是童话,但使用的已经是童话手法了。而《咬核桃小人和老鼠国王》这部童话则是专为其朋友之子写的。它曾被改编成芭蕾舞剧,由俄国大作曲家柴科夫斯基谱曲,后来又写成《核桃夹子组曲》,脍炙人口,这个童话就更广为人知了。

  “我的玛丽,你不要随口瞎说,”玛丽的妈妈回答她,“你怎么可以把咬核桃小人拉到耗子上面来呢?我们真的为你受了惊恐,这都是因为你不肯听父母的话,所以会闯出这样的大祸。你昨天夜里玩你那些娃娃玩到半夜,还不想睡觉。你一定是打瞌睡,或者你偶然看见了一个耗子,害怕起来,碰着玻璃柜子的玻璃,把你的膀子碰伤了,文德斯丁医师把好些玻璃碎片从你的伤口里取了出来,你知道吗?文德斯丁医师说得对,如果你的血管被玻璃割破了,那么,你的膀子便会变成残废,或者流血流到没有方法可以挽救。幸亏我半夜里忽然醒了。我看见你不在床上,急忙走到客厅里面来找你,看见你昏迷不省人事,躺在玻璃柜子旁边,膀子上留着血。我几乎吓昏。你躺在那里不动,在你的周围横七竖八地都是弗里兹那些兵和你的那些娃娃,还有好些断了手脚的动物小饼。那个咬核桃的木头小人还躺在你那个躺着血的膀子上面。离你不远的地方,还放着你的一只鞋子。原来你的左脚并没有穿鞋子。”  

《第一章 圣诞节晚上》

  “啊,亲爱的妈妈,”玛丽抢着说,“你说的就是昨天夜里那些娃娃和耗子打仗留下的痕迹。咬核桃小人做了娃娃们的统帅,因为打不过那些耗子,几乎被那些耗子抓去了,所以我把左脚那只鞋子脱下来,对着那些耗子甩过去。以后还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完全不知道。”  

那是12月24号那一天的事情。在市参议会里面做卫生参议的舒太包先生和他的太太一早便对他们的两个孩子说:今天一天,不准你们走进中间那个房间,更不许你们走进由中间那个房间通过去的放圣诞树的那个房间。要我们叫你们进去,你们才可以进去。 弗里兹和他的妹妹玛丽在后房的一个角落里等了一天。天已经黑起来了。如同往年一样,到了这一天,照例是不把灯火拿进去的。那两个孩子真的有些害怕。 玛丽今年才七岁,弗里兹哥哥对她说,他听见人们在关起来的那两个房间里走动,把一包包的东西解开来,以及轻轻敲门的声音。他还活龙活现地说:一个个子不怎么大、脸色不怎么白的男子,膀子里夹着一个大木箱,刚才偷偷地在过道上走过。他知道这并不是别人,就是他们的教父朵谢梅。玛丽一听见她教父的名字,欢喜得连忙合起掌来说:教父朵谢梅会做好了怎样一些好玩的东西送给我们呢? 在高等法院里面做参议的朵谢梅先生,并不是一个漂亮的男子,身材又小又瘦,脸上皱纹很多,右眼遮着一块黑纱,头上是个光顶,平时他戴着满头雪白的水波纹假发。这些假发很精巧地安装在用白云母做成的罩子上面,戴在头上完全看不出是假发。 说起朵谢梅那一双手,可以说是同他的假发一样精巧。他不但懂得修理钟表,而且还做得出很好的钟表。 每当舒太包家里的自鸣钟发生毛病,不会当、当、当响起来的时候,朵谢梅便到来了。他把那个假发罩子从头上拿下来,脱下那件黄色上装,扎着一条蓝布围裙,拿着一根根尖的工具,对着钟的肚子里刺进去,玛丽看见,好像刺着自己的肚子一样,痛得要命。但是那个钟并不因此收到损害,相反地,它会因此清醒过来,摇摆得更加庄重,走动得更加准确,就是敲起来的时候,也好像比平时敲得更加起劲;一句话,比平时更加讨人欢喜。朵谢梅每次到他们家里来,都会戴着一些好玩的东西给孩子们,有时候是一个小人,眼睛会骨碌碌地转,并且会对着人鞠躬,引人发笑;有时候是一个小盒子,一揭开盒盖,便跳出一个小鸟来。每次他带来的东西,都是很好玩的。 但是一到了圣诞节,他送给孩子们的东西,就比平时更加精巧。因为太精巧的缘故,所以一送到他们手里,他们的父母便把那些东西好好地收藏起来,不许他们玩。 这一次的圣诞节,玛丽急于知道:教父朵谢梅会做好了怎样一些好玩的东西送给我们呢? 弗里兹猜想教父朵谢梅这次送给他们的东西,可能是一个炮台。在炮台里走出走进的各种各样的兵,在那里联系放炮。后来来了另外一些兵,要冲进炮台里面去。现在炮台里面的兵对着他们开炮,炮声想得象打雷一样。 不是的,不会是一座炮台,玛丽抢着说,教父朵谢梅曾经对我说起一个漂亮的花园,里面有一个大湖,一群绑着金颈带的天鹅,在湖上游来游去,唱着非常好听的歌。一个小姑娘走到湖边,引那些天鹅到湖边来,把杏仁糖喂它们吃。 天鹅哪里会吃杏仁糖?弗里兹这样反驳他的妹妹,而且教父朵谢梅也不见得能做出这样大一个花园。要是能做出的话,我们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因为爸爸和妈妈立刻就会把它收藏起来。我认为还是爸爸妈妈送给我们的东西要实惠的多,我们要拿来怎样玩,便怎样玩,玩完以后,还是由我们自己保存。 是的,教父朵谢梅这次会送他们什么东西呢?他们两个猜了许久。玛丽对于她玩的那个叫杜鲁的大娃娃,已经很不满意。她说,杜鲁的性情完全变了,一天到晚总是翻筋斗,翻得满脸都是伤痕,尤其她的衣裳更是脏得要命,不管你怎么唠叨她,她都不晓得保持清洁。玛丽另外还有一个小娃娃,叫格莱。有一次人们送了格莱一个小娃娃一把很好看的小伞,玛丽真是欢喜得不得了。那时候妈妈站在旁边笑了笑。由这一次事实看来,妈妈是懂得玛丽的心事的,所以玛丽希望妈妈这次会送她一个大娃娃。弗里兹说,他的动物园里面还差一个狐狸。他的兵营里面,还差一些轻骑兵,爸爸知道得很清楚。 爸爸和妈妈买了许多东西给他们,他们是知道的。他们也知道,爸爸和妈妈现在便要把这些东西在圣诞树下面摆设起来。他们的姐姐洛伊哲对他们说,圣诞节晚上每一样送给他们的东西,都闪耀着神圣的光辉,所以比起人们平时送给他们的东西,更能令他们高兴。 玛丽现在心事重重地一句话都不说。弗里兹自言自语地说了又说:我希望得到一个狐狸和一对骑兵。这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弗里兹和玛丽互相紧紧地靠着,各自想着心事,不敢说话。他们好像听见飞翔着的翅膀声音在他们耳朵边响着,又好像听见从远处传来的非常好听的仙歌和仙乐。 就在这个时候,在他们面前忽然响着一片清脆的银铃的声音,关了这许久的那些房门也忽然打开来了。灿烂的光芒由那个圣诞树房间散射出来。他们两个孩子对着这灿烂的光芒走去,嘴里不停地惊叹。他们刚来到门口,脚步就停下来了。 爸爸和妈妈走到他们面前,拉着他们的小手说:你们进来吧,孩子们,你们看,等着你们的是怎样一些漂亮的东西!

  文德斯丁医师对玛丽的妈妈丢了一个眼色。玛丽的妈妈会意了,她很慈和地对玛丽说:“我的乖孩子,我通通明白了。你放心吧,所有的耗子都走光了。咬核桃小人非常健壮,在玻璃柜子里面会玩得非常开心。”  

《第二章 给孩子们的礼物》

  玛丽的爸爸现在走进来和文德斯丁医师谈话。他也把玛丽的脉搏按了一回。玛丽听他们说起什么创伤热。接着文德斯丁拿出一些药水,叫玛丽吃下去之后好好地躺在床上,不许起来。

读者们,不管你们叫什么名字,试把你们最近一次亲自经历的圣诞节回想一下吧,那么你们便了解,为什么弗里兹和玛丽站在门口,目不转睛地望着那棵圣诞树和放在圣诞树四周围的那些礼物,许久都说不出话来了。后来还是玛丽先开口:哦,这么多好东西!弗里兹欢喜得在房间里跳了好几下,比平时跳的高得多。实在是因为他们去年的表现特别好,特别乖,所以这一次的圣诞节,他们才能够得到这么许多好东西。全棵圣诞树挂着不晓得多少个金苹果和银苹果。每一根树枝上都挂着用各式各样的纸裹着的各式各样的十分好吃的糖,看来好像树上的花朵和花苞一样。一根根电的小蜡烛,闪耀在每一根树枝上,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好看。全棵发着五彩亮光的树,好像笑嘻嘻地对孩子们说:孩子们,你们乖,今天晚上我请你们吃东西,让你们把我的树枝上的那些花果摘下来吃吧! 现在该说起围绕着圣诞树四周的那些好东西了。当然,这些好东西都不是用一些话便可以形容出来的。玛丽看着那一个个漂亮的小娃娃,和那一样样陈列在桌子上的小玩意,真的把她整个人都看呆了。她特别喜欢那件挂在一个木架子上面的绸衣裳,四周镶着非常漂亮的花边。玛丽由衣裳的前面看到后面,又由衣裳的左边看到右边,每次她都笑着说:啊,这件漂亮的衣裳,这件可爱的衣裳,这就是我的衣裳,当然啦,我真的可以把它穿在我的身上。 弗里兹在那张摆圣诞礼物的桌子旁边找到了他梦想的狐狸。弗里兹当下便跨在狐狸背上,两条腿夹着狐狸,要它跟着自己,绕着那张桌子,快马加鞭一般地走了三四次。当他停下来的时候,他对大家说:这虽然是个野兽,但是不要紧,我总有办法驯服它。现在他细细地看那一对他想了这么久的轻骑兵。这些兵身着红衣裳,衣裳上装饰着许多金线,看起来真是威武得很。每一个骑兵手里都拿着闪着银光的武器,坐在雪亮的马背上;人们几乎可以相信,这些白马也是用银子做成的。 孩子们现在稍微静下来了,他们开始翻阅那一本本摊开在桌子上的连环画册。每一本册子上面的花鸟人物,尤其那些玩得非常开心的孩子们,看来好像不是画的,而是真的在那里说话一样。 是的,孩子们看那些连环画册,看的正起劲,忽然又听见一片清脆的声音。他们马上知道,这是一个信号,让孩子们知道教父朵谢梅为他们做好了怎样一些精巧的东西。孩子们一听见这信号,便对着那边靠墙的一张桌子走去。桌子上本来放着一把撑开的绸伞。绸伞一拿走,孩子们在桌上看见怎样一些精巧的东西呢? 他们看见在一片开着许多美丽的花的草地上,有一所十分华贵的宫殿。这宫殿的正中间是一座钟楼。钟楼的钟声一响,所有门户都自动地打开来。在每一个大厅里面,戴着羽毛帽子的先生们和拖着长裙的妇女们,象穿梭一般来往着。正中间那一个大厅点着好几盏象七星伴月一般的灯火,把整个大厅照耀的得象一个火海一样。现在钟楼的八音琴敲起一首非常好听的曲子,正中间那个大厅里面的孩子们,穿着各式各样的上装,按着那曲子的节拍,成双成对地跳起舞来了。一个穿着一件绿色外套的男子,时常走到一个窗口,向外面招手。忽然间又出现了另一个男子,十足是教父的面貌,但是还没有爸爸的大拇指高。这男子在大门口站了好一会之后,又走进里面去了。 弗里兹两只手撑在台边,很留心地看了一会之后,对朵谢梅说:教父,让我们也进去玩玩吧。 朵谢梅对他解释,这是不可能的。这宫殿连同它的钟楼,还不够弗里兹一半高,哪里可以让弗里兹进去玩呢?这道理弗里兹当然没有办法否认。后来他看见宫殿里面的男男女女,始终都是同样的动作。孩子们跳来跳去的那一套,那个穿着绿外套的男子和完全象教父朵谢梅的那副面貌的男子走来走去,都是那同一个窗口和门口,弗里兹实在看得不耐烦了,所以大声说:教父朵谢梅,就不可以叫他从另外一个门口走出来么? 这是做不到的。教父说。 那么,那个穿绿外套的男子不可以改在大厅上走走吗? 这也是做不到的。 那么,让那一班子孩子走出来给我看看,总可以吧。 这一切都是办不到的,朵谢梅有些不高兴地对他解释。安装好的机件,是不可以临时随便改变花样的。 这一切都是办不到的吗?弗里兹带着失望的口气说。教父朵谢梅,如果你做的那些小人在宫殿里面来来去去都是那一套,那么,这实在是无聊得很,我真的不觉得有什么兴趣。相比之下,我那些兵马不晓得要好到哪里去了。他们随时都晓得行军,一下子前进,一下子后退,我要他们怎样,便怎么样。他们用不着永远被关在屋子里面。他话刚说完,便跳到那张放圣诞树的桌子旁边,让他那些用铅做的轻骑兵,骑着白马跑来跑去,一下子向左转,一下子又向右转,一下子冲锋,一下子放炮,真的他要他们怎么样,他们便怎样。 玛丽把宫殿里面那一套呆板的把戏看了一会之后,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便一声不响地走开了。比起弗里兹,她乖得多,所以不把自己的心事在教父面前表现出来。 教父朵谢梅对孩子们的父母说:孩子们不懂得什么是技巧,这宫殿对于他们是不适宜的,还是让我把它们抱起来带回去吧。舒太包太太知道他心里不高兴,当下便想出了一个很好的办法,用来提高他的兴致;她请他解释整个宫殿的构造,解释使得宫殿里面的人物一个个都会行动起来的,非常精巧的机件。经过这一番拆下来之后又安装起来的工作,教父朵谢梅有机会表示自己的能干,所以他又高兴起来了。他还送了孩子们好几个咖啡色的老头子和老太婆,这些滑稽人都是用蜜糖和面粉做的,又好玩,又好吃,一股香气对着鼻子直钻,弗里兹和玛丽都很喜欢。 玛丽的姐姐洛伊哲也得到了一件绸衣裳。舒太包太太叫他们姊妹两个把新衣裳穿起来。洛伊哲把它穿上身之后,看的人没有一个不称赞。玛丽请求母亲让她把这衣裳穿够了再脱。她母亲答应了。

 

《第三章 咬核桃的小人》

  这样过了几天,她除了觉得膀子上还有些痛之外,真的是和好人一样。她知道那个咬核桃的小人经过那一场凶恶的战争之后,并没有受什么伤,她心里很安慰。她有时好像听见这个她心爱的木头小人非常感慨的对她说:“玛丽,我敬爱的姑娘,我从你那里得到了很多好处,但是你还可以替我做一些事情。”玛丽心里想,我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替他做的呢?她想来想去,总想不出来。  

玛丽舍不得离开那张放圣诞树的桌子,因为她在那上面发现了一个十分可爱的小人。这时候弗里兹把她那一队排列在圣诞树旁边的骑兵,已经检阅完毕,领着他们离开了这个阵地。那一班穿着军服、佩着军刀的家伙走了之后,人们才开始注意到这个一声不响的小人。他很耐心地等在那里,完全没有抢着要出风头的心思。 论外表,这小人的确有些经不起批评的地方,他的上身太粗、太长,和他那两条瘦削的腿实在是配不起来,尤其是那个大头,看来好像不是他的头一样。但是看见他穿的衣裳,你便知道他是一个很有见解,特别是一个很有艺术眼光的青年。他穿着一件紫红色的上衣,象骑兵军官的军服一样,挂着一些用白丝线结成的穗子,衣服上没一个钮子都是这样好看。他那条裤子的裤脚管上,也装饰着一些好看的扣子。尤其他那双靴子,看起来好像那个是大学生穿的,不,那简直是军官们穿的靴子。这双靴子穿在他脚上,妥帖得好比是画上去的一样。只是他背后拖着的那块窄窄的木板,画成外套下摆的样子,这倒是有些古怪。他头上戴的那顶矿工帽子,也有些不伦不类。但是玛丽心里想,教父朵谢梅身上穿的那件外套,和头上戴的那顶帽子,也不见得怎样高明。尽管是如此,他还是一个可爱的教父。玛丽同时又有了一个见解,就是教父朵谢梅穿上了像这个小人身上这样漂亮的衣裳,他也不见得会像这小人这样可爱。 玛丽把这小人看了又看,觉得他实在是太可爱。他那一双海水一般的眼睛,闪烁着和蔼的目光。他那个用棉花做成的下巴,表示他刚刮过胡子,配合着他那两片鲜红的嘴唇,显得他特别讨人喜欢。 啊,爸爸,玛丽现在忍不住要问。圣诞树旁边那个小人,他是谁的? 那个小人吗?她的父亲回答。他是替你们大家服务的,他把那些硬的核桃咬开来给你们吃。他是洛伊哲的,同时也是你和弗里兹的。 他的父亲现在把那个小人拿到她面前,把他背后那块木头外套向上一扳,那个小人的嘴便张得大大的,露出两排又白又好看的牙齿。玛丽遵照她爸爸的吩咐,把一个核桃塞进那小人的嘴里去,克拉一声,那小人把核桃咬破,核桃的壳掉在桌子上,放在玛丽掌上的,是又香又甜的核桃肉。 现在玛丽知道了:这个小人是从核桃夹子那一族人里面跑出来的,他的职业,就是替别人咬核桃。玛丽有了这样一个小朋友,她真的是说不出的欢喜。她的爸爸对她说:我的乖女儿,我刚才说过,这小人归你和你的哥哥、姐姐三个人共同使用。因为你这样喜欢他,所以我要你好好地把他保护着,这就是你的责任。 玛丽现在把那个小人接到自己手上来。她觉得把嘴长得太大是不怎样好看,所以她总是选出一些最小的核桃,塞进那小人嘴里去。洛伊哲现在也走上前来,要那小人把核桃咬开来给自己吃。那小人好像很原意替洛伊哲服务,因为他咬核桃的时候,脸上总是露出欢天喜地的笑容。这时候弗里兹统领这他那些骑兵,演习一次之后,便对着敌人冲锋,冲锋一次之后,又重新演习,玩来玩去,已经玩得有些腻了。忽然听见这一边连续不断的咬核桃声音,他连忙跳过来,看见这个咬核桃小人做出这样一个滑稽的样子,他也觉得很好玩。他当然也是喜欢吃核桃,所以那个咬核桃的小人也要替他服务。他们三个孩子轮流着吃核桃,那个咬核桃的小人便由这孩子手里,传到另一个孩子手里,完全得不到休息。弗里兹和他的妹妹相反,总是把那些最大、最硬的核桃,塞进小人嘴里去。忽然间,克拉一声,掉下来的是那小人的三个牙齿,那小人的下巴也东摇西摆地垂下来了,他的嘴再也合不拢来。 我心爱的小人啊。玛丽一边叫着,一边把他从弗里兹手里抢过来。 这个蠢家伙,弗里兹说。没有像样子的牙齿,也要学人家咬核桃,他根本不懂得怎样才能把核桃咬破。玛丽,你把他交给我吧,我要他继续替我服务。就是他那些剩下的牙齿通通掉下来,甚至全个下巴都掉下来,我们也用不着可怜他。 我不给你,玛丽哭着说。我再不把我热爱的小人交给你。你看,他多么可怜地望着我,叫我看他那个受了伤的嘴。你实在是太狠了,你时常打你的那些马,你甚至还叫人枪毙你的兵。 马非打不可,兵非枪毙不可,你不懂这些道理。弗里兹大声说。这咬核桃的家伙不单是你的,他也是我的,快些给我! 玛丽现在大声哭起来了,她一边哭,一边用她的手帕把那个受了伤的小人轻轻地裹起来。她的爸爸和妈妈连同教父朵谢梅也走过来看她。教父朵谢梅真的要使他失望,因为他承认弗里兹说的话有道理。幸亏她的爸爸还肯说公道话: 我刚才对玛丽说过,这个咬核桃小人归她负责保护。现在这小人正需要她保护,所以不许别人提出异议,她可以全权处理这个小人的一切事情。我真不懂,弗里兹怎么可以教一个在执行职务时受了伤的小人继续执行职务呢?弗里兹要做一个好的军人,他应该知道,一个受了伤的兵,是不可以编入作战队伍里面去的。 弗里兹当下觉得很难为情,他不但不要那小人,连核桃他也不要了。他一声不吭地逃到桌子的那一边,又和他那一队轻骑兵在一块。他那一队轻骑兵除了放出来的那些哨兵之外,通通到临时的露天兵营里面睡觉去了。 玛丽把他心爱的那个小人掉下来的三颗牙齿拾起来之后,又用那条从自己衣裳上解下来的白带子,把那个小人的下巴绑牢,然后用原先那块手帕,把那个惊骇得脸无血色的小人裹成一个小毛头一样,抱在自己的膀子上,一边摇着,一边看那些连环画册。玛丽平时是一个非常和蔼的小姑娘,现在因为教父朵谢梅在那里笑话她,说她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丑怪的小鬼,把他抱在膀子上摇个不停,她真是生气,好像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们上面已经说起过,当玛丽第一次看见那个咬核桃小人时,她心里曾经把他和教父朵谢梅做了一个比较。现在她把她的这个见解毫不客气地当面对教父朵谢梅说:教父,假如你打扮得象我这个咬核桃小人这样漂亮,你还穿上我这个咬核桃小人的靴子,恐怕你也不见得会像他这样讨人喜欢。 玛丽不了解为什么她的爸爸的妈妈忽然大声笑起来,为什么教父朵谢梅的鼻子忽然好像涂了一层红的颜色,而且他笑起来的声音,并不象刚才那样清脆。这一定有一些特别原因。

  玛丽因为一条膀子受了伤,所以只好和那些玩具疏远起来了。那些连环画册,她看不到一两页,眼睛便冒着无数的金星,她只好不看了。她躺在床上,觉得日子不怎么好过,恨不得快快天黑,因为到了天黑的时候,她的妈妈便可以坐在她的面前,把一些好听的故事读给她听。  

《第四章 夜里的怪现象》

  她的妈妈现在刚把那个花卡丁王子的故事说完,教父朵谢梅便敲门进来了。他一进门便说:“我倒要亲自到来看看,看玛丽是怎样受伤的。”  

在舒太包的客厅里,进门左手边那一堵墙前面,放着一个大玻璃柜子。孩子们每一年的圣诞节所得到的全部东西,都放在这个柜子里。当洛伊哲的年纪和玛丽现在差不多的时候,舒太包便叫一个非常能干的木匠做了这个柜子。这柜子做得非常精巧,三面都是玻璃。摆在里面的东西,从外面隔着一层玻璃看起来,比拿在手里看起来,实在是好看得多,好像里面每一样东西都闪着一些亮光。 这柜子共有四层。最高一层放着教父朵谢梅做的那些精巧的东西。这是不许弗里兹和玛丽拿来玩的。最下面一层专用来放那些连环画册。中间那两层,任弗里兹和玛丽自由支配。玛丽和弗里兹说好,把底下那一层布置成她的那些娃娃们的卧房。弗里兹把上面那一层布置成他那些士兵们的兵营。 弗里兹现在已经把他那些骑兵在第三层的兵营里面安置好了。玛丽也开始把底下那一层她那些娃娃们的卧房重新布置。她的第一步是把大娃娃杜鲁从卧房里面请出来,把她今天晚上新得到的三个娃娃请进去,还在卧房里面摆设了许多糖果。她把最小的娃娃作为这卧房的新主人,她自己还给请进去做客人。读者们,我要告诉你们,这卧房真是陈设的太漂亮了。里面有一张非常美丽的沙发,沙发面前是一张十分可爱的茶台,另外还有好几把非常精巧的椅子,半圆形地围着那张茶台。最令人心爱的,就是那张放在角落里的卧床。全张卧床连同那些被褥,洁净地闪着亮光。玛丽那些小娃娃们平时都在这床上睡觉。在这角落的玻璃上,还粘着许多漂亮的图画。这卧房的主人当天还告诉玛丽,她叫克拉莱。读者们,你们想吧,克拉莱在这间漂亮的卧房里面,不是应该很舒适吗?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是十一点半钟了。教父朵谢梅早已经离开了他们。他们的母亲说,现在应该是睡觉的时候了,但是他们哪里肯去睡觉,他们在那个玻璃柜前面玩得正得意。 后来还是弗里兹晓得体谅他那一队兵。他说:他们闹了一夜,现在应该让他们休息了。我知道,我在这里看着他们,他们是不敢休息的,所以,我只好睡觉去了。他说完了这一番话,便拔腿走了。玛丽此刻提出了她的要求:妈,你让我在这里再呆一会儿吧,我还要料理我那些娃娃们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一做好,我立刻去睡觉。 玛丽的妈妈认定她是一个有脑子的乖孩子,所以放心任她再和她那些娃娃们玩一会。为了免得她觉得玻璃柜子里面的玩具散出五光十色的光芒,很迟都不想去睡觉,同时又省得她临走去睡觉的时候,要关这许多盏灯,所以他的妈妈把所有的灯火都熄灭了,只留下那盏挂在房间中间的、光线非常昏暗的长明灯。 玛丽,你不要一个人在这里呆得太久,否则你明早就不能够同我们一块起来。她的妈妈说完这一番话,便回房睡觉去了。 她的妈妈一走开,她立刻做了她急于要做的事情。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把这一桩她急于要做的事情,对她的妈妈明白说出来。她这许久总是把那个受伤的咬核桃小人,用她的一块手帕裹好,抱在自己的膀子上。现在她把这个她心爱的小人放在一张桌子上面,很小心地把那块手帕打开来,看那小人的伤势有没有加重。这个受了伤的小人连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但是他还是笑嘻嘻地看着玛丽。玛丽看见这情形,心里真是难过。 啊,我心爱的小人,她低声说,弗里兹哥哥害你受了这许多痛苦,请你不要生气。他并不是有意要害你。他整天和那些兵在一起闹,所以他传染了一些不柔和的性情,其实他的心并不怎样坏,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现在我要非常细心地服侍你,直到你完全恢复健康,并且重新恢复你那欢天喜地的样子,我才罢手。你掉下来的牙齿和你受了伤的下巴,还有你那两个一定是扭伤了筋的肩膀,我会叫教父朵谢梅替你一样一样地弄好,他做这些事情,比任何人都好。 玛丽本来还要说下去,但是她说到这里,忽然看见她那心爱的小人把嘴歪起来,好像要哭的样子,同时也看见他那两个小眼睛闪出碧绿的光芒,玛丽吓得把话停了下来。现在她知道,这都是因为外面吹进一阵风来,忽然亮起来的灯光照在那小人脸上,所以会显出这样古怪的样子。 我想不到我自己是这样蠢,相信一个木头小人会对我做鬼脸。这样受了一场虚惊,真的是笑话。但是不管怎样,这木头小人实在是太可爱了,他是这样滑稽,同时他又这样和善,所以我非好好地服侍他不可。现在玛丽又把他抱在自己的膀子上,走到那个玻璃柜子面前,便蹲下来对她的娃娃说:克拉莱,我要请你把你的床让出来,让这个受了伤的咬核桃小人躺在上面。今天夜里只好请你在那张沙发上面将就睡一夜,这对于你的健康是不会怎样不好的。你要知道,许多最漂亮的娃娃想睡这样柔软的沙发,还睡不到呢。 克拉莱穿着圣诞节的衣裳,看样子是很懂规矩的。她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她嘴里并不说出来。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玛丽一边说,一边把床移到自己面前,轻轻地把那个受了伤的小人摆上去。她还从自己身上解下了一条非常漂亮的带子,把那个小人的肩膀包扎好,然后轻轻地把被窝盖到他的鼻子下面。我不放心让你和那个喜欢淘气的克拉莱同睡一个房间里面。她说完了这句话,便把他连人带床从最底下那一层拿出来,放进上面那一层的一个村子旁边。弗里兹那一队骑兵的兵营就建筑在这个村子里。 玛丽把她心爱的小人安置妥当之后,便把那个玻璃柜子锁起来,准备回去睡觉。忽然间你听,这是什么声音?四周围都悉悉嗦嗦地响起来,从火炉后面,椅子和柜子后面,到处都响起一片阴沉沉的、不安静的声音。 墙前面那架自鸣钟好像散了发条一般响着,又好像要敲钟,但是总是敲不起来。 玛丽对着那架自鸣钟望过去,望见自鸣钟上面那个猫头鹰的黑影,以为是它的两个翅膀垂下来,把整个自鸣钟都遮掩了。她望见猫头鹰的那个丑恶的头连同它那个向前伸得长长的、弯弯的嘴,恍惚听见它是唱着这样一首歌:

  玛丽看见教父朵谢梅和他那件黄色上装,马上便想起那天夜里,她心爱的那个木头小人和那些耗子交战的情形。她想也不想就说:“教父朵谢梅,你对我太不好了。我看见你坐在自鸣钟上面,用你那件上装的下摆,把自鸣钟遮起来,免得它当、当、当敲起来的时候,把那些耗子瞎跑。我还听见你大声叫那个老鼠国王走过来。教父朵谢梅,你为什么不帮助咬核桃小人?你为什么不帮助我?我后来受了伤要躺在床上,这不是你害我的吗?”  

自鸣钟呀, 不管你响得怎么低沉, 鼠王总会听见你的声音 当、当、当,你敲吧! 把你的钟声敲给鼠王听吧! 当、当、当,你敲吧! 当你敲起来的时候, 鼠王的命运就到了尽头

  玛丽的妈妈非常诧异地问:“玛丽,你疯了吗?”  

猫头鹰唱完了这首歌,那自鸣钟便很沉着地敲了十二下。 玛丽忽然看见坐在自鸣钟上面的,并不是猫头鹰,而是教父朵谢梅。他那件黄色上装的下摆垂下来象两个翅膀一样,玛丽惊骇得要命。她本来想拔腿就跑,但是她还是鼓起勇气来,用快哭出来的声音大声说:教父朵谢梅,你坐在上面做什么?你不要吓我啊!你还是下来吧,教父朵谢梅! 她的话刚说完,四周围便发出一片嗤嗤笑的声音;同时她又听见不计其数的小脚在地上走动起来的声响;不管她的眼睛向哪一个方向望去,到处都看见一点点会移动的灯火。这些并不是火,原来是闪动着的小眼睛。玛丽现在知道了,这都是老鼠的小眼睛对着她望过来。这些老鼠现在开始闹起来了,它们一下子跑到这边来,一下子又跳到那边去,一下子跳到椅子、桌子和自鸣钟上面,一下子又跳下来聚在一块。现在它们越聚越多,象弗里兹那些和敌人打仗的小兵一样,排列成一排排,一队队,看起来真是好看。玛丽和一般小孩子有些不同,她本来不怎么害怕小老鼠。她看见面前那些小老鼠居然也晓得排列起来,而且排列得这样整齐,她觉得很有意思,什么害怕的心思都没有了。但是这一群排列得这样整齐的小老鼠,忽然发出一阵怕人的声音,这真的把玛丽吓得好像冷水浇背一样。 究竟在玛丽面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读者们,我知道你们都是和弗里兹一样,是很有胆量的孩子,但是,如果你们看见玛丽现在所看见的那些东西,你们必定会逃得远远的,或者钻进床上的被窝里面去,什么都不要看,什么都不要听。 可怜玛丽这个小孩子,现在她又什么办法可以钻进被窝里面去呢?读者们,你们听吧!正在她面前,忽然象火山爆发一般地一声响,灰沙和砖石对着上面直撒。玛丽睁大眼睛一看,看见地面开了一个洞,从这个洞口升上来七个老鼠头,每一个老鼠头都戴着一顶闪着光辉的王冠。这七个戴着王冠的老鼠头升上来之后,跟着升上来一个老鼠的脖子和一个老鼠的身子。原来这是一个有七个戴着王冠的头的老鼠,读者们,你说这个七头老鼠难看不难看?先前那一大群排列在那里的老鼠,一看见这个七头老鼠,便用它们那种高呼万岁的方法,唧、唧、唧叫了三声。这就是把玛丽吓得好比冷水浇背的那一阵叫。那一大群老鼠叫了这三声之后,便蹦蹦跳跳地对着玻璃柜子这边走来。这时候玛丽正站在玻璃柜子面前,我们也可以说,那一大群老鼠正对着玛丽采取攻势。 这可真的把玛丽吓坏了。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随时可以从嘴里跳出来。她知道,心脏一跳出来,她的生命便完结了。同时她觉得,她身体里面的血,已经在血管里面停止运行了。 她魂不附体地向后退了一步。不晓得怎样一来,她的胳膊肘子碰着玻璃柜子的玻璃,哐啷一声,洒得一地的玻璃碎片。她当下虽然觉得左边那条膀子象刀割了一般地痛,但是她的心胸已经轻松得多。她已经听不见老鼠的叫声了,四周都很清静。她虽然不是亲眼看见,但是据她想起来,这一定是刚才那一片撞破玻璃的声音,把那些老鼠吓走了。房间里面好像连老鼠的踪影都没有了。 清静了没有多久,玛丽忽然又听见一些响动。这是从玛丽后面那个玻璃柜子发出来的歌声:

  教父朵谢梅装出一个非常难看的面孔,用知了一般的声音唱起来:

快些醒来!快些醒来! 我们要出去迎战, 趁今夜月白风清。

  做着钟摆子便要走,
  走起来要像样。
  钟呀,钟的摆子呀,
  一秒一秒钟走起来的时候要轻,
  一个一个钟头敲起来的时候要响。
  当当、当当、当当,
  象娃娃这样漂亮的姑娘,不要害怕!
  钟是会敲的,敲起来的时候,
  猫头鹰会快快地飞来,
  把鼠王赶走。
  你看它拖着尾巴没命地逃。
  钟敲起来了,当、当、当。
  钟呀,钟的摆子呀,
  你要斯斯文文地走,
  不要太快,不要太慢,要走得刚刚好!

除了这歌声之外,还有一些琴声。玛丽听到这琴声,大声叫起来:这不是我的八音琴吗?她一转身,便看见柜子里面散射出一些光辉,并且看见她的好几个小娃娃在柜子里面象穿梭一般地走动着,挥动着他们的膀子。 她最心爱的躺在柜子的上层的咬核桃小人忽然把被窝向旁边一甩,从床上跳了起来。他大声叫着:

  玛丽睁大了眼睛望着教父朵谢梅,因为他好像变了另外一个人,比平时更加难看。他不停挥着他的右膀子,象用线抽动起来的,跟木偶戏里木头小人的膀子一样。如果不是玛丽的妈妈也坐在房间里,玛丽会吓得看都不敢看他一眼。这时候弗里兹也走进房间里来了,他笑着对他说:  

该死的耗子, 无法无天地闹; 我要起来把你们围剿, 要你们这一批强盗, 一个也逃不了。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胡桃夹子

关键词:

上一篇:动物故事: 鼠王本格森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