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除巨阉 第十三章 威胁[起云声]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200 发布时间:2019-09-15
摘要:第十三章威胁魏忠贤见信王朱由检犹如木桩一样呆立在那里,笑道:“怎么,信王千岁不欢迎老奴哇?”朱由检直到这时方清醒过来,连忙灵机一变,“我就是来迎接魏公公大驾光临!

第十三章威胁 魏忠贤见信王朱由检犹如木桩一样呆立在那里,笑道:“怎么,信王千岁不欢迎老奴哇?” 朱由检直到这时方清醒过来,连忙灵机一变,“我就是来迎接魏公公大驾光临!请!” 魏忠贤随信王步入客厅,一眼就看见案上供奉的红木龙舟。 他走近龙舟细细看了一阵后,说:“这可是皇上的心爱之物啊!” 信王点头应道:“见物如见皇兄!皇上久病,思弟心切……” 魏忠贤没待朱由检说完,便陰阳怪气地打断他:“想必信王千岁也是想见皇上心切了?” “这……这是常情。”信王虽被击中心曲,但这是在自己家中,所以他镇静了许多,从容说道,“一树同根,一母同生,兄弟手足之情,于公于私,当在情理之中。” 魏忠贤忍不住一阵大笑:“哈哈哈……!信王千岁不免年轻气盛啊!”他带着深不可测的陰险,“于私,信王千岁和皇上是手足兄弟;于公,信王千岁和皇上可是有着君臣的天地差别啊!老夫替信王千岁着想,一旦千岁爷越过君臣界限,恐会招致杀身之祸!” 一听这话,信王不由倒怞一口凉气:“这……” 自从接到张皇后的便条后,他只想到这是天赐良机,自己如何登基承继大统,却完全没有想到这皇位可能给自己带来的灾祸。记得儿时皇兄刚刚登基做皇帝时,他曾天真地问熹宗:“哥哥,你这个皇上,我能当吗?”熹宗愣了一下之后,开怀大笑:“能。等过几年,就让你当!”事后,许多人都严厉地告诫朱由检再不许提此事,这可是要杀头的。待到后来搬出皇宫,修建王府,方知没有圣旨是不得随意进宫的,因为按大明祖制,藩王必须到自己的封地居住,没有极特殊的情况,不许到京城,不许过问朝政,不许结交当地的军政大员。这一切都是防止藩王干政、篡位!对此,经魏忠贤这一闷棍,朱由检如梦方醒,尤其是眼前这位躁纵权柄陰险毒辣的家伙,自己稍有不慎,他便可以此为借口使自己死无葬身之地。想到这儿,朱由检不由得心中打了个寒噤…… 魏忠贤目视信王又“嘿嘿”一笑:“魏某我听皇上背记《皇明祖训》,老夫也就牢记心中:自古王侯,妄窥皇位者,无不自取灭亡!想必信王千岁不会忘记吧?” 这本来是张皇后托客氏警告他的话,而此刻魏忠贤却以此来敲击、震慑朱由检。朱由检果然心惊肉跳! “是深是浅,是轻是重,信王千岁可得掂量掂量啊!”魏忠贤进一步以攻为守,“信王千岁如果思念皇上心切,老夫马上陪你进宫,求见万岁!” “不不不!”信王装着一阵头晕,“我身体不适,难以行走,请魏公公代我看望皇兄,祝皇兄龙体早日康复!” “那老夫这就回宫禀报。”魏忠贤说着又转身扔下一句:“万岁爷龙体近日正在康复,倒是千岁爷需要珍重啊!” “不送!”魏忠贤说完一挥手,带着爪牙扬长而去。 信王目视着魏忠贤离去的背影,咬着嘴唇狠狠地迸出了一句:“老不死的阉棍!”

第十一章东边日出西边雨 当信王朱由检刚刚接到皇后送来的红木龙舟和皇兄病危的口信时,他当时的感觉仅是惊恐和突然,为皇兄的病体着急担心。但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索及对张皇后便条上的“皇上病危,火速进宫”那八个字反复研读之后,他在这天大的危殆之中,隐隐地感到了将降临自己身上的机遇,自己的命运很可能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因为熹宗朱由校没有子嗣,他一旦驾崩,按照祖例,皇位将由他的弟弟继承,而熹宗的弟弟只有信王一人,这就是说,熹宗一旦仙逝,信王便将承继大统、登临皇位,出任大明王朝第十六位天子! 对此,信王朱由检心里清楚,周王妃心里也同样清楚。但周王妃毕竟是女流之辈,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仍压低声音问道:“你说,皇上病危,皇后召你进宫,会有什么事呢?” “那还用说!”信王也压低声音,“一旦变故,继位是头等大事啊!” “皇上膝下无子,亲兄弟只有你一人,理当由千岁承袭皇位了。到那时,新桃换旧符,千岁成万岁……”周王妃娇嗔地睨视一眼信王,“你就是君临天下,贵为天子了!” “小声点!”信王高兴地揽过周妃的腰身,然后悄声地:“那爱妃你就是六宫之主,母仪天下的皇后了!” 两人对视了一下,不由得一齐放声笑了起来。 在信王府朱由检和王妃高兴的同时,大明王朝的另一座王宫里同样充满了欢乐,那就是魏忠贤的府第——魏王府。 在豪华一点不亚于皇宫的厅堂内,三粒色子在一只兰花瓷碗中急速旋转…… 色子停转,显出“四、五、六”大顺。 众人如同炸雷一样,兴奋惊呼:“好!绝!……” 人称智多星的崔呈秀击节赞叹:“魏公公心想事成,出手就是大顺啊!” 在座的谁都清楚崔呈秀这吹捧的话外之音,意指魏忠贤和客氏策划的那桩替张皇后换子的陰谋,一旦得逞,大明便收进他们的腰包,成为他们的天下了! 对于崔呈秀的吹捧,魏忠贤颇为得意,他一边摆弄色子,一边招呼大家再赌:“老夫是气吞山河啊!待客奶奶将大事办成,咱们就可以赌天赌地赌江山!”魏忠贤赌瘾极大,他伸手掳过众人的赌注,“来来来,下注!再来一把!” “好!”众人为讨魏忠贤欢心便又起哄似地哄叫起来。 当大家正兴致勃勃准备下注再赌时,客氏气冲冲走进,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般情景,众人惊愕地:“客奶奶,怎么了?” 嗜赌成性的魏忠贤也手握色子,定睛看着客氏:“皇后……怎么说?” “她要我告诉你:自古王侯,妄窥皇位者,无不自取灭亡!”客氏说着白了魏忠贤一眼,“一个黄毛丫头,就这样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地把老娘训了一通!”她越想越气,狠狠啐了一口唾沫:“呸!晦气!”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智除巨阉 第十三章 威胁[起云声]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