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解难分忧助镖客 同仇敌忾结良朋 牧野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133 发布时间:2019-05-10
摘要:尚铁宏怀着满腹疑团离开,杨华心里则在暗暗好笑。他和几个骡夫远远的躲在一边,有谁猜想得到,刚才暗算尚铁宏的人,竟然就是他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原来杨华是趁着尚

  尚铁宏怀着满腹疑团离开,杨华心里则在暗暗好笑。他和几个骡夫远远的躲在一边,有谁猜想得到,刚才暗算尚铁宏的人,竟然就是他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原来杨华是趁着尚铁宏刚才大放暗箭的时候,偷偷的捏了一粒泥丸,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泥丸当作暗器,打中了他膝盖的环跳穴的。泥丸触体便即化为粉未,这暗器当然是无迹可寻了。
  其实大家正在全副精神注视着场中的激斗,场中砂飞石走,加上暗器纷飞,弄得众人眼花缭乱,谁能发现一颗小小的泥丸?更何况在马、周等人的心目之中,当今之世,只是有限几人,才能有这本领,又怎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一场风波平息下来,众人重回喇嘛寺中喝酒庆祝。马昆心里虽然好生失望,也不能不与韩威武敷衍一番,举盏为他庆功。
  韩威武道:“多谢马大人为我们主持公道,韩某不过侥幸得胜而已,焉敢言功?”后面这句是由衷之言,前面这句可是调侃马昆的了。
  马昆面上一红,说道:“我早就知道韩总镖头武功绝世,足可对付贼众有余,我若出手相助,反而有损总镖头的威名了。如今果然不出所料,总镖头想必也不会怪我吧?”
  韩威武道:“大人太夸奖了。大人不仅主持公道,还替我作了鲁仲连,我是感激大人都还来不及呢!”
  马昆明知他说的乃是反话,当下哈哈一笑,掩饰窘态,继续说道:“刚才我是在想冤家宜解不宜结,所以才替你们作个调解人的。不过现在我可不是这样想了,倘若再有这样的事情,我想我是不应置身事外的了。”
  韩威武以为他说的是门面话,心想明日若有太阳,积雪溶化,骡队能够走出山口,我和你就是各走各的路了,你哪里还能等到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下说道:“多谢大人爱护的好意,韩某心领了。不过在这数天之内,料想尚铁宏、闵成龙这一班人,不敢去而复来。”
  马昆说道:“数天之内是不会的,但数天之外,恐怕还难说吧?再说也难保没有另一帮贼人不来劫你的镖呀。你的武功当然对付得了,不过若是贼人太多,恐怕也还得加意提防。我虽然帮不了你的什么忙,多一个人总比少一个人好,是以我和周灿意欲和你们同行。送你们到柴达木。”
  韩威武吃了一惊,说道:“我可不敢耽误了两位大人的公事。”
  马昆说道:“你这批药材是要运往鄂克昭盟的吧?”
  韩威武怫然不悦,说道:“不错,白教法王托我保这支镖,此事岂能有假,好在沙玛法师也在这儿……”
  马昆哈哈一笑,截断他的话道:“韩总镖头,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不信你的说话,我是说你既然前往鄂克昭盟,途中必定经过柴达木,咱们就正好是同路了。我们去拉萨也是要经过柴达木的,在柴达木分手也还不迟。从柴达木到鄂克昭盟,这段路就平安得多了。”
  韩威武道:“我们这批药材笨重得很,赶着骡子走,每天最多不过走个五六十里。你们有紧要的公事,如何可以和我们同行?”
  马昆笑道:“为朋友两肋插刀也是应该,公事稍为耽搁,算得了什么?除非你不把我当作朋友。”
  韩威武道:“马大人,你不耻下交,真是令我受宠若惊,不过,话可不是这么说。私交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公事紧要,你们的马跑得快,跟着我们慢慢地走,耽误了你们紧要的公事,这罪名韩某怎么担当得起?””
  马昆这才哈哈笑道:“实不相瞒,我们只是到拉萨送福的,海大人并没定下期限,要我们什么时候送到。比起来,你们保的镖可比我的公事紧要多呢。说句老实话,我们帮你的忙,也正是公事呢!我敢相信,我们回京告诉海大人,非但无罪,说不定海大人还要将我们官升三级呢!”
  韩威武心里暗暗着急,脸上装出惶惑的神气道:“马大人,你这话我可是不懂了。我保镖焉能比你的公事紧要?”
  马昆压低声音说道:“小金川这伙强盗,听说如今是匿藏在柴达木山区,你不知道吗?”
  韩威武道:“我坐在北京镖局,怎会知道这个秘密?不过好在我们只是在柴达木路过,不必行走山区。”
  马昆说道:“他们不会出山劫镖吗?这批药材落在他们的手中,用处也是很不小呢!”
  韩威武道:“要是真的发生这样事情,我岂能连累两位大人担惊受险?”
  马昆说道:“为皇上效忠,死而无怨,何况是帮忙你这样一位好朋友,那更是忠义两全了。”
  韩威武是个十分精明的人,岂有不懂他的用意?心里想道:“帮忙是假,要监视我才是真的。可惜我和冷铁樵早就约好了交收地点,此时即使能给他送讯,请他出山‘劫镖’也是来不及了。这可如何是好?”
  马昆说道:“怎么样?韩总镖头,你是怕我们的本领太过不济,反而帮了你们的倒忙吗?”说到‘倒忙’二字,声音特别提高。
  韩威武心中一凛:“他已经对我大起疑心,我要是拒绝他,事情只有越弄越糟。”只好说道:“马大人切莫多心,我只是怕耽搁你们的公事而已。大人愿意帮我们这个大忙,在我是求之不得!”
  马昆哈哈笑道:“咱们是有福同享,有祸同当的‘自己人’了,韩总镖头,你还这样客气干嘛?好,为了你可发财,我可升官,大家干了这碗酒吧。”
  韩威武大碗喝酒装出几分醉态,大着舌头说道:“可惜这里没有鲤鱼,要不然弄一碗鲤鱼汤解酒那有多好!记得那年我喝的黄河鲤做的汤,几乎连舌头也吞下了。”
  马昆说道:“韩总镖头,你歇歇吧。”
  沙玛法师道:“韩总镖头,你太累了,地上睡得不舒服,我把房间让给你睡。”
  石建章道:“箱子里的药箱里有人参,嚼一点人参也可解酒,我去给你拿。”
  韩威武说道:“你们都不必操心。老和尚,你是主人,我不能鹊巢鸠占,要你的斋间,人参我自己会拿。对啦,藏人参的药箱在哪里?”
  石建章说道:“在客房里。”喇嘛寺只有一间客房,已经让出来给那受伤的骡夫养伤。
  韩威武说道:“对,赵大叔受了伤,我也该去看一看他。”石建章待要扶他,韩威武怒道:“你以为我真的这样不中用吗?你是我的副总镖头,应该替我招呼两位大人才对。”说话之间,偷偷向杨华使了一个眼色。
  杨华怔了一怔,随即心领神会,说道:“赵大叔待我很好,我也该去看看他。”跟着韩威武一同进去,韩威武果然没阻拦他。
  韩威武不要石建章陪他,那是怕马昆起疑,怀疑他们暗中商量办法;但和杨华一同进去,料想马昆不至对一个大孩子起疑。哪知这一次却是猜错了!
  原来马昆早已在暗中留意杨华的动静,他虽然不敢相信杨华能有那么高强的本领,暗算得了尚铁宏,但却已知道,杨华决不是一个普通穷人家的孩子。
  韩威武只要杨华陪他进去,马昆看在眼中,不由得心里起疑,暗自想道:“韩威武不知和这小贼捣什么鬼,恐怕多半是算计我了?但以我的身份,却是不便藉辞跟去,偷听他们说话。”
  要知马昆乃是御林军副统领的身份,受伤的不过是个骡夫,这个骡夫为震远镖局受伤,韩威武是应该关心他、探问他的,但马昆若然也是如此,那就是“纤尊降贵”,不合自己的身份了。
  杨华陪同韩威武入房探病,只见那个骡夫鼻息如雷,杨华笑道:“外面闹得天翻地覆,他倒睡得好熟。”韩威武小声说道:“别惊醒他,我有紧要的话和你说。”
  杨华心头一凛,说道:“请总镖头吩咐。”
  韩威武道:“别客气。震远镖局的招牌都是靠你保全,我还未曾多谢你呢!”
  杨华吃了一惊,想道:“韩威武当真是大行家,端的好眼力。我以为无人看出破绽,却给他看破了。”
  韩威武说破了杨华刚才间助他的秘密,一时间,杨华也不知道是承认的好,还是不承认的好。韩威武不待他开口否认,又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小兄弟,今天多亏了你。大恩不言报,我还有一件紧要的事情,希望得到你的帮忙。”
  杨华侠义之心油然而兴,说道:“多谢总镖头把我当作朋友!总镖头有甚差遣,我力之所及,决不推辞。”
  韩威武道:“实不相瞒,我是要把这批药材,送一半给义军的;这两个军官要和我一起到柴达木,分明是监观我。我要你帮我对付他们。”
  杨华说道:“对付他们不难,只怕连累了你。”。
  韩威武道:“你设法将他们引开,打他们一顿,只要不是当着我的面就行。虽然他们或许也还会疑心是我指使,但事到急时,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杨华想了一想,登时明白其中道理,笑道:“不错,这主意很好。他们是御林军的军官,倘若给我这穷小子打了一顿,他们为了保全面子,决计不敢让人知道。唯有哑子吃黄连罢啦。不过可有什么办法把他们引开?”
  韩威武道:“途中随机应变,总有办法找个机会。”话犹未了,忽听得门外马嘶之声。
  马昆正在踌躇,盘算用什么藉口,才能不失身份,进去侦察他们的行动。刚刚得了一个主意:“厕所大概是在僧房后面的。我推说要去解手,他们总不好意思跟着我去,我不就是可以偷听韩威武和这小鬼的说话了。”主意打定,话未出口,忽地听得马嘶之声,马昆不由得大吃一惊!他和周灿的两匹坐骑放在庙前的草地上吃草,他听得出这正是他们坐骑的嘶鸣,马昆熟知坐骑的脾气,听它鸣声躁急,似乎是被陌生的人骑上,马儿不肯听他驱策。
  马、周二人心念一动,不约而同地急忙地飞跑出去,果然看见一个少年骑着一匹马,还牵着另一匹马。
  马良急怒交加,飞出一支钢镖,喝道:“哪里来的小贼,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偷我们御林军的坐骑?”那少年手上拿着一根软鞭,本来是他的随身兵器,此时当作马鞭采用。钢镖打到,少年扬鞭一卷,倏的就把钢镖卷住,反打回来。马良吃了一惊,心道:“这小贼的武功倒是不弱!”
  少年哈哈笑道:“说得不错,我是小贼。他们大盗劫镖,我这个小贼不敢劫镖,只能偷你们官老爷的马匹啦。”
  马昆的钢镖虽然打不着这个少年,可是由于这少年挥鞭反打钢镖,不能不腾出手来,他牵着的那匹坐骑,听得主人呼唤,就跑回去了。
  马、周二人的坐骑是御林军统领赏赐给他们的大宛名驹,不能失掉的。两人急怒交加,便即合乘一骑,向前追赶,一面追一面连续不断地发出暗器,虽然明知伤不了这个少年,也可以阻止他跑得太快。
  杨华在房间里听得外面的喧闹,又惊又喜:他听得出,这个盗马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曾在小金川帮过他的大忙,帮他打败“四僧、四道、五官”的那个美少年!
  “这可正是天从人愿,韩总镖头,我用不着想另外的法子了。我的朋友已经把他们引开啦!我这就去帮他。不过,韩总镖头,我这一去,恐怕是不会回来的了。请你原谅!”说罢,连忙就跑。
  杨华展开绝顶轻功,在雪地上飞跑。好在马蹄的痕迹在雪地上印景分明,他跟踪追去,不会错了方向。但那两匹坐骑乃是日行千里的名驹,他轻功虽好,却哪里追赶得上?不过他渴望见这少年,虽然追赶不上,也还是锲而不舍!
  马、周二人合乘一骑,追赶那个少年。马昆一路发射暗器,忽地发觉,暗器业已用完,两匹名驹的脚力差不多,那少年独乘一骑。不用说要比他们的坐骑跑得快。马昆大为气沮,喝道:“小贼,有胆的留下名来!”
  他以为这少年盗马已经得手,哪还有不赶快逃跑之理?喝问他的姓名,不过是聊泄胸中怒气而已。不料这少年却忽地放慢坐骑,回头冷笑道:“有胆的你们追来,你们又不配做我的朋友,何必通什么名,道什么姓?”
  马昆喝道:“好,有胆的你莫跑!咱们决个雌雄!”
  少年笑道:“这里可还不是打架的好地方,有胆的你们尽管追来,待我什么时候高兴,就什么时候拿你们消遣!现在嘛,我可还是要跑的。”
  马昆大怒,不管他说话是真是假,继续追去。那少年果然一时跑快些,一时跑慢些,和他们不即不离的保持着数十步的距离。
  不知不觉跑到一个险峻所在,两面双峰夹峙,前面是积雪封住的谷口,下面是深不可测的山谷。马昆暗自欢喜:“你自己跑到绝处,前无去路,不怕追你不上了!”
  心念未已,只见那少年已经跳下马来,笑道:“这个地方打架倒还不错,你们并肩子上吧!”
  周灿说道:“割鸡焉用牛刀,马大哥,待我拿这小贼!”要知马昆是御林军的副统领,是周灿的顶头上司,周灿为了顾全他的身份,自是不能不自告奋勇。
  马昆道:“好,你小心点儿。”他的武功造诣较深,刚才见了这少年的身手,心中已在提防,只怕周灿未必打得过他。周灿是个大老粗,不忿马昆看轻自己,侧地拔出刀来,气呼呼地道:“马大哥放心,一个小贼,料想我还对付得了。”
  美少年笑道:“你一个人不行,我看还是并肩子上的好,也省得我多费功夫。”
  周灿大怒喝道:“好个狂妄小贼,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一出手就是连环三刀的杀着。他是蟠龙刀的高手,这一招有个名堂,叫做“云麾三舞”,一招三式,每一式又有三个不同的变化,可在临敌之时,随机应变。等闲之辈,决计避不开他这暴风骤雨般的三刀斫。
  美少年气定神闲,哈哈一笑,说道:“就只这点黔驴之技么?”说话之间,软鞭漫不经意的就扫出去。
  周灿横刀斫去,从虚招化为实招,斩腰截肋,刀尖又指向对方胁下的“愈气穴”,这一招三式,虚虚实实,变化莫测,端的不易应付。哪知这少年的鞭法比他的刀法还更奇妙,刀光鞭影之中,只见他一个“怪蟒翻身”,软鞭唰的一个“盘打”,直似神龙天矫,旋风似的照周灿右肩扫来。只是一招,就把周灿这招变化繁复的“云麾三舞”破了。
  周灿大吃一惊,这才知道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竟然是个十分厉害的劲敌。但他惯经大敌,亦非泛泛之辈,虽惊不乱,百忙中霍的身躯一矮,拿桩站稳,刀法立即从“云麾三舞”变为“举火撩天”,刀光匹练似的在头顶盘旋,叫美少年的软鞭打不下去。
  美少年身法好快,鞭影翻飞,一个“倒踩七星步”,身似飘风,已是连人带鞭,倏的转到周灿的背后。马民连忙叫道:“周大哥,留神背后!”
  周灿幸得马昆及时提醒,一觉背后微风飒然,急用“卧地龙”之势,往下一杀腰,贴地拧身,这才堪堪避开了背后打来的软鞭。但亦已是十分狼狈了。
  说时迟,那时快,美少年已是转过身来。展开了“彩凤旋窝”、“云龙掉首”,“金鹏展翅”的连环盘打三招鞭法。他以迅捷无伦的身法和这连环盘打的鞭法配合,三旋身,三猛招,缠头、鞭腰、绕两足,一招紧跟一招,打得周灿手忙脚乱。
  马昆见周灿不是这少年对手,叫道:“周大哥退下待我收拾这……”“小子”二字还未曾吐出口来,只听得“嗤”的一声,周灿背脊已是着了一鞭,鞭梢起处,被打碎的破布随风飞舞,化为片片蝴蝶,背上出现一道鞭痕。还幸周灿皮粗肉厚,这一鞭还挨得起。
  美少年喝道:“给我倒下!”软鞭径扫周灿下盘,忽听得“锋”的一声,眼看即将得手,却给马昆一指解开他的鞭梢,马昆跃出的身法之快,竟是不在美少年之下。
  马昆道:“周大哥,你歇歇,让我来对付他!”他见这少年的本领好得出奇,自忖也是没有必胜把握,口气不觉软了许多,不敢说是要“收拾这小子”了。
  美少年笑道:“我早就叫你们并肩子上的,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叫同伴吃了大亏,不过,现在也还迟。”马昆怒道:“你赢得我一双肉掌,再说大话不迟!”居然空手来斗美少年的软鞭。
  马昆身为御林军的副统领,本领果然远非周灿所能相比。美少年身形游走,用一招“神龙入海”,鞭梢一挺一圈,向马昆上三路扫来,鞭梢可以点穴,又可随时变点为缠,套上马昆的脖子,缠紧他的喉咙,令他气绝而亡。
  马昆哼了一声:“好狠辣的鞭法,但也还奈何不了马某!”口中说话,空手就来夺鞭。
  美少年摔鞭疾扫,他快马岗也快,软鞭尚未沾着他的衣裳,他已是双肩一晃,脚尖向外一探,身子旋风也似的随着鞭梢直转出去。美少年这一招狠辣之极的鞭法,鞭梢竟是离他几寸,没有打着,可是他那一抓也是抓了个空,未能夺得美少年的软鞭。
  美少年一鞭没有打着,立即移形换位,暴风骤雨般的使出“回风扫柳”的绝枝,唰唰唰鞭风呼响,顿时四面八方都是他的鞭影,笼罩着马昆的身形。
  马昆见他来势甚劲,不敢硬夺软鞭,急急一提腰劲,燕子钻云”,凭空跳起一丈多高,向差少年身后一落,右掌霍的就劈下来!
  美少年一鞭打空,早已留神背后,听风辨向,就像背后长着眼睛一样,刚好是朝着马昆立足之处扫去。
  迅如骇电,间不容发。鞭长臂短,马昆若不变招,依然向前外击,只怕他的手掌未能打着对方,就要先给对方的软鞭缠上。但在这样的形势底下,也不容他退避,因为只要一退,就会给美少年乘势进击,鞭长臂短,马昆近不了他,先手一失。就只有给对方耗得他力竭精疲的份儿了。
  马昆本领端的不凡,临敌的经验尤其丰富,在这电光石火之门,己是当机立断,陡的一塌身,用个“钻板桥”的身法,腰身弯得小腹几乎贴着地面。软鞭从他背上滴溜溜的卷过,依然还是未曾沾着他的衣裳!
  说时迟,那时快,马昆趁着对方的软鞭未及收回之际,已是疾的俯身直进,掌背微托鞭身,掌锋斜斜的沿着鞭梢直劈进去,如狂风,如骇浪,展开了一派进手的招数。
  是棋逢敌手,八两半斤。马昆展开了空手入白刃的抢攻招数,如狂风,如骇浪,掌风赡赡,猛袭对方。美少年亦非易与,软鞭使得如臂使指,虎虎生风,他一退即进,展开了奇诡莫测的鞭法,和马昆对抢攻势。盘、打,钩、转。推、压、圈、扫,一招一式,都是灵翔沉稳,兼而有之。鞭影翻飞,随着马昆的身形飞舞。
  这场剧斗,打得沙飞石走,尘雾迷漫,树木摇动。两人对抢攻势,斗了一百多招,还是未分胜负,不禁都是暗惊。美少年心想:“我不该太过轻敌,想不到北宫望死了之后,豺子的御林军中,还有这样高手。早知如此,我应该多找一个帮手才对。”
  马昆更是又急又惊,暗自思忖:“我是堂堂的御林军副统领,要是连一个小贼也斗不过,传出去岂非笑话?好在周灿先吃了这小贼的大亏,丢脸的事他是不会同人说的。但他纵然不说,只怕心里也要看轻我了。”
  周灿养足气刀,拾起刀来,说道:“时候不早,咱们早打发这小子吧!”马昆淡淡说道:“也好。”
  美少年哈哈一笑,说道:“我早就叫你们并肩子上了,你们又何必用什么藉口!”貌似毫不在乎,心中可是暗暗叫苦,要知周灿的本领虽不及他,也算得是个好手,他和马昆不过堪堪打成平手,对方添了一个好手,胜负之数已是不用预卜。
  马昆面上一红,喝道:“小贼,死到临头,还敢逞强!”运劲发掌,越迫越紧。周灿侧翼助攻,一口刀盘旋飞舞,寻觅敌手的空门,美少年斗了一会果然渐渐就感气力不如,软鞭使得没有刚才那么灵活了。
  正在吃紧,忽听得一个人冷笑道:“两个打一个,好不要脸,居然还是御林军的军官呢!”
  马昆回头一看,只见正是镖局那个“小厮”,他背着一个皮袋,一个包袱,在崎岖的山路上,跑得还是飞快。
  马昆吃了一惊,心里想道:“我早就怀疑这小子不是常人,却不知这小子还有这样高强的本领,这回可真是走眼了。”
  周灿怒道:“臭小子,你不服气,你上来吧!”
  杨华哈哈笑道:“我要不是想找你们打架,我来这里做什么,不过我可不想占你们的便宜;这位朋友,请你让开。我和这两个鹰爪孙有段粱子,要是他们给你打死,我就不能和他们算帐了。”口中说话,随手弹出两粒石子,马、周二人正在和那少年恶斗,腾不出手来应付,只好侧身闪避。美少年收了软鞭,立即跳出圈子。说时迟,那时快,杨华已是补上他的空档,团对着这两个御林军官了。
  马昆喝道:“你要和我们两个人打?”以他的身份,不能不稍顾面子,心里可是巴不得杨华如此。
  杨华笑道:“不错。你们已经打了一场,我要是和你们再打独斗,岂非占了你们的便宜。”
  马昆恐怕那美少年在他们打斗的时候,突然上来偷袭,心想不如让周灿给自己掠阵,这“小厮”本领虽然似乎不弱,料想未必会比那少年更高,自己总可以对付得了。但却怕周灿不是美少年的对手,虽然美少年气力已衰,周灿仍然抵挡不住。诸多顾虑,不由得大感躇踌。
  杨华好似知道他的心思,忽地把皮袋取下,抛给那美少年,说道:“这袋葡萄美酒,我特地带来给你喝的!”
  那美少年接过皮袋,说道:“不忙,待你打发了这两个鹰爪孙,咱们一同喝庆功酒。”显是断定马、周二人必败无疑;但话中之意,也不啻是明白告诉他们,自己决不会插手。
  杨华哈哈一笑,说道:“你们听见没有,我的朋友才不会像你们这样不要脸呢。说过不占你们的便宜,就是不占你们的便宜!两位‘大人’,昨天在山路上你们不是就要打我的吗?如今还假惺惺作甚?不用客气了,请上来吧!”
  马昆喝道:“好,这可是你自己找死!”立即出招,右掌护身,左手骈指如朝,点向杨华穴道。
  杨华一个搂拗步,避招进招。双掌相交,“蓬”的一声,杨华身形一晃,马昆退了两步。但马昆的指锋划过,虽没点着他的穴道,却割破了他的衣裳。原来他的功力和杨华本是不相上下,但在恶斗一场之后,不免稍逊一筹,不过他的临敌经验丰富,拳脚的功夫却是略胜杨华。
  杨华不待他身形立稳,一俯身“十字摆篷”,人未上,腿先到,直踢马昆下盘。马昆心里暗喜:“这小子毕竟是缺乏经验,这一躁进,不败何待?”一个侧身,一掌就劈杨华膝盖。哪知杨华这一踢却是虚招,身形忽地一跃而起,双掌就朝马昆面门打来。马昆不敢和他硬碰,慌忙又是斜窜闪避,只听得“嗤”的一声响,这次却是杨华撕破了他的衣裳。
  杨华喝道:“还有一个,怎么还不上来?怕我打死你么?不用害怕,我不伤你性命就是。”
  原来周灿并不知道杨华如此厉害,只道马昆三招两式就可将他击倒,他防备的倒是那美少年。此时见马昆“收拾”不下这“小子”,这“小子”又指名骂战,他脾气本来暴躁,如何还能忍受,登时挥刀斩去,喝道:“好小子,你要赶着去见阎王,老子就成全你吧!”
  杨华笑说有:“好,且看阎王爷的帖子派给何人。周灿挥刀扑上,一招“云麾三舞”,刀就闪闪,把杨华整个身形笼罩在刀光之下,同时攻击他的上中下三路要害。原来这一招“云麾三舞”乃是他本门刀法的精华所聚,攻守俱备,变化繁复,最适宜用来试探对手的虚实。故此他先后和美少年及杨华交手,照面的第一招都是用它。
  杨华喝道:“好,你们要比拳脚也行,要比兵刃也行,我都一干奉陪!”原来他的剑法精绝,拳脚的功夫却还不是十分高明。刚才马昆空手斗他,他不好意思立即用剑,心里实是巴不得周灿拔刀与马昆联手攻他。
  喝声未了,陡然间只见白刃耀眼,杨华己是从包袱中抽出剑来,刀光剑影中,只听得周灿大吼一声,倒跃三步,上衣血迹斑斑,左肩业已给剑尖划开一道三寸多长的伤口。
  美少年旁观战,不由得暗暗佩服:“他以一招似是大漠弧烟的剑招,便即破解了周灿的云麾三舞,还能令他受伤,这可要比我的破解之法高明多了。想不到天下竟有这样神奇的剑法。”要知周灿的本领实是不弱,美少年刚才虽然打败了他,也是在二十招开外方才取胜的。
  马昆大吃一惊,运掌如风,堵截杨华防他追击周灿,立下杀手。他的本领远非周灿可比,催动掌力,宛似长江大河滚滚而下,自身门户,亦是封闭得十分严密,急切之间,杨华当真还是不易胜他。
  杨华略略一笑,说道:“你急什么,请客也得分个先后,待你的朋友上路,回头再来请你不迟。”唰唰唰,闪电般的疾攻三剑,每一招都是从马昆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马昆仅能自保,如何还能堵截他的去路?说时迟,那时快,杨华已是跃出圈子,匹练似的剑光,向周灿横卷过去。
  周灿狂舞钢刀,一个圈圈接着一个圈圈,这是幡龙刀法的护身绝招,有个名堂,叫做“三转法轮”。周灿反复使用这招,把全身遮拦得拨水不入。只盼能够支持片刻,马昆来援,令这衣裳褴褛的少年背腹受敌。
  汤华喝道:“给我滚下去吧!”唰的一剑!就在他的刀圈之中直插进去,剑势突兀之极,周灿防身绝招的“三转法轮”竟是防御不了杨华的一剑。只听得“铛”的一声,周灿的钢刀飞上半空。杨华腾地飞起一脚,正中他的膝盖,周灿像个肉球似的,骨碌碌的滚下山坡去了。这几下兔起鹘落,杨华踢翻周灿,马昆方始扑到他的背后。
  杨华反手一剑,冷冷说道:“少安勿躁,现在轮到你啦!”他好像漫不经意的随手一挥,剑式平平无奇,其实却是在平凡的招式之中暗蓄锋芒,深得上乘武学“棉里藏针”的要诀。
  什么叫做“棉里藏针”,简单来说,那就是以柔克刚的道理。比如一团棉絮,其中暗藏钢针,对方若以强力加之,用力越大,伤得越重。马昆是个武学的大行家,识得厉害,连忙缩掌变招,说时迟,那时快,杨华已是转过身来,唰唰唰,疾攻三招。这三招一气呵成,用的却是阳刚之力,剑势奔腾天飞,杀得马昆连连倒退,杨华笑道:“现在你该知道穷小子也不是容易欺负的吧了。到了这个田地,你还不肯认输?乖乖的磕三个响头,我放你过去!”
  马昆大怒道:“小贼,我和你拼了!”蓦地掌法一变,右掌横削如刀,左掌骈指如敛,掌风剑影之中,乘暇抵隙,找寻杨华穴道。他空手应敌,却把一双肉掌当成了兵器使用。右掌劈按擒拿,竟如伸出的一柄月牙刀,左手则如同捏看一支点穴厥。双手使出两种不同的兵器招数,完全是拼命的打法,一时间和杨华打得难分难解。
  美少年在旁观战,看得目眩神摇,暗自想道:“刚才倘若他这么和我拼法,只怕我早已败给他了。”
  杨华笑道:“拼命也没有用!”剑锋倏转,从马昆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长剑本身便如一件活物一般,随意屈伸,赛过灵蛇。马昆只觉头皮一片沁凉,半边头发已是给他剑锋削掉。随着剑风飘落有如乱草。
  美少年拍手笑道:“你也太恶作剧了,他是个官老爷,怎肯做和尚。你却给他剃度!”
  杨华笑道:“说得有理。好,那么他有眼无珠,我就削掉他的眼眉毛给你瞧瞧,想你不会反对!”马昆双掌护着面门,却不知怎的,只觉寒光耀眼,眼睛都睁不开来。马昆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一个倒纵,跃出数丈开外,把手一摸,睁开眼睛来看,手上却没血迹。马昆才知道眼睛没有给他刺瞎,此时方始松了口气,但吃惊却是更甚了。杨华居然能够在他严密地防护之下一剑削掉他的眉毛,连他的眼皮都没划破,简直是匪夷所思!
  马昆情知和对方差得太远,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说道:“你到底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如此欺人之甚?”杨毕冷笑道:“你欺侮的老百姓还算少吗?老百姓与你又有何冤何仇,你为什么帮鞑子欺侮他们?嘿嘿,你想查究我的来历,那也不难。”
  杨华划了一个剑圈,把马昆迫出圈子之外,接下去说道:“你大可以回去小金川查问,问一问‘五官’之首的邓中艾,或者‘四僧’之首的混元子,或者‘四道’之首的天泰上人,说出我的形貌,他们就会告诉你我是谁了!”
  马昆恍然大悟,失声叫道:“你,你,原来你是在小金川冒充我御林军军官的那个小子!”
  杨华笑道:“不错,算你还有几分聪明,一猜就着。嘿嘿,我不但冒充你们的军官,我还冒充震远镖局的向导呢。你给我骗了,韩威武也给我骗了。哈哈!”
  马昆是老奸巨滑之辈,登时一省,暗自想道:“他这么说,分明是要给韩威武开脱关系;可是他何须怕我去追究韩威武呢?啊,对了,他并不是真的想要杀我!”要知马、周二人,昨晚是和震远镖局的人在一起的,闵成龙也曾见过他们。闵成龙实际是在暗中替御林军效力的。倘若他们忽然失了踪,闵成龙岂有不告密之理?追究起来,韩威武反而更加脱不了关系了。想通了这一节,跟着自然想道:“这小子若要杀我,易如反掌。他故意削掉我的头发!削掉我的眉毛,乃是料到我要顾全面子,决不敢自扬其丑,跑去震远镖局追究此事。哼,他年纪轻轻,怎能想出这条阴毒的计策?恐怕多半还是韩威武教他的!
  马昆心念电转,接了一招,连退三步。果然听得杨华跟着说道:“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也不妨跑回去向韩威武盘问:喂喂,削掉我的头发,削掉我的眉毛那穷小子是谁?韩威武当然说不出我的来历,不过他大概会帮你的忙,带你到我当日见他的那条山沟子查问,我却怕你逼那里的穷苦人家呢!所以,嘿嘿,我现在不但要削你的头发,削你眉毛还要刺掉你的眼珠,割掉你的舌头!”说罢,虚张声势,剑似灵蛇,不住的在马昆面门晃动。
  杨华毕竟年纪轻轻,只顾恫吓对方,却不知最后说的这一段话,己是等于画蛇添足。
  不过马昆虽然识破他的谎言,却也不敢以身试剑。纵然明知杨华不敢杀他,但可不敢断定杨华不敢在他的身上添上几道伤痕,甚或当真刺瞎他的一只眼睛。
  他本以为杨华一定不肯放过他的,是以非和杨华拼命不可。如今知道杨华不会杀他,登时失了斗志,怯意大生,生怕杨华伤他。杨华一剑刺来,他就退后一步,终于踏了个空,跟在周灿后面,骨碌碌的也滚下山坡去了。
  美少年喝彩道:“好剑法!”只听得健马长嘶,树叶籁籁落下。那美少年早已把马、周二人的坐骑驯服,系在树上。它们见主人滚下山坡,扬蹄猛踢,想要挣脱束缚,那棵大树,都给它们的冲力摇动。杨华说道:“你捉了他们的坐骑,我却让他们走了。真是惭愧,我、我本……”
  正待解释他本来可以杀这两人,却何以手下留情之故。美少年不待他把话说完,已是笑道:“还是让他们走了的好。你放心,谷底的积雪甚厚,跌不死他们的。”
  杨华一听,登时省起,自笑糊涂:“他是义军的人,韩威武的秘密,他只有比我更加清楚。这层道理,还用得着我向他解释吗?”
  美少年笑靥如花,拿起杨华刚才抛给他的那个盛满葡萄美酒的皮袋,说道:“想不到咱们又在这里碰上,这次是你帮了我的大忙,我应该多谢你啦。请过来喝庆功酒吧。”
  杨华说道:“不,是你帮了我的大忙。我正愁没办法引开这两个鹰爪,可巧你就来了。嗯,自从咱们在小金川分手之后,这些日子,我都在挂念着你。但盼能够和你重逢。想不到今天竟能如愿。”说到此处,停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我是糊涂,我应该早就想到,你会跟着来的。”
  美少年面上一红,似怒非怒的向杨华瞪了一眼,说道:“我才不是为着你而来的呢,你倒想得臭美!”
  杨华不觉一怔,不懂美少年为何突然面红,又为何突然发怒。讪讪说道:“韩威武要把药材送给义军,我以为你是暗中保护他的。难道我说错了吗?咱们总算是朋友了,盼望和朋友相见,那、那……”
  美少年这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他的意思,不禁又是“噗嗤”一笑,打断他的话道:“你没说错,是我,我猜错了。”蓦地心念一动,暗自想道:“我本来可以摆脱这两个鹰爪孙的,我为什么要放慢坐骑,让他们追上?呀,恐怕我不是在等他们,是在等这少年吧?其实我也是想见他的!”他忽地发觉自己心底的秘密,脸上更加红了。
  杨华莫名其妙,只觉这美少年本领虽然很高,却好像没有须眉男子的气概,动不动就会面红,真是好生奇怪。他不擅言辞,一时之间找不出话来,便在美少年手中接过皮袋,打开袋口,喝了一大口葡萄美酒,递回去给那少年,笑道:“先喝为敬,这里没有杯盏,咱们只有轮流喝啦。”美少年接过那袋,甚是尴尬,脸红直透耳背。
  杨华说道:“这酒好得很啊,你为什么不喝?”
  美少年道:“我的酒量很浅,只怕一喝就会醉。”
  杨华说道:“放心,葡萄酒不是烈酒,不会醉的。”接着笑道,“酒量是练出来的,就如武功一样。我的三师父丹丘生非常喜欢喝酒,他常说不会喝酒的不能是男子汉大丈夫。他嗜酒成瘾,这话当然不该作准,不过喝了酒或许更能表现男子双的豪气倒最真的。”
  美少年听他左一句“男子汉”,右一句“男子汉”,不觉心里有点发慌:“难道我已经给他看出了破绽?”
  杨华说者无心,美少年却是听者有意,只好从杨华手中接过皮袋,喝了一口葡萄美酒。酒一喝下,脸泛桃红,更增娇艳。杨华心里想道:“天下竟有这样的美少年,假如他扮作女子,恐怕也不会给人看破。”忽觉这样的想法未免有点不对,忙把目光移开,不敢正视这美少年,“为什么我会有这个想法?”杨华又再想道:“啊,对了。他长得俊俏,脾气也有点像个女孩儿家。我是不知不觉就这样联想起来了。”
  美少年微嗔道:“你呆呆的看着我干嘛?”
  杨华笑道:“你的酒量果然是得练练才好。刚才我还以为你说的是假话呢。”
  美少年道:“我从来不说假话的。再喝只怕我当真就会醉了。你自己喝吧。”杨华信以为真,接过皮袋笑道:“在喇嘛庙里,的确还没喝够,那我就不客气了。”
  殊不知美少年说的正是假话,他并非酒毫不行,而是因为他有生以来,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这样子喝过酒。
  那美少年道:韩威武的秘密都告诉你了吗?”
  杨华说道:“他是曾告诉过我,他要把一批药材送到柴达木去,那两个军官像冤魂不息的缠住他,非和他一起同往柴达木不可。是以他叫我设法对付这两个军官,我正自想不出办法,可巧你就来了。”
  美少年笑道:“韩威武倒是很相信你啊。”杨华说道:“你呢?”美少年不禁又是脸上一红,说道:“你的行事很是古怪,你几次帮了义军的忙,却又要去杀义军的一个领袖,我也猜不透你是什么人。不过,这次你总算是帮了我的大忙,最少我相信你不会是我的敌人了。”
  杨华说道:“多谢你把我当做朋友,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尚铁宏怀着满腹疑团离开,杨华心里则在暗暗好笑。他和几个骡夫远远的躲在一边,有谁猜想得到,刚才暗算尚铁宏的人,竟然就是他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原来杨华是趁着尚铁宏刚才大放暗箭的时候,偷偷的捏了一粒泥丸,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泥丸当作暗器,打中了他膝盖的环跳穴的。泥丸触体便即化为粉未,这暗器当然是无迹可寻了。 其实大家正在全副精神注视着场中的激斗,场中砂飞石走,加上暗器纷飞,弄得众人眼花缭乱,谁能发现一颗小小的泥丸?更何况在马、周等人的心目之中,当今之世,只是有限几人,才能有这本领,又怎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一场风波平息下来,众人重回喇嘛寺中喝酒庆祝。马昆心里虽然好生失望,也不能不与韩威武敷衍一番,举盏为他庆功。 韩威武道:“多谢马大人为我们主持公道,韩某不过侥幸得胜而已,焉敢言功?”后面这句是由衷之言,前面这句可是调侃马昆的了。 马昆面上一红,说道:“我早就知道韩总镖头武功绝世,足可对付贼众有余,我若出手相助,反而有损总镖头的威名了。如今果然不出所料,总镖头想必也不会怪我吧?” 韩威武道:“大人太夸奖了。大人不仅主持公道,还替我作了鲁仲连,我是感激大人都还来不及呢!” 马昆明知他说的乃是反话,当下哈哈一笑,掩饰窘态,继续说道:“刚才我是在想冤家宜解不宜结,所以才替你们作个调解人的。不过现在我可不是这样想了,倘若再有这样的事情,我想我是不应置身事外的了。” 韩威武以为他说的是门面话,心想明日若有太阳,积雪溶化,骡队能够走出山口,我和你就是各走各的路了,你哪里还能等到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当下说道:“多谢大人爱护的好意,韩某心领了。不过在这数天之内,料想尚铁宏、闵成龙这一班人,不敢去而复来。” 马昆说道:“数天之内是不会的,但数天之外,恐怕还难说吧?再说也难保没有另一帮贼人不来劫你的镖呀。你的武功当然对付得了,不过若是贼人太多,恐怕也还得加意提防。我虽然帮不了你的什么忙,多一个人总比少一个人好,是以我和周灿意欲和你们同行。送你们到柴达木。” 韩威武吃了一惊,说道:“我可不敢耽误了两位大人的公事。” 马昆说道:“你这批药材是要运往鄂克昭盟的吧?” 韩威武怫然不悦,说道:“不错,白教法王托我保这支镖,此事岂能有假,好在沙玛法师也在这儿……” 马昆哈哈一笑,截断他的话道:“韩总镖头,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不信你的说话,我是说你既然前往鄂克昭盟,途中必定经过柴达木,咱们就正好是同路了。我们去拉萨也是要经过柴达木的,在柴达木分手也还不迟。从柴达木到鄂克昭盟,这段路就平安得多了。” 韩威武道:“我们这批药材笨重得很,赶着骡子走,每天最多不过走个五六十里。你们有紧要的公事,如何可以和我们同行?” 马昆笑道:“为朋友两肋插刀也是应该,公事稍为耽搁,算得了什么?除非你不把我当作朋友。” 韩威武道:“马大人,你不耻下交,真是令我受宠若惊,不过,话可不是这么说。私交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公事紧要,你们的马跑得快,跟着我们慢慢地走,耽误了你们紧要的公事,这罪名韩某怎么担当得起?”” 马昆这才哈哈笑道:“实不相瞒,我们只是到拉萨送福的,海大人并没定下期限,要我们什么时候送到。比起来,你们保的镖可比我的公事紧要多呢。说句老实话,我们帮你的忙,也正是公事呢!我敢相信,我们回京告诉海大人,非但无罪,说不定海大人还要将我们官升三级呢!” 韩威武心里暗暗着急,脸上装出惶惑的神气道:“马大人,你这话我可是不懂了。我保镖焉能比你的公事紧要?” 马昆压低声音说道:“小金川这伙强盗,听说如今是匿藏在柴达木山区,你不知道吗?” 韩威武道:“我坐在北京镖局,怎会知道这个秘密?不过好在我们只是在柴达木路过,不必行走山区。” 马昆说道:“他们不会出山劫镖吗?这批药材落在他们的手中,用处也是很不小呢!” 韩威武道:“要是真的发生这样事情,我岂能连累两位大人担惊受险?” 马昆说道:“为皇上效忠,死而无怨,何况是帮忙你这样一位好朋友,那更是忠义两全了。” 韩威武是个十分精明的人,岂有不懂他的用意?心里想道:“帮忙是假,要监视我才是真的。可惜我和冷铁樵早就约好了交收地点,此时即使能给他送讯,请他出山‘劫镖’也是来不及了。这可如何是好?” 马昆说道:“怎么样?韩总镖头,你是怕我们的本领太过不济,反而帮了你们的倒忙吗?”说到‘倒忙’二字,声音特别提高。 韩威武心中一凛:“他已经对我大起疑心,我要是拒绝他,事情只有越弄越糟。”只好说道:“马大人切莫多心,我只是怕耽搁你们的公事而已。大人愿意帮我们这个大忙,在我是求之不得!” 马昆哈哈笑道:“咱们是有福同享,有祸同当的‘自己人’了,韩总镖头,你还这样客气干嘛?好,为了你可发财,我可升官,大家干了这碗酒吧。” 韩威武大碗喝酒装出几分醉态,大着舌头说道:“可惜这里没有鲤鱼,要不然弄一碗鲤鱼汤解酒那有多好!记得那年我喝的黄河鲤做的汤,几乎连舌头也吞下了。” 马昆说道:“韩总镖头,你歇歇吧。” 沙玛法师道:“韩总镖头,你太累了,地上睡得不舒服,我把房间让给你睡。” 石建章道:“箱子里的药箱里有人参,嚼一点人参也可解酒,我去给你拿。” 韩威武说道:“你们都不必操心。老和尚,你是主人,我不能鹊巢鸠占,要你的斋间,人参我自己会拿。对啦,藏人参的药箱在哪里?” 石建章说道:“在客房里。”喇嘛寺只有一间客房,已经让出来给那受伤的骡夫养伤。 韩威武说道:“对,赵大叔受了伤,我也该去看一看他。”石建章待要扶他,韩威武怒道:“你以为我真的这样不中用吗?你是我的副总镖头,应该替我招呼两位大人才对。”说话之间,偷偷向杨华使了一个眼色。 杨华怔了一怔,随即心领神会,说道:“赵大叔待我很好,我也该去看看他。”跟着韩威武一同进去,韩威武果然没阻拦他。 韩威武不要石建章陪他,那是怕马昆起疑,怀疑他们暗中商量办法;但和杨华一同进去,料想马昆不至对一个大孩子起疑。哪知这一次却是猜错了! 原来马昆早已在暗中留意杨华的动静,他虽然不敢相信杨华能有那么高强的本领,暗算得了尚铁宏,但却已知道,杨华决不是一个普通穷人家的孩子。 韩威武只要杨华陪他进去,马昆看在眼中,不由得心里起疑,暗自想道:“韩威武不知和这小贼捣什么鬼,恐怕多半是算计我了?但以我的身份,却是不便藉辞跟去,偷听他们说话。” 要知马昆乃是御林军副统领的身份,受伤的不过是个骡夫,这个骡夫为震远镖局受伤,韩威武是应该关心他、探问他的,但马昆若然也是如此,那就是“纤尊降贵”,不合自己的身份了。 杨华陪同韩威武入房探病,只见那个骡夫鼻息如雷,杨华笑道:“外面闹得天翻地覆,他倒睡得好熟。”韩威武小声说道:“别惊醒他,我有紧要的话和你说。” 杨华心头一凛,说道:“请总镖头吩咐。” 韩威武道:“别客气。震远镖局的招牌都是靠你保全,我还未曾多谢你呢!” 杨华吃了一惊,想道:“韩威武当真是大行家,端的好眼力。我以为无人看出破绽,却给他看破了。” 韩威武说破了杨华刚才间助他的秘密,一时间,杨华也不知道是承认的好,还是不承认的好。韩威武不待他开口否认,又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小兄弟,今天多亏了你。大恩不言报,我还有一件紧要的事情,希望得到你的帮忙。” 杨华侠义之心油然而兴,说道:“多谢总镖头把我当作朋友!总镖头有甚差遣,我力之所及,决不推辞。” 韩威武道:“实不相瞒,我是要把这批药材,送一半给义军的;这两个军官要和我一起到柴达木,分明是监观我。我要你帮我对付他们。” 杨华说道:“对付他们不难,只怕连累了你。”。 韩威武道:“你设法将他们引开,打他们一顿,只要不是当着我的面就行。虽然他们或许也还会疑心是我指使,但事到急时,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杨华想了一想,登时明白其中道理,笑道:“不错,这主意很好。他们是御林军的军官,倘若给我这穷小子打了一顿,他们为了保全面子,决计不敢让人知道。唯有哑子吃黄连罢啦。不过可有什么办法把他们引开?” 韩威武道:“途中随机应变,总有办法找个机会。”话犹未了,忽听得门外马嘶之声。 马昆正在踌躇,盘算用什么藉口,才能不失身份,进去侦察他们的行动。刚刚得了一个主意:“厕所大概是在僧房后面的。我推说要去解手,他们总不好意思跟着我去,我不就是可以偷听韩威武和这小鬼的说话了。”主意打定,话未出口,忽地听得马嘶之声,马昆不由得大吃一惊!他和周灿的两匹坐骑放在庙前的草地上吃草,他听得出这正是他们坐骑的嘶鸣,马昆熟知坐骑的脾气,听它鸣声躁急,似乎是被陌生的人骑上,马儿不肯听他驱策。 马、周二人心念一动,不约而同地急忙地飞跑出去,果然看见一个少年骑着一匹马,还牵着另一匹马。 马良急怒交加,飞出一支钢镖,喝道:“哪里来的小贼,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偷我们御林军的坐骑?”那少年手上拿着一根软鞭,本来是他的随身兵器,此时当作马鞭采用。钢镖打到,少年扬鞭一卷,倏的就把钢镖卷住,反打回来。马良吃了一惊,心道:“这小贼的武功倒是不弱!” 少年哈哈笑道:“说得不错,我是小贼。他们大盗劫镖,我这个小贼不敢劫镖,只能偷你们官老爷的马匹啦。” 马昆的钢镖虽然打不着这个少年,可是由于这少年挥鞭反打钢镖,不能不腾出手来,他牵着的那匹坐骑,听得主人呼唤,就跑回去了。 马、周二人的坐骑是御林军统领赏赐给他们的大宛名驹,不能失掉的。两人急怒交加,便即合乘一骑,向前追赶,一面追一面连续不断地发出暗器,虽然明知伤不了这个少年,也可以阻止他跑得太快。 杨华在房间里听得外面的喧闹,又惊又喜:他听得出,这个盗马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曾在小金川帮过他的大忙,帮他打败“四僧、四道、五官”的那个美少年! “这可正是天从人愿,韩总镖头,我用不着想另外的法子了。我的朋友已经把他们引开啦!我这就去帮他。不过,韩总镖头,我这一去,恐怕是不会回来的了。请你原谅!”说罢,连忙就跑。 杨华展开绝顶轻功,在雪地上飞跑。好在马蹄的痕迹在雪地上印景分明,他跟踪追去,不会错了方向。但那两匹坐骑乃是日行千里的名驹,他轻功虽好,却哪里追赶得上?不过他渴望见这少年,虽然追赶不上,也还是锲而不舍! 马、周二人合乘一骑,追赶那个少年。马昆一路发射暗器,忽地发觉,暗器业已用完,两匹名驹的脚力差不多,那少年独乘一骑。不用说要比他们的坐骑跑得快。马昆大为气沮,喝道:“小贼,有胆的留下名来!” 他以为这少年盗马已经得手,哪还有不赶快逃跑之理?喝问他的姓名,不过是聊泄胸中怒气而已。不料这少年却忽地放慢坐骑,回头冷笑道:“有胆的你们追来,你们又不配做我的朋友,何必通什么名,道什么姓?” 马昆喝道:“好,有胆的你莫跑!咱们决个雌雄!” 少年笑道:“这里可还不是打架的好地方,有胆的你们尽管追来,待我什么时候高兴,就什么时候拿你们消遣!现在嘛,我可还是要跑的。” 马昆大怒,不管他说话是真是假,继续追去。那少年果然一时跑快些,一时跑慢些,和他们不即不离的保持着数十步的距离。 不知不觉跑到一个险峻所在,两面双峰夹峙,前面是积雪封住的谷口,下面是深不可测的山谷。马昆暗自欢喜:“你自己跑到绝处,前无去路,不怕追你不上了!” 心念未已,只见那少年已经跳下马来,笑道:“这个地方打架倒还不错,你们并肩子上吧!” 周灿说道:“割鸡焉用牛刀,马大哥,待我拿这小贼!”要知马昆是御林军的副统领,是周灿的顶头上司,周灿为了顾全他的身份,自是不能不自告奋勇。 马昆道:“好,你小心点儿。”他的武功造诣较深,刚才见了这少年的身手,心中已在提防,只怕周灿未必打得过他。周灿是个大老粗,不忿马昆看轻自己,侧地拔出刀来,气呼呼地道:“马大哥放心,一个小贼,料想我还对付得了。” 美少年笑道:“你一个人不行,我看还是并肩子上的好,也省得我多费功夫。” 周灿大怒喝道:“好个狂妄小贼,我不杀你,誓不为人!”一出手就是连环三刀的杀着。他是蟠龙刀的高手,这一招有个名堂,叫做“云麾三舞”,一招三式,每一式又有三个不同的变化,可在临敌之时,随机应变。等闲之辈,决计避不开他这暴风骤雨般的三刀斫。 美少年气定神闲,哈哈一笑,说道:“就只这点黔驴之技么?”说话之间,软鞭漫不经意的就扫出去。 周灿横刀斫去,从虚招化为实招,斩腰截肋,刀尖又指向对方胁下的“愈气穴”,这一招三式,虚虚实实,变化莫测,端的不易应付。哪知这少年的鞭法比他的刀法还更奇妙,刀光鞭影之中,只见他一个“怪蟒翻身”,软鞭唰的一个“盘打”,直似神龙天矫,旋风似的照周灿右肩扫来。只是一招,就把周灿这招变化繁复的“云麾三舞”破了。 周灿大吃一惊,这才知道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竟然是个十分厉害的劲敌。但他惯经大敌,亦非泛泛之辈,虽惊不乱,百忙中霍的身躯一矮,拿桩站稳,刀法立即从“云麾三舞”变为“举火撩天”,刀光匹练似的在头顶盘旋,叫美少年的软鞭打不下去。 美少年身法好快,鞭影翻飞,一个“倒踩七星步”,身似飘风,已是连人带鞭,倏的转到周灿的背后。马民连忙叫道:“周大哥,留神背后!” 周灿幸得马昆及时提醒,一觉背后微风飒然,急用“卧地龙”之势,往下一杀腰,贴地拧身,这才堪堪避开了背后打来的软鞭。但亦已是十分狼狈了。 说时迟,那时快,美少年已是转过身来。展开了“彩凤旋窝”、“云龙掉首”,“金鹏展翅”的连环盘打三招鞭法。他以迅捷无伦的身法和这连环盘打的鞭法配合,三旋身,三猛招,缠头、鞭腰、绕两足,一招紧跟一招,打得周灿手忙脚乱。 马昆见周灿不是这少年对手,叫道:“周大哥退下待我收拾这……”“小子”二字还未曾吐出口来,只听得“嗤”的一声,周灿背脊已是着了一鞭,鞭梢起处,被打碎的破布随风飞舞,化为片片蝴蝶,背上出现一道鞭痕。还幸周灿皮粗肉厚,这一鞭还挨得起。 美少年喝道:“给我倒下!”软鞭径扫周灿下盘,忽听得“锋”的一声,眼看即将得手,却给马昆一指解开他的鞭梢,马昆跃出的身法之快,竟是不在美少年之下。 马昆道:“周大哥,你歇歇,让我来对付他!”他见这少年的本领好得出奇,自忖也是没有必胜把握,口气不觉软了许多,不敢说是要“收拾这小子”了。 美少年笑道:“我早就叫你们并肩子上的,你怎么不听我的话,叫同伴吃了大亏,不过,现在也还迟。”马昆怒道:“你赢得我一双肉掌,再说大话不迟!”居然空手来斗美少年的软鞭。 马昆身为御林军的副统领,本领果然远非周灿所能相比。美少年身形游走,用一招“神龙入海”,鞭梢一挺一圈,向马昆上三路扫来,鞭梢可以点穴,又可随时变点为缠,套上马昆的脖子,缠紧他的喉咙,令他气绝而亡。 马昆哼了一声:“好狠辣的鞭法,但也还奈何不了马某!”口中说话,空手就来夺鞭。 美少年摔鞭疾扫,他快马岗也快,软鞭尚未沾着他的衣裳,他已是双肩一晃,脚尖向外一探,身子旋风也似的随着鞭梢直转出去。美少年这一招狠辣之极的鞭法,鞭梢竟是离他几寸,没有打着,可是他那一抓也是抓了个空,未能夺得美少年的软鞭。 美少年一鞭没有打着,立即移形换位,暴风骤雨般的使出“回风扫柳”的绝枝,唰唰唰鞭风呼响,顿时四面八方都是他的鞭影,笼罩着马昆的身形。 马昆见他来势甚劲,不敢硬夺软鞭,急急一提腰劲,燕子钻云”,凭空跳起一丈多高,向差少年身后一落,右掌霍的就劈下来! 美少年一鞭打空,早已留神背后,听风辨向,就像背后长着眼睛一样,刚好是朝着马昆立足之处扫去。 迅如骇电,间不容发。鞭长臂短,马昆若不变招,依然向前外击,只怕他的手掌未能打着对方,就要先给对方的软鞭缠上。但在这样的形势底下,也不容他退避,因为只要一退,就会给美少年乘势进击,鞭长臂短,马昆近不了他,先手一失。就只有给对方耗得他力竭精疲的份儿了。 马昆本领端的不凡,临敌的经验尤其丰富,在这电光石火之门,己是当机立断,陡的一塌身,用个“钻板桥”的身法,腰身弯得小腹几乎贴着地面。软鞭从他背上滴溜溜的卷过,依然还是未曾沾着他的衣裳! 说时迟,那时快,马昆趁着对方的软鞭未及收回之际,已是疾的俯身直进,掌背微托鞭身,掌锋斜斜的沿着鞭梢直劈进去,如狂风,如骇浪,展开了一派进手的招数。 是棋逢敌手,八两半斤。马昆展开了空手入白刃的抢攻招数,如狂风,如骇浪,掌风赡赡,猛袭对方。美少年亦非易与,软鞭使得如臂使指,虎虎生风,他一退即进,展开了奇诡莫测的鞭法,和马昆对抢攻势。盘、打,钩、转。推、压、圈、扫,一招一式,都是灵翔沉稳,兼而有之。鞭影翻飞,随着马昆的身形飞舞。 这场剧斗,打得沙飞石走,尘雾迷漫,树木摇动。两人对抢攻势,斗了一百多招,还是未分胜负,不禁都是暗惊。美少年心想:“我不该太过轻敌,想不到北宫望死了之后,豺子的御林军中,还有这样高手。早知如此,我应该多找一个帮手才对。” 马昆更是又急又惊,暗自思忖:“我是堂堂的御林军副统领,要是连一个小贼也斗不过,传出去岂非笑话?好在周灿先吃了这小贼的大亏,丢脸的事他是不会同人说的。但他纵然不说,只怕心里也要看轻我了。” 周灿养足气刀,拾起刀来,说道:“时候不早,咱们早打发这小子吧!”马昆淡淡说道:“也好。” 美少年哈哈一笑,说道:“我早就叫你们并肩子上了,你们又何必用什么藉口!”貌似毫不在乎,心中可是暗暗叫苦,要知周灿的本领虽不及他,也算得是个好手,他和马昆不过堪堪打成平手,对方添了一个好手,胜负之数已是不用预卜。 马昆面上一红,喝道:“小贼,死到临头,还敢逞强!”运劲发掌,越迫越紧。周灿侧翼助攻,一口刀盘旋飞舞,寻觅敌手的空门,美少年斗了一会果然渐渐就感气力不如,软鞭使得没有刚才那么灵活了。 正在吃紧,忽听得一个人冷笑道:“两个打一个,好不要脸,居然还是御林军的军官呢!” 马昆回头一看,只见正是镖局那个“小厮”,他背着一个皮袋,一个包袱,在崎岖的山路上,跑得还是飞快。 马昆吃了一惊,心里想道:“我早就怀疑这小子不是常人,却不知这小子还有这样高强的本领,这回可真是走眼了。” 周灿怒道:“臭小子,你不服气,你上来吧!” 杨华哈哈笑道:“我要不是想找你们打架,我来这里做什么,不过我可不想占你们的便宜;这位朋友,请你让开。我和这两个鹰爪孙有段粱子,要是他们给你打死,我就不能和他们算帐了。”口中说话,随手弹出两粒石子,马、周二人正在和那少年恶斗,腾不出手来应付,只好侧身闪避。美少年收了软鞭,立即跳出圈子。说时迟,那时快,杨华已是补上他的空档,团对着这两个御林军官了。 马昆喝道:“你要和我们两个人打?”以他的身份,不能不稍顾面子,心里可是巴不得杨华如此。 杨华笑道:“不错。你们已经打了一场,我要是和你们再打独斗,岂非占了你们的便宜。” 马昆恐怕那美少年在他们打斗的时候,突然上来偷袭,心想不如让周灿给自己掠阵,这“小厮”本领虽然似乎不弱,料想未必会比那少年更高,自己总可以对付得了。但却怕周灿不是美少年的对手,虽然美少年气力已衰,周灿仍然抵挡不住。诸多顾虑,不由得大感躇踌。 杨华好似知道他的心思,忽地把皮袋取下,抛给那美少年,说道:“这袋葡萄美酒,我特地带来给你喝的!” 那美少年接过皮袋,说道:“不忙,待你打发了这两个鹰爪孙,咱们一同喝庆功酒。”显是断定马、周二人必败无疑;但话中之意,也不啻是明白告诉他们,自己决不会插手。 杨华哈哈一笑,说道:“你们听见没有,我的朋友才不会像你们这样不要脸呢。说过不占你们的便宜,就是不占你们的便宜!两位‘大人’,昨天在山路上你们不是就要打我的吗?如今还假惺惺作甚?不用客气了,请上来吧!” 马昆喝道:“好,这可是你自己找死!”立即出招,右掌护身,左手骈指如朝,点向杨华穴道。 杨华一个搂拗步,避招进招。双掌相交,“蓬”的一声,杨华身形一晃,马昆退了两步。但马昆的指锋划过,虽没点着他的穴道,却割破了他的衣裳。原来他的功力和杨华本是不相上下,但在恶斗一场之后,不免稍逊一筹,不过他的临敌经验丰富,拳脚的功夫却是略胜杨华。 杨华不待他身形立稳,一俯身“十字摆篷”,人未上,腿先到,直踢马昆下盘。马昆心里暗喜:“这小子毕竟是缺乏经验,这一躁进,不败何待?”一个侧身,一掌就劈杨华膝盖。哪知杨华这一踢却是虚招,身形忽地一跃而起,双掌就朝马昆面门打来。马昆不敢和他硬碰,慌忙又是斜窜闪避,只听得“嗤”的一声响,这次却是杨华撕破了他的衣裳。 杨华喝道:“还有一个,怎么还不上来?怕我打死你么?不用害怕,我不伤你性命就是。” 原来周灿并不知道杨华如此厉害,只道马昆三招两式就可将他击倒,他防备的倒是那美少年。此时见马昆“收拾”不下这“小子”,这“小子”又指名骂战,他脾气本来暴躁,如何还能忍受,登时挥刀斩去,喝道:“好小子,你要赶着去见阎王,老子就成全你吧!” 杨华笑说有:“好,且看阎王爷的帖子派给何人。周灿挥刀扑上,一招“云麾三舞”,刀就闪闪,把杨华整个身形笼罩在刀光之下,同时攻击他的上中下三路要害。原来这一招“云麾三舞”乃是他本门刀法的精华所聚,攻守俱备,变化繁复,最适宜用来试探对手的虚实。故此他先后和美少年及杨华交手,照面的第一招都是用它。 杨华喝道:“好,你们要比拳脚也行,要比兵刃也行,我都一干奉陪!”原来他的剑法精绝,拳脚的功夫却还不是十分高明。刚才马昆空手斗他,他不好意思立即用剑,心里实是巴不得周灿拔刀与马昆联手攻他。 喝声未了,陡然间只见白刃耀眼,杨华己是从包袱中抽出剑来,刀光剑影中,只听得周灿大吼一声,倒跃三步,上衣血迹斑斑,左肩业已给剑尖划开一道三寸多长的伤口。 美少年旁观战,不由得暗暗佩服:“他以一招似是大漠弧烟的剑招,便即破解了周灿的云麾三舞,还能令他受伤,这可要比我的破解之法高明多了。想不到天下竟有这样神奇的剑法。”要知周灿的本领实是不弱,美少年刚才虽然打败了他,也是在二十招开外方才取胜的。 马昆大吃一惊,运掌如风,堵截杨华防他追击周灿,立下杀手。他的本领远非周灿可比,催动掌力,宛似长江大河滚滚而下,自身门户,亦是封闭得十分严密,急切之间,杨华当真还是不易胜他。 杨华略略一笑,说道:“你急什么,请客也得分个先后,待你的朋友上路,回头再来请你不迟。”唰唰唰,闪电般的疾攻三剑,每一招都是从马昆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马昆仅能自保,如何还能堵截他的去路?说时迟,那时快,杨华已是跃出圈子,匹练似的剑光,向周灿横卷过去。 周灿狂舞钢刀,一个圈圈接着一个圈圈,这是幡龙刀法的护身绝招,有个名堂,叫做“三转法轮”。周灿反复使用这招,把全身遮拦得拨水不入。只盼能够支持片刻,马昆来援,令这衣裳褴褛的少年背腹受敌。 汤华喝道:“给我滚下去吧!”唰的一剑!就在他的刀圈之中直插进去,剑势突兀之极,周灿防身绝招的“三转法轮”竟是防御不了杨华的一剑。只听得“铛”的一声,周灿的钢刀飞上半空。杨华腾地飞起一脚,正中他的膝盖,周灿像个肉球似的,骨碌碌的滚下山坡去了。这几下兔起鹘落,杨华踢翻周灿,马昆方始扑到他的背后。 杨华反手一剑,冷冷说道:“少安勿躁,现在轮到你啦!”他好像漫不经意的随手一挥,剑式平平无奇,其实却是在平凡的招式之中暗蓄锋芒,深得上乘武学“棉里藏针”的要诀。 什么叫做“棉里藏针”,简单来说,那就是以柔克刚的道理。比如一团棉絮,其中暗藏钢针,对方若以强力加之,用力越大,伤得越重。马昆是个武学的大行家,识得厉害,连忙缩掌变招,说时迟,那时快,杨华已是转过身来,唰唰唰,疾攻三招。这三招一气呵成,用的却是阳刚之力,剑势奔腾天飞,杀得马昆连连倒退,杨华笑道:“现在你该知道穷小子也不是容易欺负的吧了。到了这个田地,你还不肯认输?乖乖的磕三个响头,我放你过去!” 马昆大怒道:“小贼,我和你拼了!”蓦地掌法一变,右掌横削如刀,左掌骈指如敛,掌风剑影之中,乘暇抵隙,找寻杨华穴道。他空手应敌,却把一双肉掌当成了兵器使用。右掌劈按擒拿,竟如伸出的一柄月牙刀,左手则如同捏看一支点穴厥。双手使出两种不同的兵器招数,完全是拼命的打法,一时间和杨华打得难分难解。 美少年在旁观战,看得目眩神摇,暗自想道:“刚才倘若他这么和我拼法,只怕我早已败给他了。” 杨华笑道:“拼命也没有用!”剑锋倏转,从马昆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长剑本身便如一件活物一般,随意屈伸,赛过灵蛇。马昆只觉头皮一片沁凉,半边头发已是给他剑锋削掉。随着剑风飘落有如乱草。 美少年拍手笑道:“你也太恶作剧了,他是个官老爷,怎肯做和尚。你却给他剃度!” 杨华笑道:“说得有理。好,那么他有眼无珠,我就削掉他的眼眉毛给你瞧瞧,想你不会反对!”马昆双掌护着面门,却不知怎的,只觉寒光耀眼,眼睛都睁不开来。马昆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一个倒纵,跃出数丈开外,把手一摸,睁开眼睛来看,手上却没血迹。马昆才知道眼睛没有给他刺瞎,此时方始松了口气,但吃惊却是更甚了。杨华居然能够在他严密地防护之下一剑削掉他的眉毛,连他的眼皮都没划破,简直是匪夷所思! 马昆情知和对方差得太远,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说道:“你到底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如此欺人之甚?”杨毕冷笑道:“你欺侮的老百姓还算少吗?老百姓与你又有何冤何仇,你为什么帮鞑子欺侮他们?嘿嘿,你想查究我的来历,那也不难。” 杨华划了一个剑圈,把马昆迫出圈子之外,接下去说道:“你大可以回去小金川查问,问一问‘五官’之首的邓中艾,或者‘四僧’之首的混元子,或者‘四道’之首的天泰上人,说出我的形貌,他们就会告诉你我是谁了!” 马昆恍然大悟,失声叫道:“你,你,原来你是在小金川冒充我御林军军官的那个小子!” 杨华笑道:“不错,算你还有几分聪明,一猜就着。嘿嘿,我不但冒充你们的军官,我还冒充震远镖局的向导呢。你给我骗了,韩威武也给我骗了。哈哈!” 马昆是老奸巨滑之辈,登时一省,暗自想道:“他这么说,分明是要给韩威武开脱关系;可是他何须怕我去追究韩威武呢?啊,对了,他并不是真的想要杀我!”要知马、周二人,昨晚是和震远镖局的人在一起的,闵成龙也曾见过他们。闵成龙实际是在暗中替御林军效力的。倘若他们忽然失了踪,闵成龙岂有不告密之理?追究起来,韩威武反而更加脱不了关系了。想通了这一节,跟着自然想道:“这小子若要杀我,易如反掌。他故意削掉我的头发!削掉我的眉毛,乃是料到我要顾全面子,决不敢自扬其丑,跑去震远镖局追究此事。哼,他年纪轻轻,怎能想出这条阴毒的计策?恐怕多半还是韩威武教他的! 马昆心念电转,接了一招,连退三步。果然听得杨华跟着说道:“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也不妨跑回去向韩威武盘问:喂喂,削掉我的头发,削掉我的眉毛那穷小子是谁?韩威武当然说不出我的来历,不过他大概会帮你的忙,带你到我当日见他的那条山沟子查问,我却怕你逼那里的穷苦人家呢!所以,嘿嘿,我现在不但要削你的头发,削你眉毛还要刺掉你的眼珠,割掉你的舌头!”说罢,虚张声势,剑似灵蛇,不住的在马昆面门晃动。 杨华毕竟年纪轻轻,只顾恫吓对方,却不知最后说的这一段话,己是等于画蛇添足。 不过马昆虽然识破他的谎言,却也不敢以身试剑。纵然明知杨华不敢杀他,但可不敢断定杨华不敢在他的身上添上几道伤痕,甚或当真刺瞎他的一只眼睛。 他本以为杨华一定不肯放过他的,是以非和杨华拼命不可。如今知道杨华不会杀他,登时失了斗志,怯意大生,生怕杨华伤他。杨华一剑刺来,他就退后一步,终于踏了个空,跟在周灿后面,骨碌碌的也滚下山坡去了。 美少年喝彩道:“好剑法!”只听得健马长嘶,树叶籁籁落下。那美少年早已把马、周二人的坐骑驯服,系在树上。它们见主人滚下山坡,扬蹄猛踢,想要挣脱束缚,那棵大树,都给它们的冲力摇动。杨华说道:“你捉了他们的坐骑,我却让他们走了。真是惭愧,我、我本……” 正待解释他本来可以杀这两人,却何以手下留情之故。美少年不待他把话说完,已是笑道:“还是让他们走了的好。你放心,谷底的积雪甚厚,跌不死他们的。” 杨华一听,登时省起,自笑糊涂:“他是义军的人,韩威武的秘密,他只有比我更加清楚。这层道理,还用得着我向他解释吗?” 美少年笑靥如花,拿起杨华刚才抛给他的那个盛满葡萄美酒的皮袋,说道:“想不到咱们又在这里碰上,这次是你帮了我的大忙,我应该多谢你啦。请过来喝庆功酒吧。” 杨华说道:“不,是你帮了我的大忙。我正愁没办法引开这两个鹰爪,可巧你就来了。嗯,自从咱们在小金川分手之后,这些日子,我都在挂念着你。但盼能够和你重逢。想不到今天竟能如愿。”说到此处,停了一下,接着说道:“其实我是糊涂,我应该早就想到,你会跟着来的。” 美少年面上一红,似怒非怒的向杨华瞪了一眼,说道:“我才不是为着你而来的呢,你倒想得臭美!” 杨华不觉一怔,不懂美少年为何突然面红,又为何突然发怒。讪讪说道:“韩威武要把药材送给义军,我以为你是暗中保护他的。难道我说错了吗?咱们总算是朋友了,盼望和朋友相见,那、那……” 美少年这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他的意思,不禁又是“噗嗤”一笑,打断他的话道:“你没说错,是我,我猜错了。”蓦地心念一动,暗自想道:“我本来可以摆脱这两个鹰爪孙的,我为什么要放慢坐骑,让他们追上?呀,恐怕我不是在等他们,是在等这少年吧?其实我也是想见他的!”他忽地发觉自己心底的秘密,脸上更加红了。 杨华莫名其妙,只觉这美少年本领虽然很高,却好像没有须眉男子的气概,动不动就会面红,真是好生奇怪。他不擅言辞,一时之间找不出话来,便在美少年手中接过皮袋,打开袋口,喝了一大口葡萄美酒,递回去给那少年,笑道:“先喝为敬,这里没有杯盏,咱们只有轮流喝啦。”美少年接过那袋,甚是尴尬,脸红直透耳背。 杨华说道:“这酒好得很啊,你为什么不喝?” 美少年道:“我的酒量很浅,只怕一喝就会醉。” 杨华说道:“放心,葡萄酒不是烈酒,不会醉的。”接着笑道,“酒量是练出来的,就如武功一样。我的三师父丹丘生非常喜欢喝酒,他常说不会喝酒的不能是男子汉大丈夫。他嗜酒成瘾,这话当然不该作准,不过喝了酒或许更能表现男子双的豪气倒最真的。” 美少年听他左一句“男子汉”,右一句“男子汉”,不觉心里有点发慌:“难道我已经给他看出了破绽?” 杨华说者无心,美少年却是听者有意,只好从杨华手中接过皮袋,喝了一口葡萄美酒。酒一喝下,脸泛桃红,更增娇艳。杨华心里想道:“天下竟有这样的美少年,假如他扮作女子,恐怕也不会给人看破。”忽觉这样的想法未免有点不对,忙把目光移开,不敢正视这美少年,“为什么我会有这个想法?”杨华又再想道:“啊,对了。他长得俊俏,脾气也有点像个女孩儿家。我是不知不觉就这样联想起来了。” 美少年微嗔道:“你呆呆的看着我干嘛?” 杨华笑道:“你的酒量果然是得练练才好。刚才我还以为你说的是假话呢。” 美少年道:“我从来不说假话的。再喝只怕我当真就会醉了。你自己喝吧。”杨华信以为真,接过皮袋笑道:“在喇嘛庙里,的确还没喝够,那我就不客气了。” 殊不知美少年说的正是假话,他并非酒毫不行,而是因为他有生以来,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这样子喝过酒。 那美少年道:韩威武的秘密都告诉你了吗?” 杨华说道:“他是曾告诉过我,他要把一批药材送到柴达木去,那两个军官像冤魂不息的缠住他,非和他一起同往柴达木不可。是以他叫我设法对付这两个军官,我正自想不出办法,可巧你就来了。” 美少年笑道:“韩威武倒是很相信你啊。”杨华说道:“你呢?”美少年不禁又是脸上一红,说道:“你的行事很是古怪,你几次帮了义军的忙,却又要去杀义军的一个领袖,我也猜不透你是什么人。不过,这次你总算是帮了我的大忙,最少我相信你不会是我的敌人了。” 杨华说道:“多谢你把我当做朋友,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二回 解难分忧助镖客 同仇敌忾结良朋 牧野

关键词:

上一篇:世界智谋故事: 假钻石项链事件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