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我欠你的,不只是一声谢谢 檞寄生 蔡智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137 发布时间:2019-10-20
摘要:"就这么简单?" 我没想到必须在心里挣扎许久的问题,可以这么轻易地解决。"原本就不复杂呀。你约我看电影,我答应了,就这样。"明菁的口气好像在解决一道简单的数学题目一样。

"就这么简单?" 我没想到必须在心里挣扎许久的问题,可以这么轻易地解决。 "原本就不复杂呀。你约我看电影,我答应了,就这样。" 明菁的口气好像在解决一道简单的数学题目一样。 "喔。" 我还是有点不敢置信。 "过儿。你有时会胡思乱想,心里自然会承受许多不必要的负担。" 明菁笑了笑,"我们去看电影吧。" 我趁明菁去买两杯珍珠奶茶的空档,偷瞄了柏森给我的小抄。 估计一下时间,决定看两点四十分的那场电影。 柏森和孙樱说得没错,明菁的确喜欢"辛德勒的名单"。 因为当我提议去看"辛德勒的名单"时,她马上拍手叫好。 看完电影后,她还不断跟我讨论剧情和演员,很兴奋的样子。 我有点心不在焉,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已经完成约明菁看电影的任务,然后呢? "过儿,我们去文化中心逛逛好吗?" "啊?" "你有事吗?" "没有。" "那还啊什么,走吧。" 问题又轻易地解决。 文化中心有画展,水彩画和油画。 我陪明菁随性地看,偶尔她会跟我谈谈某幅画怎样怎样。 "过儿,你猜这幅画叫什么名字?" 明菁用手盖住了写上画名的卡片,转过头问我。 画中有一个年轻的裸女,身旁趴了只老虎,老虎双眼圆睁,神态凶猛。 女孩的及腰长发遮住右脸,神色自若,还用手抚摸着老虎的头。 "不知死活?"我猜了一下画名。 明菁笑着摇了摇头。 "与虎共枕?" "再猜。" "爱上老虎不是我的错?" "再猜。" "少女不知虎危险,犹摸虎头半遮面。" "过儿!你老喜欢胡思乱想。" 明菁将手移开,我看了看卡片,原来画名就只叫"美人与虎"。 "过儿,许多东西其实都很单纯,只是你总是将它想得很复杂。" "画名如果叫不知死活也很单纯啊。" "这表示你认为老虎很凶猛,女孩不该抚摸。可见思想还是转了个弯。" "那她为什么不穿衣服呢?" "人家身材好不行吗?一定需要复杂的理由吗?" 明菁双手轻抓着腰际,很顽皮地笑着,然后说: "就像我现在饿了,你大概也饿了,所以我们应该很单纯地去吃晚饭。" "单纯?" "当然是单纯。吃饭怎么会复杂呢?" 我们又到中午那家餐馆吃饭,因为明菁的提议。 "过儿。回去记得告诉李柏森,这样才真正叫一天之中连续来两次。" "你这样好酷喔。" "这叫单纯。单纯地想改写你们的纪录而已。" "为什么你还是想坐在同样的位置上呢?" "还是单纯呀。既然是单纯,就要单纯到底。" "那你要不要也点跟中午一样的菜?" "这就不叫单纯,而是固执了。"明菁笑得很开心。 也许是因为受到明菁的影响,所以后来我跟明菁在一起的任何场合,我就会联想到单纯。 单纯到不需要去想我是男生而她是女生的尴尬问题。 虽然我知道后来我们之间并不单纯,但我总是刻意地维持单纯的想法。 明菁,你对我的付出,一直是单纯的。 即使我觉得这种单纯,近乎固执。 很多东西我总是记不起,但也有很多东西却怎么也无法忘记。 就像那晚跟明菁一起吃饭,我记得明菁说了很多事,我也说了很多。 但内容是什么,我却记不清楚。 随着明菁发笑时的掩口动作,或是用于强调语气的手势, 她右手上的银色手链,不断在我眼前晃动。 我常在难以入眠的夜里,梦到这道银色闪电。 我和明菁似乎只想单纯地说很多事,也单纯地想听对方说很多事而已。 单纯到忘了胜九舍关门的时间。 "啊!"明菁看了一下手表,发出惊呼,"惨了!" "没错。快闪"我也看了表,离胜九关门,只剩下五分钟。 匆匆结了账,我跨上机车,明菁跳上后座,轻拍一下我右肩: "快!" "姑姑,你忘了说个请字喔。" "过儿!"明菁非常焦急,又拍了一下我右肩,"别闹了。" "不然说声谢谢也行。" "过儿!"明菁拍了第三下,力道很重。 我笑了笑,加足马力,三分钟内,飙到胜九门口。 "等一等!"在丧钟敲完时,明菁侧身闪进快关上的铁门。 "呼……"明菁一面喘气,双手抓住铁门栏杆,挤了个笑容,"好险。" "你现在可以说声谢谢了吧?" "你还说"明菁瞪了我一眼,"刚刚你一定是故意的。" "我只是好奇地想知道,如果你赶不上宿舍关门的时间会如何。" "会很惨呀!笨。" 等到明菁的呼吸调匀,我跟她挥挥手,"晚安了。" "过儿,你肩膀会痛吗?" "肩膀还好,不过你一直没对我说谢谢,我心很痛。" "过儿,谢谢你陪我一天。我今天很快乐。" "我是开玩笑的。你一定累坏了,今晚早点睡吧。" "嗯。" 我转身离去,走了两步。 "过儿。" 我停下脚步,回头。 "你回去时骑车慢一点,你刚刚骑好快,我很担心。" 我点点头。然后再度转身准备离去。 "过儿。" 我又把头转回来看着明菁。 "我说我今天很快乐,是说真的,不是客套话。" "我知道了。"我笑了笑,又点点头。第三度转身离去。 "过儿。" "姑姑。你把话一次说完吧。我转来转去,头会扭到。" "没什么事啦。"明菁似乎很不好意思,"只是要你也早点睡而已。" "嗯。"我索性走到铁门前,跟明菁隔着铁门互望。 只是单纯地互望,什么话也没说。 明菁的眼神很美,尤其在昏暗的灯光中,更添一些韵味。 突然想到以前总是跟柏森来这里看戏,没想到我现在却成了男主角。 我觉得浑身不自在,尴尬地笑了笑。 "过儿,你笑什么?" "没事。只是觉得这样罚站很好玩。你先上楼吧,我等你走后再走。" "好吧。"明菁松开握住栏杆的手,然后将手放入外套的口袋。 "别再把双手插在口袋里了,那是坏习惯。" "好。"明菁将手从口袋里抽出,"我走了哦。" 明菁走了几步,回过头: "过儿。我答应跟你看电影,你难道不该说声谢谢?。" "谢谢……谢谢……谢谢……我很慷慨,免费奉送两声谢谢。" "过儿,正经点。"明菁的表情有点认真。 "为什么?" "因为我是第一次跟男孩子看电影。" 明菁挥挥手,"晚安。" 我愣了一下,回过神时,明菁的背影已经消失在墙角。 明菁,有很多话我总是来不及说出口,也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所以你一直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约女孩子看电影。 我欠你的,不只是一声由衷的谢谢。 还有很多句对不起。

隔天是耶诞节,放假一天。 中午我和柏森各骑一辆机车,来到胜九门口。 孙樱穿了一件长裙,长度快要接近地面,我很纳闷裙子怎会那么长? 后来看到明菁也穿长裙出来时,我才顿悟。 原来一般女孩的过膝长裙,孙樱可以穿到接近地面。 我们到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吃饭,我和柏森经常去吃的一家。 "这家店真的不错喔,我和菜虫曾经在一天之中连续来两次。" 柏森坐定后,开了口。 "真的吗?"明菁问我。 "没错。不过这是因为那天第一次来时,我们两人都忘了带钱。" 我装作没看到柏森制止的眼神,"所以第二次光顾,是为了还钱。" "呵呵……这样哪能算。" 我们四人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只可惜今天是阴天,窗外灰蒙蒙的。 明菁坐在我对面,我左边是窗,右边是柏森。 明菁似乎很喜欢这家店,从墙上的画,赞美到播放的音乐。 甚至餐桌上纯白花瓶里所插上的红花,也让她的视线驻足良久。 "过儿,你说是吗?"她总是这样问我的意见。 "应该是吧。"我也一直这样回答。 孙樱和柏森偶尔交头窃窃私语,似乎在讨论事情。 明菁看看他们,朝我耸耸肩,笑一笑。 明菁起身上洗手间时,柏森和孙樱互相使了眼色。 "菜虫,我跟孙樱待会吃完饭后,会找借口离开。" 柏森慎重地交待,"然后你要约她看电影喔。" "孙樱说林明菁不喜欢看恐怖片和动作片,我们都觉得她应该会喜欢《辛德勒的名单》。这里有几家戏院播放的时间,你拿去参考。" 柏森拿出一张纸条,递到我面前。我迟疑着。 "还不快领旨谢恩!" "谢万岁。"我接下了纸条。 "可是《辛德勒的名单》不是动作片加恐怖片吗?" "怎么会呢?" "纳粹屠杀犹太人时会有杀人的动作,而杀人时的画面也会很恐怖啊" "你别跟我耍白烂,去看就是了。"柏森很认真。 我还想再做最后的挣扎时,明菁回来了。 "母狗,小狗,三只。好玩,去看。" 我们离开餐馆时,孙樱突然冒出了这段话。 "啊?"我和明菁几乎同时发出疑问。 "孙樱是说她朋友家的母狗生了三只小狗,她觉得很好玩,想去看。" 柏森马上回答。 "你怎么会听得懂?"明菁问柏森。 "我跟孙樱心有灵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柏森开始干笑。孙樱可能不擅于说谎或演戏,神态颇为局促。 结果柏森就这样载走孙樱,留下紧张而忐忑的我,与充满疑惑的明菁。 其实经过几次的相处,我和明菁虽然还不能算太熟,但绝不至于陌生。 与明菁独处时,我是非常轻松而愉快的。 我说过了,对我而言,明菁像是温暖的太阳,一直都是。 可是以前跟她在一起时,只是单纯地在一起而已,无欲则刚。 但现在我却必须开口约她看电影,这不禁让我心虚。 毕竟从一般人的角度来看,这种邀约已经包含了追求的意思。 对很多男孩子而言,开口约女孩子要鼓起很大的勇气。 而且心理上会有某种程度的害怕。 不是怕"开口约",而是怕"被拒绝"。 台语有句话叫:铁打的身体也禁不住三天拉肚子。 如果改成:再坚强的男人也禁不住被三个女人拒绝,也是差不多通的。 悲哀的是,对我来说,"开口"这件事已经够难的了。 要我开口可能跟要我从五楼跳下是同样的艰难。 至于被不被拒绝,只是跳楼的结果是死亡或重伤的差异而已。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我真的想追求明菁吗? 当时的我,对"追求明菁"这件事是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 如果不是孙樱和柏森的怂恿与陷害,我压根没想到要约明菁看电影。 请注意,我否认的是"追求明菁"这件事,而不是"明菁"这个女孩。 举例来说,明菁是一颗非常美丽且灿烂夺目的钻石,我毫无异议。 但无论这颗钻石是多么闪亮,无论我多么喜欢,并不代表我一定得买啊。 至于到底是买不起或是不想买,那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过儿,你在想什么?"冷不防明菁问了一句。 "没……没事。"钻石突然开口说话,害我吓了一跳。 "真的吗?不可以骗我哦。" "喔。你……你下午有事吗?" "没呀。你怎么讲话开始结巴了呢?" "天气冷嘛。" "那我们不要站着不动,随便走走吧。" 我们在餐馆附近晃了一下,大概经过了三十几家店,两条小巷子。 明菁走路时,会将双手插入外套的口袋,很轻松的样子。 但是我心跳的速度,却几乎可以比美摇滚乐的鼓手。 明菁偶尔会停下来,看看店家贩卖的小饰品,把玩一阵后再放下。 "过儿,可爱吗?"她常会把手上的东西递到我眼前。 "嗯。"我接过来,看一看,点点头。 点了几次头后,我发觉我冷掉的胆子慢慢热了起来。 "姑姑,过儿,两个。电影,去看。"我终于鼓起勇气从五楼跳下。 明菁似乎吓了一跳,接着笑了出来。 "过儿,不可以这么坏的。你干吗学孙樱说话呢" "这……"我好不容易说出口,没想到她却没听懂。 正犹豫该不该再提一次时,走在前面的明菁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 "过儿。你是在约我看电影吗?"她还没停住笑声。 "啊……算是吧。" 明菁的笑声暂歇,理了理头发,顺了顺裙摆,嘴角微微上扬。 "过儿,请你完整而明确地说出,你想约我看电影这句话。好不好?" "什么是完整而明确呢?" "过儿。"明菁直视着我,"请你说,好吗?" 明菁的语气虽然坚定,但眼神非常诚恳。 我到现在还记得那种眼神的温度。 "我想请你看电影,可以吗?quot;仿佛被她的眼神打动,我不禁脱口而出。 "好呀。" 画面定格。 灯光直接打在明菁的身上。 明菁的眼神散射出光亮,将我全身笼罩。 行人以原来的速度继续走着,马路上的车子也是,但不能按喇叭。 而路边泡沫红茶摊位上挂着的那块"珍珠奶茶15元"的牌子,依旧在风中随意飘荡。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四章-我欠你的,不只是一声谢谢 檞寄生 蔡智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