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桃夹子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182 发布时间:2019-05-10
摘要:最先是煮滚了的开水一般的、乱七八糟的声音,一下子来得非常沉重,一下子又来得非常尖锐,中间又夹杂着喇叭的声音和大炮的声音,一下子疏,一下子密。不管这些声音怎样象天崩

  最先是煮滚了的开水一般的、乱七八糟的声音,一下子来得非常沉重,一下子又来得非常尖锐,中间又夹杂着喇叭的声音和大炮的声音,一下子疏,一下子密。不管这些声音怎样象天崩地裂一般地响,总盖不了那一群老鼠和它们的鼠王叫起来的声音,也盖不住咬核桃的统帅有时叫起来的发命令的声音。这个咬核桃的统帅对火线上的好几营人指示一番之后,又到前头督战去了。  

该死的耗子, 无法无天地闹; 我要起来把你们围剿, 要你们这一批强盗, 一个也逃不了。

  克拉莱姑娘所有盒子里面的人马,好容易才沿着柜子旁边那块板转角的地方滑下来。他们在两个中国皇帝的统帅之下,在地上摆成了一个四方阵。这一个军的成员是非常复杂的,除了园丁、理发匠、滑稽人之外,还有很多从西伯利亚和阿尔卑斯山东部到这边来的农民;除了人之外,还有狮子、老鼠、猴子和长尾猴这一类的畜生;还有好些罗马的爱神也参加在里面。他们的胆量很够,一点都不慌张。只可惜作战没多久,从那一大群老鼠那边跑过来一个骑兵连长,把一个中国皇帝的头咬断了。这个中国皇帝倒下去,压死了两个西伯利亚农民和一个长尾猴子。这样便出现了一个缺口,那边的老鼠立刻排山倒海一般地从这缺口冲出来,一营的士兵都被这些冲进来的老鼠咬死了。但是这些冲进来的老鼠也不得好死。玛丽亲眼看见一个骑马的老鼠,刚把这边的一个战斗员拦腰咬断,立刻便有一张印着一些字的纸条贴在那老鼠的脖子上,这字条一贴上去,老鼠立刻死了。  

《第七章 硬核桃的故事》

  咬核桃的统帅由这里走到那里,对他的战斗员训话。偏偏那些号兵吹起喇叭来,把他说话的声音都遮盖了。他很动气,大声说:“所有的喇叭手不许动!”他现在对那个长腿的滑稽人说:“将军,我知道你胆量很够,并且积有很多的战斗经验。现在我把所有骑兵和炮兵都交给你指挥,你要把握时机,争取全面胜利。你的腿很长,跑来和马一样快,所以你用不着骑马。你现在就叫下令进攻吧!”  

作者简介:霍夫曼(1776~1822)是德国的重要作家,他当过法官,却因为主持正义受到打击。他还能绘画,也当过乐队指挥和音乐教师。他写了多部小说,他的作品把悲剧因素和喜剧因素、崇高的东西和卑贱的东西、幻想成分和现实成分糅合在一起,用离奇荒诞的情节反映现实,别具一格。他的代表作《公猫摩尔的人生观》就程序了一只会写作的公猫,作为德国市侩的典型,这个作品虽然不是童话,但使用的已经是童话手法了。而《咬核桃小人和老鼠国王》这部童话则是专为其朋友之子写的。它曾被改编成芭蕾舞剧,由俄国大作曲家柴科夫斯基谱曲,后来又写成《核桃夹子组曲》,脍炙人口,这个童话就更广为人知了。

  杜鲁姑娘也大声叫起来:“过去我非常安分守己地做人,难道要我什么快乐都没享受过,便死在这柜子里面吗?”她们两个互相抱着放声大哭,尽管两方的大炮放得惊天动地地响,人们还是听见她们两个痛苦的声音。读这篇故事的小朋友们,故事发展到了现在的情形,它的激烈程度,你们是梦想不到的啊。  

《第四章 夜里的怪现象》

  在咬核桃的统帅的大声疾呼之下,果然有一些用蜂蜜和面粉做成的男男女女,出来参加战斗。他们当中有些人还戴着黄色的钢盔,但是你看他们那些金黄色的脸,便知道他们不怎样健全。他们简直是乱打一通,什么战斗的技术都没有。他们没有碰到敌人,反而把他们的统帅头上那顶帽子打下来了。鼠王派出了一队轻装步兵来冲锋,咬到他们的腿,他们一个个倒下去。倒下去的时候,还压死了咬核桃统帅手下好几个正规战斗员。  

在舒太包的客厅里,进门左手边那一堵墙前面,放着一个大玻璃柜子。孩子们每一年的圣诞节所得到的全部东西,都放在这个柜子里。当洛伊哲的年纪和玛丽现在差不多的时候,舒太包便叫一个非常能干的木匠做了这个柜子。这柜子做得非常精巧,三面都是玻璃。摆在里面的东西,从外面隔着一层玻璃看起来,比拿在手里看起来,实在是好看得多,好像里面每一样东西都闪着一些亮光。 这柜子共有四层。最高一层放着教父朵谢梅做的那些精巧的东西。这是不许弗里兹和玛丽拿来玩的。最下面一层专用来放那些连环画册。中间那两层,任弗里兹和玛丽自由支配。玛丽和弗里兹说好,把底下那一层布置成她的那些娃娃们的卧房。弗里兹把上面那一层布置成他那些士兵们的兵营。 弗里兹现在已经把他那些骑兵在第三层的兵营里面安置好了。玛丽也开始把底下那一层她那些娃娃们的卧房重新布置。她的第一步是把大娃娃杜鲁从卧房里面请出来,把她今天晚上新得到的三个娃娃请进去,还在卧房里面摆设了许多糖果。她把最小的娃娃作为这卧房的新主人,她自己还给请进去做客人。读者们,我要告诉你们,这卧房真是陈设的太漂亮了。里面有一张非常美丽的沙发,沙发面前是一张十分可爱的茶台,另外还有好几把非常精巧的椅子,半圆形地围着那张茶台。最令人心爱的,就是那张放在角落里的卧床。全张卧床连同那些被褥,洁净地闪着亮光。玛丽那些小娃娃们平时都在这床上睡觉。在这角落的玻璃上,还粘着许多漂亮的图画。这卧房的主人当天还告诉玛丽,她叫克拉莱。读者们,你们想吧,克拉莱在这间漂亮的卧房里面,不是应该很舒适吗? 时间过得真快,已经是十一点半钟了。教父朵谢梅早已经离开了他们。他们的母亲说,现在应该是睡觉的时候了,但是他们哪里肯去睡觉,他们在那个玻璃柜前面玩得正得意。 后来还是弗里兹晓得体谅他那一队兵。他说:他们闹了一夜,现在应该让他们休息了。我知道,我在这里看着他们,他们是不敢休息的,所以,我只好睡觉去了。他说完了这一番话,便拔腿走了。玛丽此刻提出了她的要求:妈,你让我在这里再呆一会儿吧,我还要料理我那些娃娃们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一做好,我立刻去睡觉。 玛丽的妈妈认定她是一个有脑子的乖孩子,所以放心任她再和她那些娃娃们玩一会。为了免得她觉得玻璃柜子里面的玩具散出五光十色的光芒,很迟都不想去睡觉,同时又省得她临走去睡觉的时候,要关这许多盏灯,所以他的妈妈把所有的灯火都熄灭了,只留下那盏挂在房间中间的、光线非常昏暗的长明灯。 玛丽,你不要一个人在这里呆得太久,否则你明早就不能够同我们一块起来。她的妈妈说完这一番话,便回房睡觉去了。 她的妈妈一走开,她立刻做了她急于要做的事情。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愿意把这一桩她急于要做的事情,对她的妈妈明白说出来。她这许久总是把那个受伤的咬核桃小人,用她的一块手帕裹好,抱在自己的膀子上。现在她把这个她心爱的小人放在一张桌子上面,很小心地把那块手帕打开来,看那小人的伤势有没有加重。这个受了伤的小人连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但是他还是笑嘻嘻地看着玛丽。玛丽看见这情形,心里真是难过。 啊,我心爱的小人,她低声说,弗里兹哥哥害你受了这许多痛苦,请你不要生气。他并不是有意要害你。他整天和那些兵在一起闹,所以他传染了一些不柔和的性情,其实他的心并不怎样坏,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现在我要非常细心地服侍你,直到你完全恢复健康,并且重新恢复你那欢天喜地的样子,我才罢手。你掉下来的牙齿和你受了伤的下巴,还有你那两个一定是扭伤了筋的肩膀,我会叫教父朵谢梅替你一样一样地弄好,他做这些事情,比任何人都好。 玛丽本来还要说下去,但是她说到这里,忽然看见她那心爱的小人把嘴歪起来,好像要哭的样子,同时也看见他那两个小眼睛闪出碧绿的光芒,玛丽吓得把话停了下来。现在她知道,这都是因为外面吹进一阵风来,忽然亮起来的灯光照在那小人脸上,所以会显出这样古怪的样子。 我想不到我自己是这样蠢,相信一个木头小人会对我做鬼脸。这样受了一场虚惊,真的是笑话。但是不管怎样,这木头小人实在是太可爱了,他是这样滑稽,同时他又这样和善,所以我非好好地服侍他不可。现在玛丽又把他抱在自己的膀子上,走到那个玻璃柜子面前,便蹲下来对她的娃娃说:克拉莱,我要请你把你的床让出来,让这个受了伤的咬核桃小人躺在上面。今天夜里只好请你在那张沙发上面将就睡一夜,这对于你的健康是不会怎样不好的。你要知道,许多最漂亮的娃娃想睡这样柔软的沙发,还睡不到呢。 克拉莱穿着圣诞节的衣裳,看样子是很懂规矩的。她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她嘴里并不说出来。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玛丽一边说,一边把床移到自己面前,轻轻地把那个受了伤的小人摆上去。她还从自己身上解下了一条非常漂亮的带子,把那个小人的肩膀包扎好,然后轻轻地把被窝盖到他的鼻子下面。我不放心让你和那个喜欢淘气的克拉莱同睡一个房间里面。她说完了这句话,便把他连人带床从最底下那一层拿出来,放进上面那一层的一个村子旁边。弗里兹那一队骑兵的兵营就建筑在这个村子里。 玛丽把她心爱的小人安置妥当之后,便把那个玻璃柜子锁起来,准备回去睡觉。忽然间你听,这是什么声音?四周围都悉悉嗦嗦地响起来,从火炉后面,椅子和柜子后面,到处都响起一片阴沉沉的、不安静的声音。 墙前面那架自鸣钟好像散了发条一般响着,又好像要敲钟,但是总是敲不起来。 玛丽对着那架自鸣钟望过去,望见自鸣钟上面那个猫头鹰的黑影,以为是它的两个翅膀垂下来,把整个自鸣钟都遮掩了。她望见猫头鹰的那个丑恶的头连同它那个向前伸得长长的、弯弯的嘴,恍惚听见它是唱着这样一首歌:

  忽然间那一大群老鼠象灰尘一样,不晓得飞散到哪里去了。玛丽觉得她左边那条膀子痛得比刚才还要厉害,她昏迷得倒在地上。

《第二章 给孩子们的礼物》

  咬核桃的统帅对那个敲铜鼓的乐手说:“忠心耿耿的乐手,你把总攻击的鼓号给擂起来!”乐手当下便把那个最紧急的鼓号擂得特别起劲。玻璃柜子的玻璃都被这鼓声振动得响起来了。玛丽对着柜子望过去,望见弗里兹那些用来做兵营的盒子,都打开了盖,走出来不计其数的兵。所有的兵都是全副武装,神气十足地在柜子的最底下那一层集合起来。  

《第五章 大会战》

  真的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的老鼠。前头的老鼠刚倒下去,后面的老鼠又补充上来。它们现在向好几个炮兵阵地冲锋,真是满房间都是烟和灰尘。玛丽的耳朵也几乎聋了。她虽然看不清楚,听不清楚,但是她知道,每一个军团的战斗员都发挥他的最大的力量,一下子你冲过来,一下子我冲过去,冲了很久,还是不分胜败。  

玛丽睁大了眼睛望着教父朵谢梅,因为他好像变了另外一个人,比平时更加难看。他不停挥着他的右膀子,象用线抽动起来的,跟木偶戏里木头小人的膀子一样。如果不是玛丽的妈妈也坐在房间里,玛丽会吓得看都不敢看他一眼。这时候弗里兹也走进房间里来了,他笑着对他说: 哎,教父朵谢梅,你和我那个活动滑稽人完全一样,人们把他背后那根线一抽,他便做出各式各样的滑稽样子。这个活动滑稽人,我早已把他摔到火炉后面,今天我看见你这个滑稽样子,我又想起他。 玛丽的妈妈也向教父朵谢梅提出疑问:敬爱的参议先生,你挥着手唱的那首歌,究竟是什么意思? 教父朵谢梅笑着回答:你没有听见过我这首修理自鸣钟的小歌么?每次遇着小孩子生病,我总把这首小歌唱给他听。教父朵谢梅现在坐在玛丽床前,对玛丽说:我知道你是怪了我,因为我没有把老鼠国王的眼睛挖出来,你要知道,这是不可以的,但是我替你另外做了一桩事情,你看见就应该欢喜。 教父朵谢梅说时,从衣服里把一样东西慢慢地拿了出来就是那个那个咬核桃的小人,他的牙齿和下巴,都已经修理好了。 玛丽一看见这个修理好的她心爱的木头小人,真是说不出的欢喜。她的妈妈对她说:你看,教父朵谢梅对你那个咬核桃小人多好。 教父朵谢梅接下去说:玛丽,你的木头小人生得并不怎样好看,这个你也要承认的。为什么他的祖先会生下这样的丑鬼?为什么这种丑怪的样子会一代一代传下来?玛丽,如果你要知道这里面的秘密,我可以说给你听。我要问你,你已经听人说起过那个关于碧丽波公主、老鼠王后和自鸣钟技师的故事吗? 弗里兹不等玛丽回答,便抢着问:教父朵谢梅,你替我这个咬核桃小人安装牙齿和下巴的时候,为什么不替他安装一把宝剑呢? 教父朵谢梅很不高兴地回答:这样样事情都要找茬,这是你的怪脾气。我只愿修理那个木头小人的牙齿和下巴,他没有宝剑,这不关我的事。让他自己找一把宝剑好了。 教父朵谢梅现在对玛丽说:你说吧玛丽,你听过那个碧丽波公主的故事没有?没有。玛丽回答,啊,亲爱的教父朵谢梅,你说给我听吧。 玛丽的妈妈说:希望这是一个斯斯文文的故事。你平时说的那些故事都是很怕人的。 这次我要说的那个故事,一点都不会令人听着害怕。不,那是一个很好听的故事。 你现在就说吧,可爱的教父。孩子们这样哀求他。 下面是教父朵谢梅说给他们的那个故事。

  这时候,那一门放在踏脚凳上面的重炮,也遭到一大群丑得可怕的老鼠的突袭。他们前仆后继的冲过来,发挥着意想不到的力量。最后那张踏脚凳,连同上面的重炮和步兵,都被它们冲翻了。  

那是12月24号那一天的事情。在市参议会里面做卫生参议的舒太包先生和他的太太一早便对他们的两个孩子说:今天一天,不准你们走进中间那个房间,更不许你们走进由中间那个房间通过去的放圣诞树的那个房间。要我们叫你们进去,你们才可以进去。 弗里兹和他的妹妹玛丽在后房的一个角落里等了一天。天已经黑起来了。如同往年一样,到了这一天,照例是不把灯火拿进去的。那两个孩子真的有些害怕。 玛丽今年才七岁,弗里兹哥哥对她说,他听见人们在关起来的那两个房间里走动,把一包包的东西解开来,以及轻轻敲门的声音。他还活龙活现地说:一个个子不怎么大、脸色不怎么白的男子,膀子里夹着一个大木箱,刚才偷偷地在过道上走过。他知道这并不是别人,就是他们的教父朵谢梅。玛丽一听见她教父的名字,欢喜得连忙合起掌来说:教父朵谢梅会做好了怎样一些好玩的东西送给我们呢? 在高等法院里面做参议的朵谢梅先生,并不是一个漂亮的男子,身材又小又瘦,脸上皱纹很多,右眼遮着一块黑纱,头上是个光顶,平时他戴着满头雪白的水波纹假发。这些假发很精巧地安装在用白云母做成的罩子上面,戴在头上完全看不出是假发。 说起朵谢梅那一双手,可以说是同他的假发一样精巧。他不但懂得修理钟表,而且还做得出很好的钟表。 每当舒太包家里的自鸣钟发生毛病,不会当、当、当响起来的时候,朵谢梅便到来了。他把那个假发罩子从头上拿下来,脱下那件黄色上装,扎着一条蓝布围裙,拿着一根根尖的工具,对着钟的肚子里刺进去,玛丽看见,好像刺着自己的肚子一样,痛得要命。但是那个钟并不因此收到损害,相反地,它会因此清醒过来,摇摆得更加庄重,走动得更加准确,就是敲起来的时候,也好像比平时敲得更加起劲;一句话,比平时更加讨人欢喜。朵谢梅每次到他们家里来,都会戴着一些好玩的东西给孩子们,有时候是一个小人,眼睛会骨碌碌地转,并且会对着人鞠躬,引人发笑;有时候是一个小盒子,一揭开盒盖,便跳出一个小鸟来。每次他带来的东西,都是很好玩的。 但是一到了圣诞节,他送给孩子们的东西,就比平时更加精巧。因为太精巧的缘故,所以一送到他们手里,他们的父母便把那些东西好好地收藏起来,不许他们玩。 这一次的圣诞节,玛丽急于知道:教父朵谢梅会做好了怎样一些好玩的东西送给我们呢? 弗里兹猜想教父朵谢梅这次送给他们的东西,可能是一个炮台。在炮台里走出走进的各种各样的兵,在那里联系放炮。后来来了另外一些兵,要冲进炮台里面去。现在炮台里面的兵对着他们开炮,炮声想得象打雷一样。 不是的,不会是一座炮台,玛丽抢着说,教父朵谢梅曾经对我说起一个漂亮的花园,里面有一个大湖,一群绑着金颈带的天鹅,在湖上游来游去,唱着非常好听的歌。一个小姑娘走到湖边,引那些天鹅到湖边来,把杏仁糖喂它们吃。 天鹅哪里会吃杏仁糖?弗里兹这样反驳他的妹妹,而且教父朵谢梅也不见得能做出这样大一个花园。要是能做出的话,我们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因为爸爸和妈妈立刻就会把它收藏起来。我认为还是爸爸妈妈送给我们的东西要实惠的多,我们要拿来怎样玩,便怎样玩,玩完以后,还是由我们自己保存。 是的,教父朵谢梅这次会送他们什么东西呢?他们两个猜了许久。玛丽对于她玩的那个叫杜鲁的大娃娃,已经很不满意。她说,杜鲁的性情完全变了,一天到晚总是翻筋斗,翻得满脸都是伤痕,尤其她的衣裳更是脏得要命,不管你怎么唠叨她,她都不晓得保持清洁。玛丽另外还有一个小娃娃,叫格莱。有一次人们送了格莱一个小娃娃一把很好看的小伞,玛丽真是欢喜得不得了。那时候妈妈站在旁边笑了笑。由这一次事实看来,妈妈是懂得玛丽的心事的,所以玛丽希望妈妈这次会送她一个大娃娃。弗里兹说,他的动物园里面还差一个狐狸。他的兵营里面,还差一些轻骑兵,爸爸知道得很清楚。 爸爸和妈妈买了许多东西给他们,他们是知道的。他们也知道,爸爸和妈妈现在便要把这些东西在圣诞树下面摆设起来。他们的姐姐洛伊哲对他们说,圣诞节晚上每一样送给他们的东西,都闪耀着神圣的光辉,所以比起人们平时送给他们的东西,更能令他们高兴。 玛丽现在心事重重地一句话都不说。弗里兹自言自语地说了又说:我希望得到一个狐狸和一对骑兵。这时候天已经全黑了。弗里兹和玛丽互相紧紧地靠着,各自想着心事,不敢说话。他们好像听见飞翔着的翅膀声音在他们耳朵边响着,又好像听见从远处传来的非常好听的仙歌和仙乐。 就在这个时候,在他们面前忽然响着一片清脆的银铃的声音,关了这许久的那些房门也忽然打开来了。灿烂的光芒由那个圣诞树房间散射出来。他们两个孩子对着这灿烂的光芒走去,嘴里不停地惊叹。他们刚来到门口,脚步就停下来了。 爸爸和妈妈走到他们面前,拉着他们的小手说:你们进来吧,孩子们,你们看,等着你们的是怎样一些漂亮的东西!

  咬核桃小人现在被那一大群老鼠围困起来了。他很想逃到柜子里面来,但是他那两条腿太短了,哪里跳得这样高?克拉莱姑娘和杜鲁姑娘已经病倒在柜子里面,没有方法可以帮助他。弗里兹那些轻骑兵和长矛兵走过他面前,只顾他们自己逃到柜子里面来,并没有一个人理他。他真的绝望了,大声叫起来:“一匹马──一匹马──一个王国换一匹马!”  

《第三章 咬核桃的小人》

  这些印着一些字的纸条,虽然要了不少老鼠的性命,但是到底挽救不了咬核桃的统帅那个危急的战局。他剩下来的战斗员,已经没有多少了。他率领着他们退到玻璃柜子前面,对着玻璃柜子大声说:“后备兵出来!长腿的滑稽人啊,穿黑礼服的滑稽人啊,敲铜鼓的乐手啊,你们都躲到哪里去了?“他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后备兵,用来扭转这个危急的战局。  

自鸣钟呀, 不管你响得怎么低沉, 鼠王总会听见你的声音 当、当、当,你敲吧! 把你的钟声敲给鼠王听吧! 当、当、当,你敲吧! 当你敲起来的时候, 鼠王的命运就到了尽头

  长腿滑稽人当下便把他那些又瘦又长的手指靠近他的嘴,用力一吹,听起来好像一百个号兵同时把喇叭吹起来的声音一样。  

《第一章 圣诞节晚上》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胡桃夹子

关键词:

上一篇:世界动物故事100篇: 月夜鸳鸯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