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牌天下投注网:【雀巢】天崮山传奇(小说)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172 发布时间:2020-01-18
摘要:天崮山树旗 公元618年,李渊称帝,改国号为唐,时年20岁的李渊次子李世民被封为秦王。李世民率大军东征西讨,先后荡平薛举、宋金刚、刘武周、窦建德等割据势力,最后于620年,向

天崮山树旗
  
  公元618年,李渊称帝,改国号为唐,时年20岁的李渊次子李世民被封为秦王。李世民率大军东征西讨,先后荡平薛举、宋金刚、刘武周、窦建德等割据势力,最后于620年,向盘踞在河南洛阳的王世充发起攻击,是为传说中的唐二主东征,也叫唐王东征。其实准确的说,应该叫着秦王东征。
  王世充部被击溃后,一路东逃进入山东,最后被逼入三面环水的胶东半岛,眼看已无路可逃,只好拼死抵抗。秦王李世民率军追击,势如破竹,却在追到胶东腹地栖霞一带受阻,久攻不下。李世民本意要在冬季到来之前功成回师,现已时至中秋,大军却迟滞不前,李世民心中郁闷,苦思良策。
  这一日,秦王正和军师徐茂公在中军大帐中查看地形图,商量对策,忽听一粗大嗓门哈哈大笑着直冲大帐而来:“秦王大喜、秦王大喜,俺老程遇到神仙了!”
  秦王抬头,见大将程咬金一边嚷嚷一边地动山摇般地闯了进来,便笑问:“程将军,本王派你去勘验地形,怎这么快就回来了?喜从何来?”程咬金并不回答,直奔唐王近前,拿起唐王的茶杯来,一仰脖将整杯茶水直灌了下去,用蒲扇般的大手抹了把嘴才道:“今番俺老程奉王爷将令,带兵出去找攻击的口子,走到一个山崖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即现在栖霞市西城镇回兵崖村),碰到一个白头发老头,背对着俺站在道中间,挡住俺的马,俺叫他让道他却不肯,只是念叨:“回去吧,回去吧。”俺老程脾气急,举起鞭子就想一下子抽过去……”秦王急道:“不可……”老程哈哈一笑又道:“王爷莫急王爷莫急,俺又把鞭子半空里撤回来了。俺看他头发雪白,肯定比俺老娘大老多,俺哪下得去手呢?俺老程虽是粗人,倒也知道尊老一说,嘿嘿。”军师徐茂公问:“然后呢?”老程道:“俺老程寻思,山野匹夫不懂道理,要不就是个聋子、疯子。俺不和他计较,帶马从他边上绕过去不就球事没有了嘛……”秦王道:“程将军倒有些长进,可嘉可嘉。”老程接着说:“也真怪了事了,那马怎么催也不走了,末了催急了,那畜生一尥蹶子把俺老程掀将下来,屁股被跌成了两半!”说得秦王和军师相顾大笑。程咬金接着说:“俺老程还没爬起来呢,那老头说话了。”军师问:“何话?”“老头说:‘你今日出兵,有去无回,山人好心救你,你却撒野,敢对山人动粗,还不叩头谢罪?’俺老程虽粗,脑袋倒还好使,寻思,这老头背对着俺,他怎么知道俺要抽他?还有,那马也不听俺使唤了;再一打量,老头身板溜直,浑身上下干干净净,哪像个山野匹夫?倒像画上的神仙!莫不是遇到个神仙?那当然要叩头啦!再说啦,就不是神仙,那么大的年纪,俺老程给他叩几个头也不算吃亏。俺就趴地上狠劲叩了几个响头,诺,这儿还有个大包呢。”老程的话又惹得秦王和军师一阵大笑。
  徐茂公边笑边点着程咬金说:“孺子可教也。”程咬金瞪大了大眼珠子连声嚷道:“稀奇稀奇,军师怎么知道那老头这么说来的?”秦王忍住笑问:“那老者还如何说的?”“那老头没再说什么,唱着曲子转眼就不见了。可不就是神仙嘛!”秦王正自纳罕,军师紧问道:“唱的什么?”程咬金挠着头说:“挺好听的,是:‘八月十五月儿圆,月主祠里访神仙。’哎,三哥,月主祠是哪儿啊?”
  徐茂公低头沉思一会,起身向秦王躬身道:“请秦王治罪,军师失职了。”秦王纳闷,问道:“军师何出此言?何罪之有?军师且请坐,慢慢道来。”徐茂公说:“据《史记.封禅书》载,齐有八神:天主,地主,兵主,阴主,阳主,月主,日主,四时主。六曰月主,祠之莱山。据传:惜秦之始皇帝,汉之武帝、宣帝,东巡至东莱之地,皆亲往祭祀。今我等随秦王至于此地,竟未曾拜祭。大军至此再不能动,久未建功,想是天神怪罪也未可知。微臣料事不周,乃微臣失职之过也。”秦王摇头道:“军师不必自责,乃孤王虑事不周之过也。恰明日即八月十五,既然仙人指点,我等当即往补过。”
  次日秦王率众前往月主祠拜祭,等到月上中天时,求得一签,上写:出征欲获胜,高山去安营,四十八丈崮,有水方屯兵。因不明就里,乃回营后与军师探讨。
  徐茂公道:“自古兵家依山扎寨,何来高山安营,且四十八丈之高乎?然既仙人点拨,定有道理,只是难参尔。”最后,秦王说:“所谓好事多磨,我等何不再探访一二?”于是,众人带上卫队,打马出营,遍访可有带崮字的高山。
  这一天走到一个仅几户人家的小村,打听到:此西北约五十里有一高山,曰天崮山。徐茂公道:“天崮山,天顾山?莫非上天眷顾于王家之山?”李世民大喜,精神倍增;战马也似理解主人心思,昂首长嘶一声,不待主人催动便扬蹄奔西北而去。(此村后命名马嘶庄,于西城镇南)
  一路行来,山愈来愈多,路也愈来愈窄,后来干脆就没了路,只好牵马步行。遇到一位猎户,询问他天崮山在何处,猎户向北指了指道:翻过这座山就是。徐茂公又问:“此山可有四十八丈高?”猎户道,何止四十八丈,人们都说,南崮北崮,离天一步。众人皆喜,谢过猎户,加快步伐前进。李世民见军师徐茂公似有所思,便问道:“军师所思何事?”徐茂公笑了,附在李世民耳畔说:“王爷可想过没有,王爷乃天子之子,喜逢天崮山,天顾山,天顾山乃上天眷顾于王爷,而这天崮山离天只一步之遥,王爷日后……”李世民正色道:“休得胡言,此乃大罪!”徐茂公不再往下说,赶紧爬山,自顾莞尔。
  爬到山顶抬头望去,群山环抱之中,一座大山赫然立于眼前。但见奇峰异石林立,山势险峻,高耸入云,悬崖峭壁好似刀削斧劈,真乃惊、险、奇、绝,美妙绝伦,灵秀之极,俨然一幅自然山水秀美画卷,似世外桃源,又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众人齐声喝彩,李世民叹曰:“真天顾此山与吾也!”随即派人火速回营传令迁营至此。
  秦王李世民自安营天崮山后,暗自思忖:军师之言,或许……既然离天一步,我何不再进一步,相承与天?于是,命令士兵做一大纛旗,旗杆高三丈,旗上书“秦王李”三个斗大的金字,同时命兵将到北崮崮顶最高处凿石打眼,要将大旗立于最高的北崮顶峰。
  准备妥当后,择良辰吉日,秦王亲帅兵将登上崮顶,设祭坛祭天,立旗。可是,崮顶风大,大纛旗像一面船帆,任士兵费九牛二虎之力也立不起来。程咬金急了,心想,想当年在瓦岗寨,众人拜旗都没拜开,唯俺老程拜开了;俺老程天生神力,今天,还得俺老程出马。于是便脱去盔甲,呵退兵卒,抱住旗杆,一声大喝,真就把旗扶起插进石眼。众人齐声喝彩。喝彩声还没停,就听“咔”的一声,旗杆从石眼处折断,大旗瞬间倒下。有一个卫兵躲闪不及,被大纛旗裹住,随大纛旗一起顺风坠入崖底。那卫兵的惨叫声瞬间被风吹得无影无踪。
  这太不吉利!李世民面色铁青,不说一句话;众兵将吓得面如土色,呆若木鸡:似乎世间一切都凝固了,只剩下山风在呼号。
  众人回营,皆不言语。程咬金嚷了起来:“咋都不说话阿,今日不成,明日再立呗,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嘛,一般立旗都要用敌将人头祭旗,待俺老程前去捉拿两个敌将来。”军师徐茂功若有所思,却并没答话。大将尉迟敬德说道:“拿敌将人头祭旗当活捉敌将,你老程三板斧一抡,敌将哪有活命之理,还是俺去吧。”遂向军师讨了将令出发。这边,军师命兵卒再造大旗。
  翌日,在北崮顶峰,斩杀了两名敌将祭过大旗后,再立。岂料,风更大了,还是立不起来;最后,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两位神力大将军合力,也未能将旗树起,只能作罢回营。
  李世民心中纳罕:得仙人指点来到此山,本指望旗开得胜,凯歌高奏,可连旗都树不起来,何谈取胜!难道是本王有什么过错,遭上天惩罚还是警告?问军师,军师说:“也未察觉吾等有何过错,只是,大纛旗一般只用于仪仗,少用于征伐,况风大之高山上,或许应顺其自然,改为顺风旗为上。”李世民想不出所以然来,心中烦闷,随带上程咬金出营散心,顺脚又往北崮峰顶而来。
  忽听得有箫声传来。箫声时而高亢悲凉如大风起兮,时而婉转如小河淌水,时而深沉如梅花三弄,时而又轻快如渔舟唱晚,承转起和竟然流畅自如,天衣无缝。李世民叫不出是什么曲子,却听得心情舒畅,好像天地之间没了万物,只有这天籁之声在回荡,荡尽了胸中所有浊气与烦恼,进入忘我之境。
  李世民不知不觉间,顺着箫声来到北崮峰顶,见一老者正盘坐在插旗石眼旁闭目弄箫。但见老者鹤发童颜,衣袂飘飘,有凌风而去之势,颇似月主祠见过的月主真君塑像,心生纳罕:况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李世民便不作声,和程咬金于一旁垂手侍立。
  少顷,箫声停顿,余音袅袅。李世民躬身施礼道:“大唐秦王李世民拜见仙人。”老者睁开双眼,拱手笑道:“闲云野鹤,何受秦王之礼。”程咬金叫道:“啊,想起来了,您就是俺那天遇到的老神仙啊!老神仙在上,俺老程给您叩头啦!”说完便趴在地上梆梆地叩了几个响头。老者并未理会,对李世民笑道:“山人云游天下,暂住月主祠。受月主真君所托,引秦王至此,以助秦王之志。”李世民赶紧跪下叩头:“世民感谢真君,感谢仙人!恳请仙人为世民启蒙。”老者哈哈一笑,道:“秦王且请坐,今日吾等便坐而论道如何?”李世民再谢,亦盘膝而坐。老者笑道:“今天下大势已然归唐,这东莱之事乃介癣之疾,平定乃早晚之事,可知为何非要引唐王至此乎?”李世民回答不知。老者又笑问:“此山高乎?”李世民答:“此山虽高,然莫说天下,只在这东莱之地亦不能称冠,何来“离天一步”之说?”老者笑曰:“此天字,乃天道之意也。是说,离悟出天道只差一步尔。”
  老者见李世民不解,便又问:“此山有何异于他山之处?”李世民想了一下,说:“此山似有泰山之稳,华山之险,亦有黄山之秀,似乎……似乎集天下众山之长于一身。”老者又问:“此山大乎?”李世民答:“此山虽大,然于此东莱大地,只算是一隅;若于九州天下来说,一盆景尔。”老者哈哈大笑:“妙喻,真有凌空傲视天下之感也。”又问:“此盆景集天下众山之长于一身,可有突兀生涩之感?浑然天成,自然流畅之极,似与仙长适才之仙曲有异曲同工之妙。何能如此?世民愚钝。”
  老者笑答:“无他,守天地之道使然。”
  “何为天地之道?”
  “天地之道,贞观者也。”
  李世民记起,此乃《易经》系辞里的句子,只是不甚了了,正低头沉思,老者又道:“贞者,正也;观者,示也。”
  李世民低头沉思一回,抬头问道:“天地之理主于正,以正示人。可对否?”
  老者微笑道:“善哉,秦王这一步已然跨过矣。”又道,“秦王自有天命在身,负有济世安民之责。切记,王者治世益道而忌术也。”
  李世民起身再拜,老者却说:“秦王既已悟道,山人就此别过,复真君之命去也。”待李世民抬头,老者早已没了踪影。空中传来老者歌谣:“明日即吉日,无风便树旗;东莱平定后,天下一盘棋。”
  李世民对空拜了又拜,目视远处,喃喃念叨着:“天地之理主于正,以正示人”。
  程咬金又开腔了:“秦王,老神仙走啦。你念叨什么呐,什么镇关者,什么蒸死人煮死人的阿。”李世民一怔,旋即明白了程咬金说的什么,“扑哧”笑了起来,接着是一阵大笑,后来变成长啸,对着远处群山,对着湛蓝的天空,一阵放声长啸。
  或许,正是这一啸,啸出了后来的大唐盛世。
  第二天,秋高气爽,真真是个好天气。李世民率领兵将抬着改好的大顺风旗,再次登上顶峰树旗。也许真是仙人相助,树旗时,竟然没有一丝风,几个士兵顺利地将旗杆插进石眼,将大旗立起。旗刚立好,风便起,吹舞着大旗顺风飘摇,煞是威风气派;据说,远在十里之外都能看得见。后人称崮山最高峰——北崮顶峰为插旗岭。今插旗顶上当年插旗的石眼尤存。后人有诗赞曰:
  帅旗猎猎兮崮山顶,
  秦王戚戚兮承天命;
  大唐泱泱兮自此启,
  后世昭昭兮以为镜。
  此后,李世民停止了对敌人的强攻,顺势而为,或招降,或安抚,或剿灭,出奇的顺利,不到一个月,便彻底平复了胶东半岛,高奏凯歌,班师回朝。
  在李世民拔营的头一天,老神仙果于棋盘石再会秦王,以棋论天下,给后人留下千古之谜(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李世民没忘了在天崮山的奇遇和仙人的指点,在登上大唐天子之位后,即改年号为“贞观”,以“天下之道”治理天下,开创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盛世“贞观之治”。
  
  棋盘的传说
  
  话说秦王李世民东征,遇仙人指点,在天崮山安营扎寨,并在插旗顶成功地树起帅旗;自此,战事极为顺利,很快便平定了胶东半岛。屈指算来,从立帅旗至今,整二十二天。明天就要拔营起寨,班师回朝。
  因眷恋天崮山美景,便由军师料理军中事务,自己带着大将程咬金再次游览天崮山。想起此次东征自进入东莱腹地的奇遇,心生感慨,不觉又来到插旗顶。昨夜一场秋雨,山景如洗,天空高蓝,仰望猎猎飘舞的帅旗,浮想联翩。又想起仙人临走时唱的歌谣“东莱平定后,天下一盘棋”,心想,明日就要回朝,不知可有缘再谋仙人指点。正感叹时,程咬金叫了起来,用手指着西北处喊:“秦王快看,那边有个人影,像是那天的老神仙!”

问题:绿林“总瓢把子”单雄信被砍头的时候,为何只喝程咬金的送行酒?

回答:

皇牌天下投注网 1

答:单雄信是个历史上真正存在过的人物。

明代诗人杨清是单雄信的曹州老乡,曾有感于这位前朝英雄人物事迹,作有一首《咏单雄信墓》,感慨抒怀,诗中有“飘泊残魂土一丘,断碑千古共松楸”之语。

把单雄信定位为绿林“总瓢把子”,是小说《隋唐演义》虚构,稍后出现的《说唐》、《兴唐传》等也就一脉相承,在这一人物设定下,不断添枝加叶,使之更加血肉丰满、栩栩如生。

在演义小说中,单雄信英武神勇,聚啸山林,雄霸江湖,讲情义,重然诺,豪侠仗义。

秦叔宝出差潞州,感染风寒,得病差点客死异乡,单雄信鼎力相助,不但使他渡过难关,还殷殷眷顾,爱护有加,义赠海量金银。

单雄信在贾柳店和秦叔宝、程咬金等四十六人一起在结义,对众兄弟肝胆相照,义气深重。

就连和自己有过过节的罗成,也不计前嫌,摒除成见,当罗成在洛阳病困潦倒,同样悉心照顾……

一句话,单雄信对众兄弟义气深重,那是没得说的。

但是,贾柳店歃血结义时,牛鼻子徐茂公就发现单雄信的血是青色的,和众兄弟的融不到一块去。皇牌天下投注网 2

即单雄信和众兄弟走的不是一条路。

单雄信的哥哥在楂树岗被李渊当成贼人误杀,单雄信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因此,众兄弟都投唐,惟独他投王世充,并成为了王世充的东床驸马。

秦王李世民领众瓦岗兄弟攻打王世充,王世充势蹙待毙,单雄信即抱定了杀身成仁的思想,单骑独踹唐营。

这个时候,众瓦岗兄弟因为都欠他的情,谁也没法拉得下脸跟他对抗。

没办法,李世民派从刘武周阵营投降过来的降将尉迟敬德出阵,终于把单雄信生擒。

李世民再三劝降,无奈单雄信以降则日后无颜在泉下与兄长相见为由拒绝。

李世民于是下令将他斩首。

斩首前,众兄弟一一来给他劝酒。

先是徐茂公。

单雄信恨他来洛阳拐走了秦叔宝、程咬金、罗成,骂他是个人面兽投胎,不饮。

接着罗成。

单雄信骂他是无耻小奴才,忘恩负义投唐寨,不饮。

……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皇牌天下投注网:【雀巢】天崮山传奇(小说)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