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胡骑肆虐名城坠 壮士挥刀胆气豪 大唐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131 发布时间:2019-05-10
摘要:卫越甚是诧异,南霁云正想讲这件事的经过,卫越却未说道:“南贤侄,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铁指环本来是一对的,而且是我送给皇甫嵩的。三十年前我在回疆得到这对铁指环,据

卫越甚是诧异,南霁云正想讲这件事的经过,卫越却未说道:“南贤侄,你只知其一不 知其二,那铁指环本来是一对的,而且是我送给皇甫嵩的。三十年前我在回疆得到这对铁指 环,据说是个土王的宫中之物,功能辟邪,后来流落在一个酋长手中,我对那酋长有恩,他 送了给我,我再转送给皇甫嵩的。所以,你不能据此而说空空儿弄鬼。不过,皇甫嵩何以肯 将这对铁指环拆开,送一枚给段珪璋,这却是古怪的事情。你和段珪璋相交甚厚,想必知道 内里情由?”
  南霁云道:“我也知道另有一枚一式一样的铁指环,但那一枚指环,似乎也不该在皇甫 嵩手上。”卫越道:“这怎么讲?”
  南霁云将他和段珪璋当年被安禄山的武士追捕,段珪璋受了重伤,昏迷不醒,后来在古 庙中碰到皇甫嵩,皇甫嵩仗义相助,不但送药给段珪璋,而且助他们打退追兵的事说了。然 后始讲到那枚指环的故事,“当时皇甫嵩知道段珪璋不轻易受人恩惠,便除了一枚铁指环, 套在段珪璋的指上,那时段珪璋尚在昏迷之中,皇甫嵩就对我说:“拜托你向段大侠求情, 日后要是他遇见一个人,那个人带有一式一样的铁指环的话,请他看在我的份上,给那人留 点情面。”
  南霁云讲完了这个故事,接续说道:“这对指环,一枚在段圭漳手上;另一枚的主人, 我虽然不知道,但可以断定,皇甫嵩也早已送给另一个人了,所以我才觉得奇怪。”
  卫越这时方始大感惊奇,沉吟片刻,说道:“但我却分明认得这是我当初送给皇甫嵩的 指环,决不会假!空空儿从何处窃得这枚指环呢?”
  南霁云道:“空空儿的神偷本领,天下无双,嗯,只怕,只怕是……”卫越道:“你担 心是段珪璋那枚铁指环给他偷了?若论空空儿的本事。这枚铁指环在谁的手中,他要偷去, 也非难事。但是,我和皇甫嵩今晚的约会,只有三个人知道,除了我们两个当事人之外,还 有一个就是我差遣去送信的人。”南霁云连忙问道:“那是什么人?”卫越道:“是我最信 任的弟子,他决计不会向外人泄漏。除了是皇甫嵩说的,空空儿如何知道?”
  两人都觉得此事疑点甚多,当真是百思莫得其解。卫越想了一会儿,说道:“我先回去 问一问我的徒弟,要是问不出所以然来,我再到九原见你,帮你寻访冷雪梅母女的下落。”
  南霁云碰到这种无头公案,亦自无计可施,心想:“军情紧急,也只有先回转九原再说 了。”他谢过了卫越,待到天明,两人便即分手。
  南霁云马快,第二日黄昏时分,便回到了九原太守府衙。因为天色已晚,他不想去惊动 郭子仪,先回到自己的住所。
  铁摩勒听说师兄回来,赶忙出来迎接,远远的就嚷道:“怎么,我的师嫂呢?你怎么不 与她一同回来?”一抬头,这才发觉南霁云神色不对。他去时兴高采烈,如今回来,却是垂 头丧气,形容枯槁,好像病了一场似的。
  铁摩勒吃了一惊,问道:“师兄,这是怎么回事?”南霁云道:“此事话长,到房间里 我慢慢和你说。”
  铁摩勒听了事情的经过,说道:“这事定然与王家小贼有关,师兄,咱们到龙眠谷去闹 他一个天翻地覆!”
  南霁云苦笑道:“此地与龙眠谷相距千余里,怎能说去就去?现在军情紧急,咱们都应 该听郭太守的将令,不可妄自行动。”
  这一晚南霁云思潮起伏,彻夜无眠,心想以冷雪梅母女的武功,应不至于被王家的人轻 易擒去;再想到夏凌霜对自己情深义重,即算落在王龙客的手中,也决不会向他屈服,这才 稍稍安心。
  郭子仪知道南霁云已经回来,天一亮便招他们两师兄弟进入内衙相见,郭子仪老于世 故,昨晚听说他一个人没精打采的回来,已猜想到他的婚事定然有了变化,便不再问他到夏 家的经过,温言笑道:“国家多难,正是男儿报国之时,家室之事,暂时搁下也罢。南将 军。你回来得正是时候!”南霁云连忙问道:“可是军情又已发生了什么变化了?”
  郭子仪道:“军情十分吃紧,安禄山因为他的长子被朝廷所杀,发兵猛攻,河南节度使 张介然全军覆没,讨贼使封常清的大军未战即溃,望风披靡,现在已退入潼关去了。”
  原来安禄山有两个儿子,长子庆宗,次子庆绪,庆绪在范阳协助他的父亲;庆宗是皇帝 侄女荣义郡主的郡马,一向住在京师。
  安禄山造反之后;杨国忠上奏,说他们父子常常暗通消息,若还留在朝廷,恐有心腹之 患,玄宗准其所奏,传旨将安庆宗处死,妻子荣义郡主,亦赐自尽。
  安禄山得知消息,大怒道:“你杀了我一个儿子,我就要踏破长安,杀尽你满朝文 武!”盛怒之下,纵兵大肆屠杀,所过之处,鸡犬不留。
  当时朝廷派出三路大军讨贼,一是新任范阳、平卢节度使封常清,他以所募的六万壮 丁,编成新军,在河北正面拒敌;一是大将军哥舒翰,统率胡汉杂编的边军,镇守潼关,作 为长安屏障;还有一路,则是河南节度使张介然,统陈留等十三郡,与封常清互为声援。安 禄山先攻张介然,陈留太守郭讷开城出降,张介然全军覆没,被安禄山所擒,即行处死。那 封常清是个志大才疏的人,所募的壮丁,都是市井之徒,从无训练,安禄山以铁骑冲来,官 军不能抵挡,大败而走。
  封常清带领残余的几千溃军,退入潼关,依附哥舒翰以求自保。
  玄宗闻报震怒,即下手敕,命哥舒翰将封常清斩于军中。
  南霁云听得军情如此紧急,登时热血沸腾,将儿女之情,抛之脑后,问郭子仪道:“贼 势猖獗,生灵涂炭,我辈岂能坐视;不知朝廷可曾有令许令公出兵?”
  郭子仪道:“我正是要和你们商议,朝廷昨日已派有中使前来宣诏。命我为朔方节度 使,诏书要我‘守御本土,相机出击’。依我之见,贼势正盛,若然只求自保,必为敌人所 破,但若贸然出击,敌众我寡,又恐胜算难操。攻守两难,不知南将军有何良策?”
  南霁云道:“张太守在睢阳早有准备,令公可以与他联兵。”郭子仪道:“睢阳太守张 巡,平原太守颜真卿,这两处地方,我都早已与他们约好了,只是兵力还嫌不够。”
  铁摩勒忽道:“我有一策,不知使不使得?”郭子仪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铁兄 弟有何良策,但说无妨。”铁摩勒道:“若是有一支奇兵,突然插入敌后,可以事半功 倍。”郭子仪道:“此计好是好,可是奇兵从何而来?若是从此地派出,又焉能通得过贼兵 数千里的防区?”
  铁摩勒道:“郭大人有所不知,今幽州境内有一座金鸡岭,寨主辛天雄与我交情甚厚, 此人患肝义胆,是条响当当的汉子。安禄山与王伯通勾结,网罗绿林豪杰,全靠辛天雄出来 揭露他们的奸谋,拉住了一班绿林同道,这才不至于全为安贼所用。他知道我来投奔大人, 曾对我言道,若有所需,他愿意听从大人的差遣。只不知大人愿意收编黑道上的人物么?”
  郭子仪笑道:“只要他有报国之心,论什么黑道白道?老百姓谁不愿意安居乐业,许多 人流为盗寇,其实也是迫不得已的,所以我为官以来,对于盗寇,从来都是网开一面,主张 用‘抚’,而不主张用‘袭’的。绿林中既有这样的义士,他又愿意为我所用,那自是求之 不得!”
  铁摩勒大喜道:“如此敢请大人赐予一角文书,给他一个名义,将金鸡岭所部,编成一 支义军,纵不能决胜疆场,最少也可以在敌后牵制安禄山的兵力。”
  郭子仪沉吟半晌,筹思已熟,说道:“这支义军,初建之时,还得有人策划才行。南贤 弟,你是个将才,就请你和铁兄弟代我去走一趟,权委那辛寨主为敌后招讨使,除了金鸡岭 之外,凡有愿意改编成义军的绿林豪杰,都一律收容。但望在你的策划下能够打几场漂漂亮 亮的胜仗。”
  南霁云正合心愿,站起来道:“小将接令!”郭子仪立即写好文书,又将一支令箭交给 了南霁云,吩咐他道:“敌后还有许多朝廷的溃军,你也可以将他们收容。我给你这支令 箭,让你代传号令,便宜行事。”
  南霁云郑重接过令箭,说道:“禀告令公,我此去若能编成一支义军,准备先打龙眠 谷,直捣王伯通的巢穴。这样做有两个好处,既可以消灭安禄山的羽翼,又可以趁此号召绿 林人物,改邪归正,弃暗投明。王伯通现在号称绿林盟主,若能一举将他打垮,归附他的 人,十九可以收编过来。”
  郭子仪道:“作战之事,由你全权策划,不必请示。好啦,事不宜迟,你们两师兄弟今 天就去吧。我等待你们的捷音!”他携了南霁云的手,亲自将他们送出客厅,并吩咐侍从, 给他们备马。
  南、铁二人回到住处,整顿行装,铁摩勒笑道:“南师兄,你真该多谢我才成。你怕去 不成龙眠谷,现在我已给你请得将令了。夏姑娘要是在龙眠谷的话,你这次就可以演一出勇 救佳人的好戏了。”
  南霁云笑道:“你别说我,你不是也可以趁此机会与韩姑娘更亲近了么?你放心,你若 是要在路上和她说些情话,我决不会偷听你的。”
  原来韩芷芬到了九原之后,郭子仪的夫人很喜欢她,请她人府作伴,与官眷同住,官宦 之家,内外隔绝,因此铁摩勒反而不能时常和她见面了。这次郭子仪派他们师兄弟二人前往 金鸡岭,说好了让韩芷芬也和他们一同回去。
  铁摩勒给师兄取笑回来,不觉面红过耳,连忙说道:“师兄,这个玩笑你可不能乱开, 你和夏姑娘已订了婚,我和韩姑娘只是兄妹相称。”
  南霁云笑道:“这个我是过来人,我当初也是和夏姑娘兄妹相称的。”
  两师兄弟正在谈笑,韩芷芬已经来到,一进来便笑道:“摩勒,你出的好主意,我在府 衙里和那些夫人们作伴,正闷得发慌呢!喂,听说你们准备先打龙眠谷,是么?”
  南霁云道:“正是。韩姑娘,你有何高见?”
  韩芷芬笑道:“休说高见,浅见也没有。我只是有得厮杀便欢喜。王伯通那女儿尚欠我 一掌,我正想去讨还呢。”
  南霁云道:“好呀,这次你有机会可以和她再较量了。王家那两兄妹都不是好人。我巴 望你一剑将她刺个透明窟窿。”
  韩芷芬望了铁摩勒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这我可不敢,杀了那位王姑娘,拿什么赔 给摩勒?南大哥,你不知道,那位王姑娘对摩勒可是真好呢!”铁摩勒又羞又急,叫道: “芷芬,我不是对你说过了么?不管她如何待我,她总是杀我义父的仇人!”
  韩芷芬见他认起真来,笑道:“你要是没有心病,何用如此着急。好啦,不说你了。马 已备好,咱们可以动身了。”
  他们三骑马同出府行,轮值守卫的军官有些奇怪,问道:“南将军,你昨天才回来,今 天又要走了?什么公事,这样来去匆匆?韩姑娘,你也走啦?”南霁云因为事关秘密,不愿 与他多说,敷衍两句,立即策马登程。
  秦襄那匹黄骠马仍由韩芷芬乘坐,南、铁二人的坐骑则是郭子仪给他们挑选的骏马,虽 然比不上那匹黄源马,亦是雄健非凡,不过一个上午,便走出了百余里路。
  一路上他们不免以龙眠谷作话题,说起了七年前他们大闹王家“庆功宴”之事。铁摩勒 忽地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勒住了马。
  南霁云问道:“怎么?你的马跑不动了吗?”
  铁摩勒道:“不是。我是在想,我们要不要再赶回九原去?”南霁云道:“为什么?” 铁摩勒道:“我想起了一件事情。”韩芷芬笑道:“甚么事情,大惊小怪的?已经走了这许 多路了,还要回去?你边走边说吧,让南大哥替你参商。”
  铁摩勒道:“南师兄,刚才在府衙门口,向你问话的那个人,他叫什么名字?”南霁云 道:“名叫贺昆,怎么,他有甚么不对?”铁摩勒又道:“我初到九原那天,你们正在内校 场操练,这个贺昆也在其中,我记得他还是三箭都中红心的,是么?”南霁云道:“不错, 在校尉中他的箭法算是好的。你认得他?”
  铁摩勒道:“那天我在校场中见到他,就觉得有点面熟,刚才你们提到了当年咱们大闹 龙眠谷的事情,我突然想起来了,这个人我是在龙眠谷里见过的。只因当时人太多了,我一 时想不起来。”
  南霁云吃了一惊,道:“真的?你记得清楚,没有认错?”铁摩勒道:“绝不会错。你 记得吗?那天我是冒充辛寨主的小厮,你们在园中饮宴,我却在马房里和下人们一起吃饭。 他就是和我同桌吃过饭的。其他人有说有笑,只有他一声不响,所以我反而特别记得他了。 你想,若然他是王伯通的人,让他留在军中,岂不可虑?”
  南霁云问道:“当时和你同桌吃饭的人,都是王伯通的仆役吗?”铁摩勒道:“也有各 寨主的随从,和我一样身份的人。”
  南霁云沉吟半晌,说道:“自从郭令公知道安禄山有造反的迹象之后,便出榜招募勇 士,广纳人材。据我所知,这个贺昆,便是第一批应募来的,他为人谨慎,也颇忠于职守。 现在,我们既不能断定他是王伯通的人,又未曾拿着他甚么把柄,要是贸贸然回去告发他, 那岂非小题大作了?”铁摩勒道:“咱们只是告诉郭令公一人。”南霁云道:“但是咱们这 一去而复回,别人就不会起疑吗?若然他真是坏人,反而打草惊蛇了。不如这样吧,这里还 是九原郡的地界,我到了前面的卫所,再写一封密信,请他们快马送回去。禀告郭令公,请 他加意提防,也就是了。这些卫所和府街经常有公文来往,别人不会起疑。”
  铁摩勒觉得师兄的话有理,不再坚持回去。他们马快,不过一个时辰,便到了前面的卫 所,南霁云写了封信,用火漆封了口,交给卫所的军官。那人是认得南霁云的,答应当天给 他送到。
  离开了卫所,一行人再向前行,三天之后,就进入了安禄山管辖的地区。
  路上不时碰见扶老携幼的走难的人群,当真是哀鸿遍野,触目凄凉;也不时碰见溃败的 官兵和安禄山追袭的部队。幸而他们的坐骑,都是久经训练的战马,登山涉险,如履平地, 一碰见军队,就绕道避开,从未生事,一路平安,到达了金鸡岭。
  寨中闻报,寨主辛天雄以下,都出来迎接,韩芷芬忽见人丛有她的父亲,这一喜非同小 可,急忙连蹦带跳地跑过去,叫道:“爹,你回来了?”
  韩湛拉着了女儿笑道:“我早知道你这不安份的性儿,总喜欢找些事情,叫别人操心。 我前天回来,听辛叔叔说你偷偷跑了,几乎把我吓了一跳。”韩芷芬噘着嘴儿道:“辛叔 叔,你为什么这样说我?我上次离山,不是禀告过你的吗?”辛天雄笑道:“我和你爹开开 玩笑,你这样着急做甚么?哈,你那一天呀,跨上了黄骠马,这才告诉我,那副急着要走的 神情呀,我现在想起了还觉得好笑,你想,我敢不答应你吗?”
  韩湛哈哈笑道:“幸亏你是和铁贤侄同走,要不然我可真不放心呢!”转过头来,和南 霁云招呼之后,又拉着铁摩勒道:“铁贤侄,你长得这么高了,真是个年少英雄,令人高 兴。”他一手拉着女儿,一手拉着铁摩勒,弄得铁摩勒甚感难以为情,南霁云瞧在眼里,心 中想道:“他们的好事料想能谐了。但愿他们不致像我这样多受折磨。”
  南霁云和众人见过,发觉山寨中除了韩湛之外,又多了几个人。“金剑青囊”杜百英和 陕南著名的游侠符凌霄也都在内。南霁云与他们相交甚厚,阔别多年,当下重新施礼见过, 问将起来.始知韩湛前次下山,一来是到各地访友,二来也是为了金鸡岭招揽英豪的。金鸡 岭和龙眠谷距离不远,韩湛早已料到有安禄山之变,所以为山寨未雨绸缨,准备应付龙眠谷 的挑衅。
  辛天雄道:“目下军情紧急,怎的你们却在这个时候离开九原,郭令公也肯放你们走 呢?”南霁云道:“正是要与你们共商大计,咱们进去慢慢再谈。”
  群豪当日就在聚义厅里商谈,南霁云将郭子仪的委任状交给了辛天雄。提出要将金鸡岭 的部属编成义军,又将自己准备先打龙眠谷的计划说了,辛大雄欣然同意,说道:“韩老前 辈对龙眠谷的地形最熟,要攻取龙眠谷,他是最好的军师。”当下,经过了反复研讨,定下 了一条夜袭龙眠谷之计,准备布置妥当之后,便是三天之后动手。
  金鸡岭为了怕龙眠谷偷袭,本来就在龙眠谷附近设有“坐探”。龙眠谷是个葫芦形的地 盘,四面高山环绕,谷中有百里方圆之地,原住有一些采药的山民与猎户,谷外边也有几个 村落,王家父子占据了龙眠谷后,大兴土木,修筑武备,已把龙眠谷变成了一个硕大无朋的 碉堡,但江湖大盗有一条规矩是不吃“窝边草”,王家以绿林盟主自居,当然更不会向这些 村民动手。谷中原有的药农和猎户,虽然被强迫人伙,要替他们做事,但还是各守本业,不 过要将采种所得的草药和打猎所获的野兽缴给山寨,每月领回一份钱粮,等如为山寨所雇一 般。至于谷外边的村民,则只是要服从他们的管辖,其他并无改变。
  金鸡岭的“坐探”,便是当年铁摩勒在那里吃过酒的那个茶亭主人。那个茶亭距离龙眠 谷不到三十里,他在谷中有几个亲戚,故此对龙眠谷的消息颇为灵通,金鸡岭也不时派出 “行探”,以走亲戚为名,打听龙眠谷的虚实,每过一个时候,便到金鸡岭回报。
  第二日恰巧便有探子回来,报说王伯通父子都在谷中,而且谷中张灯结彩,四处粉饰一 新,各地山寨,连日有人前来,好像要办什么喜事似的。
  这消息在辛天雄听来,并不觉得什么特别,但在南霁云听来,却不免疑虑丛生,心想莫 非是夏凌霜母女真的已给王家掳去而王龙客要迫夏凌霜成婚?他既盼望她们两母子是落在龙 眠谷,自己可以救她们出来,又担心她们会遭意外,听了这个消息,两个晚上都没有睡过一 个好觉。
  南霁云的猜疑有一半对了,夏凌霜的确是已落在王龙客之手,但她的母亲却并非和她一 道,下落如何,连夏凌霜也不知道。
  就在金鸡岭准备向龙眠谷动手的那个晚上,王家一间布置得很雅致的房间里,有一个少 女,躺在床上,她想挣扎起来,但身子却是软绵绵的,一点气力也使不出来。这个少女便是 夏凌霜,她被安置在这房子里已有好几天了。
  她咬了咬牙,气得眼睛发黑,那一场恐怖的遭遇,又一次在她脑海中重现出来。
  那一天,她正在陪母亲闲话,心中老是在惦着南霁云,她计算日子,南霁云在这一两天 内应该来了。心念未已,忽听得外间声响,她欢喜得几乎要跳起来,刚刚要去开门,那一伙 人已闯了进来,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闯进她屋子里的共是四个人,第一个是精精儿,第二个是王龙客,第三个是个身形瘦 长、相貌古怪的道士,只有这个人她不认识;第四个人,最出乎她的意外,那是西岳神龙皇 甫嵩!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刹那的情景,当皇甫嵩一出现的时候,她母亲突然尖叫一声,面 色全都变了,那神情就似碰着了恶鬼、碰着了野兽一般!那叫声充满了愤怒、充满了恐惧, 又似孤立无援的人,遇到危险时绝望的呼喊!她与母亲相依为命,过了二十多年,从未曾见 过母亲这样愤怒的神色,听过这样恐怖的叫声!
  她记得她本能的立即便跳起来,拔剑便向皇甫嵩刺去。突然,她闻到一股古怪的香味, 剑招发出,一点劲道也没有,就像饮了过量的酒一般,头晕、目眩,身子软绵绵的,只想倒 下床去睡觉。神智模糊中,她发觉王龙客到了她的身边,在这时候,她还隐约听得母亲叫了 一声,似乎是冲着皇甫嵩喊道:“我不许你对霜儿说半句话!”接着,似乎还听到几声刀剑 碰击的声音,之后,她就失去了知觉。。
  待她恢复了知觉之后,已经是在这间房子里了。她发现身体并无异状,这才稍稍安心, 可是气力仍然未曾恢复,只能躺在床上,一点办法也使不出来。她被安置在这房子里,已经 有好几天了,王龙客也来过好几次,每次都给她骂了回去。
  夏凌霜正在苦恼,忽见门帘揭处,王龙客又走了进来。
  夏凌霜气得咬紧银牙,转过身去,不理睬他。却听得王龙客柔声笑道:“过了这许多天 了,你的气还未消么。都是我的不好,未曾先得到你的允许,就把你带到这里来。可是,这 也是由于我太喜欢你了,你应该原谅我呀。嗯,你的胸口还在感到发闷么?我一时不能给你 解药,不过,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一些龙诞香。可以提神醒脑,你闻一闻这香味,是不是舒服 了一些?”
  氤氲的香气散人帐中,夏凌霜果然觉得精神一爽,只听得王龙客又道:“夏姑娘,你要 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说一句话呀!”
  夏凌霜恼怒之极,叫道:“你别假献殷勤,装模作样啦,我宁愿你一刀把我杀掉!”王 龙容笑道:“你怎的这样恼我?我请你到这里来是为了杀你吗?你放心,我宁愿自己死了也 不忍伤害于你。我对你说的,句句都是出自真心。”夏凌霜转过面来,怒声说道:“好,你 说得这么好,为何不让我见我的母亲?”
  王龙客摇了一下折扇,柔声说道:“你母亲不在这里,可是,只要咱俩成婚之后,你自 然会见着她。”夏凌霜怒道:“你好无耻,要拿这个来胁迫我么?”王龙客道:“夏姑娘, 我是诚心诚意向你求婚,你可别生误会。你妈妈另有去处,她暂时不想到龙眠谷来。可是, 只要咱俩一成了婚,她老人家自然要赶着来见女儿女婿的。”
  夏凌霜气得粉脸通红,柳眉倒竖,“哼”了一声道:“你要迫我成婚,那是癞蛤蟆想吃 天鹅肉,我夏凌霜纵使粉身碎骨也决不能嫁你!”
  王龙客在她面前,本来一直是装作多情公子的模样,温柔体贴,服侍殷勤,如今听了这 话,不由得面色大变,折扇狂挥,过了半晌,冷冷说道:“夏姑娘,你也不想一想,若然我 真是你所说的癞蛤蟆,这块天鹅肉我早已吃到口了。你已然落在我的手中,我要怎样摆布你 都可以。就因为我敬你爱你,想和你做一双你情我愿的恩爱夫妻,所以才不用强横的手段对 你。夏姑娘,咱们总算也有过一段交情,你为何这样恨我?”
  夏凌霜道:“我早有了未婚夫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明知我与南霁云订有婚约,还把 我掳到这里来,这不是存心欺侮我么?你若要讲交情,快快把我放走,也许我可以少恨你一 些。”
  王龙客为了赢得她的芳心,本来打定主意,用水磨功夫,任凭她如何辱骂,也不发作。 但如今听她提起了南霁云,王龙客这可忍不住了,只见他面色铁青,折扇“卜”的掉下地 来,张开口便嚷道:“我有哪点不如这姓南的地方?他不过是郭子仪部下一个小军官,有什 么出息?他只知刀来剑往,在江湖上浪得虚名,不解温柔,不懂情趣,有何值得你如此倾 心?再说,我认识你也在他认识你之前,咱们也曾有过一段交情不错的日子,你移情别恋, 我王龙客岂肯甘心?”
  王龙客咆哮如雷,夏凌霜反而沉默下来,一面听他说,一面想起了往事。七年之前,她 初出江湖,有一次她在路上碰见一队军官,那军官见她美貌,想调戏她,她正要动手,却有 一个过路的少年,将那军官喝住,给她解了围,这少年便是王龙客。当时夏凌霜不知他的身 份,还以为他是个仗义扶危的贵家公子,见他一表斯文,谈吐风雅,文才武艺,两皆不错, 对他的确也曾暗暗倾心。
  那次事情过后,两人就此缔交,结伴同行,经过一些日子。夏凌霜初出江湖,毫无经 验,王龙客随时给她指点,又曾助她诛除了一个贪官,两个恶霸,夏凌霜更以为他是个少年 游侠,好感日增,不过,时日无多,尚未至谈婚论嫁。不久,王龙客因为他家与窦家争霸之 事,迫得离开了夏凌霜,匆匆赶回龙眠谷去。夏凌霜一直未知他的身份。
  直到王龙客在乱石岗截劫段珪璋,被南霁云打败,而这件事情,又恰巧被夏凌霜碰上, 从此之后,王龙客的真面目渐渐揭开。待到群雄大闹龙眠谷,王家与安禄山勾结的奸谋全被 揭穿之后,夏凌霜对王龙客也就完全绝望了。
  往事一幕幕的从夏凌霜脑海中翻过,这时王龙客还在她的床前指手划脚,愤愤不平,喋 喋不休;夏凌霜突然仰起头来,冷冷说道:“不错,你根本不能与南霁云相比!”
  王龙客怔了一怔,大声问道:“我怎么不能与他相比,我是绿林的少盟主,叱咤风云, 正图霸业,他是什么东西?”
  夏凌霜道:“他是行侠仗义,解困扶危,为国为民的好汉子!你勾结胡儿,残害百姓, 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又怎能与他相比?”
  王龙客怒极气极,但他双眼一瞪,反而哈哈笑道:“你这真是妇人之见。你可曾读过史 书么?”夏凌霜道:“我是比较你们两人的行事,这与史书何关?”
  王龙客拾起扇子,摇了一摇,极力压下心头的怒火,放缓声音说道:“你不是认为我勾 结胡儿乃一桩大罪么?你可知道历朝创业之君,借助外援,取得天下之事,史不绝书?你即 算未读过史书,谅也当知道本朝之事,当年李渊父子与各路反王逐鹿中原,李渊就曾向突厥 称臣,他派刘文静做使者,上表突厥可汗,约定‘征伐所得,子女玉帛,皆可汗有之。’因 而得到突厥之助,后来李渊也就成了本朝的高祖皇帝。我如今与安禄山连结,也不过是效法 李渊所为,暂时借助于他而已。事成之后,我也可以将他诛灭,独占唐朝天下。哈哈,那时 我就等如太宗皇帝李世民一样,是开创一代的君王了。你怎知我的抱负?你因此骂我,这岂 非妇人之见么?”
  王龙客能言善辩,引古证今,满以为可以将夏凌霜压服,哪知夏凌霜冷冷一笑,状更鄙 夷,说道:“哎哟,真是失敬,原来你还有这样的抱负!小女子未曾熟读史书,但只知道一 条道理:残害老百姓的便是十恶不赦的坏人,认贼作父的便是国人皆曰可杀的国贼!”
  王龙客用尽诸般手段,软硬兼施,不料非但赢不到夏凌霜的芳心,反而招来一顿臭骂! 虽然他以前也曾挨过几次骂,但却从无一次被骂得这样厉害,这样决绝,简直毫无可以转圈 的余地!
  王龙客面色铁青,双眼火赤,老羞成怒,蓦地跨上一步,狞笑说道:“好呀,原来我在 你的眼中,竟是十恶不赦的坏人,那我还能和你说些什么,我只能用坏人的手段对付你了! 哈,哈,夏姑娘呀,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他站在床前,俯下腰来,双臂一伸,就要向夏凌霜搂去!
  夏凌霜动弹不得,冷冷说道:“好,好威风!呸,你简直是不要脸的下流胚!”王龙客 自视甚高,被她这么一骂,又是恼怒,又是羞惭,眼光相接,但觉夏凌霜的眼光中充满了鄙 视、憎恨、而又冷傲的神情,王龙客禁不住心头一凛。本来夏凌霜已是毫无反抗的力量,但 不知怎的,王龙客面对着她那股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情,却忽地心虚胆寒,双臂悬空,竟然不 敢搂下!
  王龙客咬了咬牙,无法下台,又舍不得离开,正在人天交战,心意踌躇的时候,忽听得 一声冷笑,声音极轻,但却清清楚楚,就似有人在耳边耻笑他似的。他望了望夏凌霜,夏凌 霜躺在床上,双目圆睁,向他怒视,但嘴唇却是闹得紧紧的,显然这不是夏凌霜所发出的笑 声。
  王龙客喝道:“谁在外处?”没人回答,但却又传来了一声冷笑,王龙客本已有些怯 意,再听了这声冷笑,不由得他不放开了夏凌霜,立即便揭帘奔出。
  夏凌霜松了口气,心里暗暗道声:“好险!”那两声冷笑她也听到了,她既庆幸那冷笑 来得及时,同时又感到奇怪之极。
  过了片刻,忽又听得有脚步声从外面走来,夏凌霜惊魂方定,不由得又吓了一跳,只道 是王龙客去而复回。
  一个苗条的影子一闪而进,夏凌霜定睛一看,却是王龙客的妹妹王燕羽。
  虽然来的不是王龙客,但夏凌霜恨透了王家的人,对王燕羽当然亦是全无好感。她冷冷 地望着王燕羽,一言不发,但见王燕羽面上却是堆着笑容,对她似是并无恶意。
  王燕羽见着夏凌霜这副神情,怔了一怔,但脸上仍然挂着笑容,走上前来,对夏凌霜说 道:“夏姐姐,我哥哥对你无礼,怪不得你心中气恼。小妹特来向你赔罪!”
  夏凌霜冷笑道:“你哥哥刚刚被我骂得夹着尾巴逃了,你又来要什么花招?哼,哼,你 们两兄妹一个做好,一个做坏,骗得过我么?”
  王燕羽道:“姐姐,请勿多疑,我是诚心诚意来给姐姐赔罪,非但如此,我还想为我的 哥哥赎罪!”
  夏凌霜道:“吓,你要为他赎罪,如何赎法?对啦,我早已听说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小 魔女,你就拿出你当年刺杀窦家五虎的本事,将我一剑杀了吧,省得我活着受你们的折磨, 也省得我睁开眼睛就要对着你们这班讨厌的东西。”
  王燕羽变了面色,忽地两颗泪珠滴了下来,低声说道:“当年我杀了窦家五位伯伯,乃 是奉父命而为,现在想来,已是后悔不及。但是窦家五位伯伯也有可死之处,不过,不应由 我来杀他们就是了。姐姐,这件事情你也不能原谅我么?”
  夏凌霜对窦家五虎本来亦无好感,不过是信手拈来举例罢了,听她这么郑重的辩解,倒 觉得有点奇怪,当下忍不住说道:“你不必猫哭老鼠假慈悲啦,你杀了他们,后悔也好,得 意也好,与我毫无关系。你干脆说吧,你哥哥差遣你来,意欲如何?不过,我可以斩钉截铁 地告诉你,软的硬的,我全都不受!不论你用的是刀剑毒药,或者甜言蜜语,想我依从,那 只有白费心机!”
  王燕羽道:“我是他的妹妹.你不相信我,那也难怪。但是,我可并非我哥哥差遣来 的,你问我意欲如何?我到此间,为的就是想助你逃走,这样,你可以相信我了吧?”
  夏凌霜愕了一愕,道:“你要放我逃走?咦,这对你有什么好处?我与你也够不上这个 交情!”
  王燕羽道:“你一定要知道对我有什么好处,才能相信我的诚意吗?好吧,那我就告诉 你。我知道你是南大侠的未婚妻子,我但求你们破镜重圆之后,你在南大侠跟前,能为我美 言两句。”
  夏凌霜道:“咦?这更奇怪了。你要我向他说些什么?”王燕羽脸上忽然泛起一片娇 红,羞涩涩地说道:“只要你说出这件事情的经过,让南大侠明白我也并非坏得难以救药之 人,那就行了。”
  饶是夏凌霜心窍玲珑,一时之间,却也难明其中缘故,心里只是想道:“为什么她要求 得我南大哥的好感?为什么她又是这等神情?”要不是她对南霁云素来信任,又知道他们二 人向无关联,几乎会疑心其中另有隐情。
  夏凌霜正在猜疑,只见王燕羽己掏出一个银瓶,盛着十瓶淡红色的液体,低声说道: “你是中了千日醉迷香散的毒,这是解药,我从哥哥那儿偷来的。”
  夏凌霜半信半疑,说道:“你偷了解药给我,不怕你父兄责怪么?”王燕羽道:“你不 必管我,你快些吃了解药,早早逃跑吧。要是哥哥发觉我偷他的解药,你就逃不成了!”
  夏凌霜见她神情焦急,似乎恨不得自己马上就把那解药服下,反而又多了两分猜疑,冷 冷说道:“这么说来,你竟然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和你哥哥作对了。嘿嘿,想不到你心 地竟是如此善良,老虎也会念大悲咒了!”
  王燕羽急道:“你要怎样才相信我?唉,你不知道,我,我是——”夏凌霜睁圆双眼问 道:“你,你是为了什么?”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个声音叫道:“小姐,小姐!”这是王燕羽贴身丫鬟在呼唤她,声 音急促,似乎出了什么事情。
  王燕羽吃了一惊,将那银瓶扔到夏凌霜身边,气道:“好,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法。服 不服药由你!你不是要寻死觅活么?好,你就当它是一瓶毒药吧!”
  王燕羽匆匆走了,夏凌霜目送她的背影,又瞧瞧那个银瓶,王燕羽临走时那股神气,那 股又是焦急、又是愤激、又是受了无限委屈的神气,一个少女似乎不可能矫揉造作得来。夏 凌霜蓦地里心中想道:“她说得对,就算这是一瓶毒药,我最多也是一死而已,服了它决不 会比现在半死不活的情形更坏。”她不能爬起身来,但双手还能缓缓移动,她挣扎着拿起银 瓶,打开瓶塞,闻得一股芳香,登时精神一爽,终于把那半瓶药酒倒入口中。
  王燕羽出来见着了那个丫鬓,急忙问道:“你可有碰见我的哥哥?”那丫鬟道:“少寨 主已经走出前厅去了。听说是来了客人。”连日间都有绿林人物来到,王燕羽也不放在心 上,便问道:“你大呼小叫的找我,有什么事情?”那丫鬟道:“杨总管传下老寨主的命 令,叫小姐也去会客。杨总管已经找过你一趟了。”王燕羽有点诧异,心中想道:“什么重 要的客人?我爹爹亲自招待,又有我的哥哥,为什么还要我也出去?”当下说道:“好,我 就出去。我到过此间,你不可说给别人知道。”
  王燕羽走出前厅,先在屏风后面一瞧,这一瞧不由得心头一震!
  来的这两个人,可并非什么绿林人物,而是王燕羽所认识的人——名震江湖的段珪璋夫 妇。
  段珪璋是窦家的女婿,王家大破飞虎山,灭了窦家五虎之后,本来就准备他们夫妇要来 寻仇。但是,经过了七年,他们夫妇的足迹始终未曾踏进过龙眠谷,王伯通父子,也以为他 们不会来了,哪知他们却突然在今晚出现!
  王燕羽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爹爹催我出来会客,原来是这样的客人,糟糕,要是 他们动起手来,我可怎么办呢?”段珪璋与铁摩勒的关系,王燕羽是知道的,要是段珪璋果 然是为了报仇而来,王燕羽就难以避免要和他们对敌了。她心头大乱,躲在屏风背后,不知 如何是好?
  这里,王伯通正在与段珪璋说话,他也以为段珪璋是为窦家报仇来的。王燕羽从屏风背 后,偷瞧出去,只见她父亲面挟寒霜,冷冷说道:“请问段大侠,贤伉俪今晚大驾光临,是 路过还是特到?”段珪璋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当然是有事才来!”
  王伯通冷笑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请问段大侠当年在飞虎山上说过的话还记得 么?”段珪璋道:“我说过些什么话了?”王伯通道:“当日我在飞虎山与窦老大评理,段 大侠不是绿林中人,曾说过不管王、窦二家之事,后来贤伉俪与空空儿按武林规矩较技,段 夫人也曾应允,或胜或败,只是与空空儿理论,不向王家寻仇,这话你们可是说过的么?”
  段珪璋道:“一点不错,这些话都是有的。”王伯通松了口气,道:“好,既然如此, 想来段大使当是个重言诺。守信义的人,我也似乎不必再多说了!”
  段珪璋沉声说道:“王寨主怎的未曾动问,便一口咬定我是为了给窦家报仇而来呢?难 道除了这件事情,我段珪璋就不能来么?”
  王伯通愕了一愕,随即打了一个哈哈说道:“对不住,这是老夫误会了。多承段大侠把 老夫当作朋友,肯到寒舍,真是何幸如之!龙儿,端上茶来。”
  段珪璋冷冷说道:“且慢,这碗茶吃不吃也罢。王寨主,你还是误会了。”王伯通道: “怎么?”段珪璋道:“愚夫妇今晚前来,一非寻仇,二非访友。我怎敢高攀作王寨主的朋 友呢?”
  王伯通连忙问道:“那么段大侠前来,端的是为了什么?”正是:
  旧仇今又添新恨,虎穴龙潭亦等闲。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卫越甚是诧异,南霁云正想讲这件事的经过,卫越却未说道:“南贤侄,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铁指环本来是一对的,而且是我送给皇甫嵩的。三十年前我在回疆得到这对铁指环,据说是个土王的宫中之物,功能辟邪,后来流落在一个酋长手中,我对那酋长有恩,他送了给我,我再转送给皇甫嵩的。所以,你不能据此而说空空儿弄鬼。不过,皇甫嵩何以肯将这对铁指环拆开,送一枚给段珪璋,这却是古怪的事情。你和段珪璋相交甚厚,想必知道内里情由?” 南霁云道:“我也知道另有一枚一式一样的铁指环,但那一枚指环,似乎也不该在皇甫嵩手上。”卫越道:“这怎么讲?” 南霁云将他和段珪璋当年被安禄山的武士追捕,段珪璋受了重伤,昏迷不醒,后来在古庙中碰到皇甫嵩,皇甫嵩仗义相助,不但送药给段珪璋,而且助他们打退追兵的事说了。然后始讲到那枚指环的故事,“当时皇甫嵩知道段珪璋不轻易受人恩惠,便除了一枚铁指环,套在段珪璋的指上,那时段珪璋尚在昏迷之中,皇甫嵩就对我说:“拜托你向段大侠求情,日后要是他遇见一个人,那个人带有一式一样的铁指环的话,请他看在我的份上,给那人留点情面。” 南霁云讲完了这个故事,接续说道:“这对指环,一枚在段圭漳手上;另一枚的主人,我虽然不知道,但可以断定,皇甫嵩也早已送给另一个人了,所以我才觉得奇怪。” 卫越这时方始大感惊奇,沉吟片刻,说道:“但我却分明认得这是我当初送给皇甫嵩的指环,决不会假!空空儿从何处窃得这枚指环呢?” 南霁云道:“空空儿的神偷本领,天下无双,嗯,只怕,只怕是……”卫越道:“你担心是段珪璋那枚铁指环给他偷了?若论空空儿的本事。这枚铁指环在谁的手中,他要偷去,也非难事。但是,我和皇甫嵩今晚的约会,只有三个人知道,除了我们两个当事人之外,还有一个就是我差遣去送信的人。”南霁云连忙问道:“那是什么人?”卫越道:“是我最信任的弟子,他决计不会向外人泄漏。除了是皇甫嵩说的,空空儿如何知道?” 两人都觉得此事疑点甚多,当真是百思莫得其解。卫越想了一会儿,说道:“我先回去问一问我的徒弟,要是问不出所以然来,我再到九原见你,帮你寻访冷雪梅母女的下落。” 南霁云碰到这种无头公案,亦自无计可施,心想:“军情紧急,也只有先回转九原再说了。”他谢过了卫越,待到天明,两人便即分手。 南霁云马快,第二日黄昏时分,便回到了九原太守府衙。因为天色已晚,他不想去惊动郭子仪,先回到自己的住所。 铁摩勒听说师兄回来,赶忙出来迎接,远远的就嚷道:“怎么,我的师嫂呢?你怎么不与她一同回来?”一抬头,这才发觉南霁云神色不对。他去时兴高采烈,如今回来,却是垂头丧气,形容枯槁,好像病了一场似的。 铁摩勒吃了一惊,问道:“师兄,这是怎么回事?”南霁云道:“此事话长,到房间里我慢慢和你说。” 铁摩勒听了事情的经过,说道:“这事定然与王家小贼有关,师兄,咱们到龙眠谷去闹他一个天翻地覆!” 南霁云苦笑道:“此地与龙眠谷相距千余里,怎能说去就去?现在军情紧急,咱们都应该听郭太守的将令,不可妄自行动。” 这一晚南霁云思潮起伏,彻夜无眠,心想以冷雪梅母女的武功,应不至于被王家的人轻易擒去;再想到夏凌霜对自己情深义重,即算落在王龙客的手中,也决不会向他屈服,这才稍稍安心。 郭子仪知道南霁云已经回来,天一亮便招他们两师兄弟进入内衙相见,郭子仪老于世故,昨晚听说他一个人没精打采的回来,已猜想到他的婚事定然有了变化,便不再问他到夏家的经过,温言笑道:“国家多难,正是男儿报国之时,家室之事,暂时搁下也罢。南将军。你回来得正是时候!”南霁云连忙问道:“可是军情又已发生了什么变化了?” 郭子仪道:“军情十分吃紧,安禄山因为他的长子被朝廷所杀,发兵猛攻,河南节度使张介然全军覆没,讨贼使封常清的大军未战即溃,望风披靡,现在已退入潼关去了。” 原来安禄山有两个儿子,长子庆宗,次子庆绪,庆绪在范阳协助他的父亲;庆宗是皇帝侄女荣义郡主的郡马,一向住在京师。 安禄山造反之后;杨国忠上奏,说他们父子常常暗通消息,若还留在朝廷,恐有心腹之患,玄宗准其所奏,传旨将安庆宗处死,妻子荣义郡主,亦赐自尽。 安禄山得知消息,大怒道:“你杀了我一个儿子,我就要踏破长安,杀尽你满朝文武!”盛怒之下,纵兵大肆屠杀,所过之处,鸡犬不留。 当时朝廷派出三路大军讨贼,一是新任范阳、平卢节度使封常清,他以所募的六万壮丁,编成新军,在河北正面拒敌;一是大将军哥舒翰,统率胡汉杂编的边军,镇守潼关,作为长安屏障;还有一路,则是河南节度使张介然,统陈留等十三郡,与封常清互为声援。安禄山先攻张介然,陈留太守郭讷开城出降,张介然全军覆没,被安禄山所擒,即行处死。那封常清是个志大才疏的人,所募的壮丁,都是市井之徒,从无训练,安禄山以铁骑冲来,官军不能抵挡,大败而走。 封常清带领残余的几千溃军,退入潼关,依附哥舒翰以求自保。 玄宗闻报震怒,即下手敕,命哥舒翰将封常清斩于军中。 南霁云听得军情如此紧急,登时热血沸腾,将儿女之情,抛之脑后,问郭子仪道:“贼势猖獗,生灵涂炭,我辈岂能坐视;不知朝廷可曾有令许令公出兵?” 郭子仪道:“我正是要和你们商议,朝廷昨日已派有中使前来宣诏。命我为朔方节度使,诏书要我‘守御本土,相机出击’。依我之见,贼势正盛,若然只求自保,必为敌人所破,但若贸然出击,敌众我寡,又恐胜算难操。攻守两难,不知南将军有何良策?” 南霁云道:“张太守在睢阳早有准备,令公可以与他联兵。”郭子仪道:“睢阳太守张巡,平原太守颜真卿,这两处地方,我都早已与他们约好了,只是兵力还嫌不够。” 铁摩勒忽道:“我有一策,不知使不使得?”郭子仪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铁兄弟有何良策,但说无妨。”铁摩勒道:“若是有一支奇兵,突然插入敌后,可以事半功倍。”郭子仪道:“此计好是好,可是奇兵从何而来?若是从此地派出,又焉能通得过贼兵数千里的防区?” 铁摩勒道:“郭大人有所不知,今幽州境内有一座金鸡岭,寨主辛天雄与我交情甚厚,此人患肝义胆,是条响当当的汉子。安禄山与王伯通勾结,网罗绿林豪杰,全靠辛天雄出来揭露他们的奸谋,拉住了一班绿林同道,这才不至于全为安贼所用。他知道我来投奔大人,曾对我言道,若有所需,他愿意听从大人的差遣。只不知大人愿意收编黑道上的人物么?” 郭子仪笑道:“只要他有报国之心,论什么黑道白道?老百姓谁不愿意安居乐业,许多人流为盗寇,其实也是迫不得已的,所以我为官以来,对于盗寇,从来都是网开一面,主张用‘抚’,而不主张用‘袭’的。绿林中既有这样的义士,他又愿意为我所用,那自是求之不得!” 铁摩勒大喜道:“如此敢请大人赐予一角文书,给他一个名义,将金鸡岭所部,编成一支义军,纵不能决胜疆场,最少也可以在敌后牵制安禄山的兵力。” 郭子仪沉吟半晌,筹思已熟,说道:“这支义军,初建之时,还得有人策划才行。南贤弟,你是个将才,就请你和铁兄弟代我去走一趟,权委那辛寨主为敌后招讨使,除了金鸡岭之外,凡有愿意改编成义军的绿林豪杰,都一律收容。但望在你的策划下能够打几场漂漂亮亮的胜仗。” 南霁云正合心愿,站起来道:“小将接令!”郭子仪立即写好文书,又将一支令箭交给了南霁云,吩咐他道:“敌后还有许多朝廷的溃军,你也可以将他们收容。我给你这支令箭,让你代传号令,便宜行事。” 南霁云郑重接过令箭,说道:“禀告令公,我此去若能编成一支义军,准备先打龙眠谷,直捣王伯通的巢穴。这样做有两个好处,既可以消灭安禄山的羽翼,又可以趁此号召绿林人物,改邪归正,弃暗投明。王伯通现在号称绿林盟主,若能一举将他打垮,归附他的人,十九可以收编过来。” 郭子仪道:“作战之事,由你全权策划,不必请示。好啦,事不宜迟,你们两师兄弟今天就去吧。我等待你们的捷音!”他携了南霁云的手,亲自将他们送出客厅,并吩咐侍从,给他们备马。 南、铁二人回到住处,整顿行装,铁摩勒笑道:“南师兄,你真该多谢我才成。你怕去不成龙眠谷,现在我已给你请得将令了。夏姑娘要是在龙眠谷的话,你这次就可以演一出勇救佳人的好戏了。” 南霁云笑道:“你别说我,你不是也可以趁此机会与韩姑娘更亲近了么?你放心,你若是要在路上和她说些情话,我决不会偷听你的。” 原来韩芷芬到了九原之后,郭子仪的夫人很喜欢她,请她人府作伴,与官眷同住,官宦之家,内外隔绝,因此铁摩勒反而不能时常和她见面了。这次郭子仪派他们师兄弟二人前往金鸡岭,说好了让韩芷芬也和他们一同回去。 铁摩勒给师兄取笑回来,不觉面红过耳,连忙说道:“师兄,这个玩笑你可不能乱开,你和夏姑娘已订了婚,我和韩姑娘只是兄妹相称。” 南霁云笑道:“这个我是过来人,我当初也是和夏姑娘兄妹相称的。” 两师兄弟正在谈笑,韩芷芬已经来到,一进来便笑道:“摩勒,你出的好主意,我在府衙里和那些夫人们作伴,正闷得发慌呢!喂,听说你们准备先打龙眠谷,是么?” 南霁云道:“正是。韩姑娘,你有何高见?” 韩芷芬笑道:“休说高见,浅见也没有。我只是有得厮杀便欢喜。王伯通那女儿尚欠我一掌,我正想去讨还呢。” 南霁云道:“好呀,这次你有机会可以和她再较量了。王家那两兄妹都不是好人。我巴望你一剑将她刺个透明窟窿。” 韩芷芬望了铁摩勒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这我可不敢,杀了那位王姑娘,拿什么赔给摩勒?南大哥,你不知道,那位王姑娘对摩勒可是真好呢!”铁摩勒又羞又急,叫道:“芷芬,我不是对你说过了么?不管她如何待我,她总是杀我义父的仇人!” 韩芷芬见他认起真来,笑道:“你要是没有心病,何用如此着急。好啦,不说你了。马已备好,咱们可以动身了。” 他们三骑马同出府行,轮值守卫的军官有些奇怪,问道:“南将军,你昨天才回来,今天又要走了?什么公事,这样来去匆匆?韩姑娘,你也走啦?”南霁云因为事关秘密,不愿与他多说,敷衍两句,立即策马登程。 秦襄那匹黄骠马仍由韩芷芬乘坐,南、铁二人的坐骑则是郭子仪给他们挑选的骏马,虽然比不上那匹黄源马,亦是雄健非凡,不过一个上午,便走出了百余里路。 一路上他们不免以龙眠谷作话题,说起了七年前他们大闹王家“庆功宴”之事。铁摩勒忽地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勒住了马。 南霁云问道:“怎么?你的马跑不动了吗?” 铁摩勒道:“不是。我是在想,我们要不要再赶回九原去?”南霁云道:“为什么?”铁摩勒道:“我想起了一件事情。”韩芷芬笑道:“甚么事情,大惊小怪的?已经走了这许多路了,还要回去?你边走边说吧,让南大哥替你参商。” 铁摩勒道:“南师兄,刚才在府衙门口,向你问话的那个人,他叫什么名字?”南霁云道:“名叫贺昆,怎么,他有甚么不对?”铁摩勒又道:“我初到九原那天,你们正在内校场操练,这个贺昆也在其中,我记得他还是三箭都中红心的,是么?”南霁云道:“不错,在校尉中他的箭法算是好的。你认得他?” 铁摩勒道:“那天我在校场中见到他,就觉得有点面熟,刚才你们提到了当年咱们大闹龙眠谷的事情,我突然想起来了,这个人我是在龙眠谷里见过的。只因当时人太多了,我一时想不起来。” 南霁云吃了一惊,道:“真的?你记得清楚,没有认错?”铁摩勒道:“绝不会错。你记得吗?那天我是冒充辛寨主的小厮,你们在园中饮宴,我却在马房里和下人们一起吃饭。他就是和我同桌吃过饭的。其他人有说有笑,只有他一声不响,所以我反而特别记得他了。你想,若然他是王伯通的人,让他留在军中,岂不可虑?” 南霁云问道:“当时和你同桌吃饭的人,都是王伯通的仆役吗?”铁摩勒道:“也有各寨主的随从,和我一样身份的人。” 南霁云沉吟半晌,说道:“自从郭令公知道安禄山有造反的迹象之后,便出榜招募勇士,广纳人材。据我所知,这个贺昆,便是第一批应募来的,他为人谨慎,也颇忠于职守。现在,我们既不能断定他是王伯通的人,又未曾拿着他甚么把柄,要是贸贸然回去告发他,那岂非小题大作了?”铁摩勒道:“咱们只是告诉郭令公一人。”南霁云道:“但是咱们这一去而复回,别人就不会起疑吗?若然他真是坏人,反而打草惊蛇了。不如这样吧,这里还是九原郡的地界,我到了前面的卫所,再写一封密信,请他们快马送回去。禀告郭令公,请他加意提防,也就是了。这些卫所和府街经常有公文来往,别人不会起疑。” 铁摩勒觉得师兄的话有理,不再坚持回去。他们马快,不过一个时辰,便到了前面的卫所,南霁云写了封信,用火漆封了口,交给卫所的军官。那人是认得南霁云的,答应当天给他送到。 离开了卫所,一行人再向前行,三天之后,就进入了安禄山管辖的地区。 路上不时碰见扶老携幼的走难的人群,当真是哀鸿遍野,触目凄凉;也不时碰见溃败的官兵和安禄山追袭的部队。幸而他们的坐骑,都是久经训练的战马,登山涉险,如履平地,一碰见军队,就绕道避开,从未生事,一路平安,到达了金鸡岭。 寨中闻报,寨主辛天雄以下,都出来迎接,韩芷芬忽见人丛有她的父亲,这一喜非同小可,急忙连蹦带跳地跑过去,叫道:“爹,你回来了?” 韩湛拉着了女儿笑道:“我早知道你这不安份的性儿,总喜欢找些事情,叫别人操心。我前天回来,听辛叔叔说你偷偷跑了,几乎把我吓了一跳。”韩芷芬噘着嘴儿道:“辛叔叔,你为什么这样说我?我上次离山,不是禀告过你的吗?”辛天雄笑道:“我和你爹开开玩笑,你这样着急做甚么?哈,你那一天呀,跨上了黄骠马,这才告诉我,那副急着要走的神情呀,我现在想起了还觉得好笑,你想,我敢不答应你吗?” 韩湛哈哈笑道:“幸亏你是和铁贤侄同走,要不然我可真不放心呢!”转过头来,和南霁云招呼之后,又拉着铁摩勒道:“铁贤侄,你长得这么高了,真是个年少英雄,令人高兴。”他一手拉着女儿,一手拉着铁摩勒,弄得铁摩勒甚感难以为情,南霁云瞧在眼里,心中想道:“他们的好事料想能谐了。但愿他们不致像我这样多受折磨。” 南霁云和众人见过,发觉山寨中除了韩湛之外,又多了几个人。“金剑青囊”杜百英和陕南著名的游侠符凌霄也都在内。南霁云与他们相交甚厚,阔别多年,当下重新施礼见过,问将起来,始知韩湛前次下山,一来是到各地访友,二来也是为了金鸡岭招揽英豪的。金鸡岭和龙眠谷距离不远,韩湛早已料到有安禄山之变,所以为山寨未雨绸缨,准备应付龙眠谷的挑衅。 辛天雄道:“目下军情紧急,怎的你们却在这个时候离开九原,郭令公也肯放你们走呢?”南霁云道:“正是要与你们共商大计,咱们进去慢慢再谈。” 群豪当日就在聚义厅里商谈,南霁云将郭子仪的委任状交给了辛天雄。提出要将金鸡岭的部属编成义军,又将自己准备先打龙眠谷的计划说了,辛大雄欣然同意,说道:“韩老前辈对龙眠谷的地形最熟,要攻取龙眠谷,他是最好的军师。”当下,经过了反复研讨,定下了一条夜袭龙眠谷之计,准备布置妥当之后,便是三天之后动手。 金鸡岭为了怕龙眠谷偷袭,本来就在龙眠谷附近设有“坐探”。龙眠谷是个葫芦形的地盘,四面高山环绕,谷中有百里方圆之地,原住有一些采药的山民与猎户,谷外边也有几个村落,王家父子占据了龙眠谷后,大兴土木,修筑武备,已把龙眠谷变成了一个硕大无朋的碉堡,但江湖大盗有一条规矩是不吃“窝边草”,王家以绿林盟主自居,当然更不会向这些村民动手。谷中原有的药农和猎户,虽然被强迫人伙,要替他们做事,但还是各守本业,不过要将采种所得的草药和打猎所获的野兽缴给山寨,每月领回一份钱粮,等如为山寨所雇一般。至于谷外边的村民,则只是要服从他们的管辖,其他并无改变。 金鸡岭的“坐探”,便是当年铁摩勒在那里吃过酒的那个茶亭主人。那个茶亭距离龙眠谷不到三十里,他在谷中有几个亲戚,故此对龙眠谷的消息颇为灵通,金鸡岭也不时派出“行探”,以走亲戚为名,打听龙眠谷的虚实,每过一个时候,便到金鸡岭回报。 第二日恰巧便有探子回来,报说王伯通父子都在谷中,而且谷中张灯结彩,四处粉饰一新,各地山寨,连日有人前来,好像要办什么喜事似的。 这消息在辛天雄听来,并不觉得什么特别,但在南霁云听来,却不免疑虑丛生,心想莫非是夏凌霜母女真的已给王家掳去而王龙客要迫夏凌霜成婚?他既盼望她们两母子是落在龙眠谷,自己可以救她们出来,又担心她们会遭意外,听了这个消息,两个晚上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南霁云的猜疑有一半对了,夏凌霜的确是已落在王龙客之手,但她的母亲却并非和她一道,下落如何,连夏凌霜也不知道。 就在金鸡岭准备向龙眠谷动手的那个晚上,王家一间布置得很雅致的房间里,有一个少女,躺在床上,她想挣扎起来,但身子却是软绵绵的,一点气力也使不出来。这个少女便是夏凌霜,她被安置在这房子里已有好几天了。 她咬了咬牙,气得眼睛发黑,那一场恐怖的遭遇,又一次在她脑海中重现出来。 那一天,她正在陪母亲闲话,心中老是在惦着南霁云,她计算日子,南霁云在这一两天内应该来了。心念未已,忽听得外间声响,她欢喜得几乎要跳起来,刚刚要去开门,那一伙人已闯了进来,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闯进她屋子里的共是四个人,第一个是精精儿,第二个是王龙客,第三个是个身形瘦长、相貌古怪的道士,只有这个人她不认识;第四个人,最出乎她的意外,那是西岳神龙皇甫嵩!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刹那的情景,当皇甫嵩一出现的时候,她母亲突然尖叫一声,面色全都变了,那神情就似碰着了恶鬼、碰着了野兽一般!那叫声充满了愤怒、充满了恐惧,又似孤立无援的人,遇到危险时绝望的呼喊!她与母亲相依为命,过了二十多年,从未曾见过母亲这样愤怒的神色,听过这样恐怖的叫声! 她记得她本能的立即便跳起来,拔剑便向皇甫嵩刺去。突然,她闻到一股古怪的香味,剑招发出,一点劲道也没有,就像饮了过量的酒一般,头晕、目眩,身子软绵绵的,只想倒下床去睡觉。神智模糊中,她发觉王龙客到了她的身边,在这时候,她还隐约听得母亲叫了一声,似乎是冲着皇甫嵩喊道:“我不许你对霜儿说半句话!”接着,似乎还听到几声刀剑碰击的声音,之后,她就失去了知觉…… 待她恢复了知觉之后,已经是在这间房子里了。她发现身体并无异状,这才稍稍安心,可是气力仍然未曾恢复,只能躺在床上,一点办法也使不出来。她被安置在这房子里,已经有好几天了,王龙客也来过好几次,每次都给她骂了回去。 夏凌霜正在苦恼,忽见门帘揭处,王龙客又走了进来。 夏凌霜气得咬紧银牙,转过身去,不理睬他。却听得王龙客柔声笑道:“过了这许多天了,你的气还未消么。都是我的不好,未曾先得到你的允许,就把你带到这里来。可是,这也是由于我太喜欢你了,你应该原谅我呀。嗯,你的胸口还在感到发闷么?我一时不能给你解药,不过,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一些龙诞香。可以提神醒脑,你闻一闻这香味,是不是舒服了一些?” 氤氲的香气散人帐中,夏凌霜果然觉得精神一爽,只听得王龙客又道:“夏姑娘,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说一句话呀!” 夏凌霜恼怒之极,叫道:“你别假献殷勤,装模作样啦,我宁愿你一刀把我杀掉!”王龙容笑道:“你怎的这样恼我?我请你到这里来是为了杀你吗?你放心,我宁愿自己死了也不忍伤害于你。我对你说的,句句都是出自真心。”夏凌霜转过面来,怒声说道:“好,你说得这么好,为何不让我见我的母亲?” 王龙客摇了一下折扇,柔声说道:“你母亲不在这里,可是,只要咱俩成婚之后,你自然会见着她。”夏凌霜怒道:“你好无耻,要拿这个来胁迫我么?”王龙客道:“夏姑娘,我是诚心诚意向你求婚,你可别生误会。你妈妈另有去处,她暂时不想到龙眠谷来。可是,只要咱俩一成了婚,她老人家自然要赶着来见女儿女婿的。” 夏凌霜气得粉脸通红,柳眉倒竖,“哼”了一声道:“你要迫我成婚,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夏凌霜纵使粉身碎骨也决不能嫁你!” 王龙客在她面前,本来一直是装作多情公子的模样,温柔体贴,服侍殷勤,如今听了这话,不由得面色大变,折扇狂挥,过了半晌,冷冷说道:“夏姑娘,你也不想一想,若然我真是你所说的癞蛤蟆,这块天鹅肉我早已吃到口了。你已然落在我的手中,我要怎样摆布你都可以。就因为我敬你爱你,想和你做一双你情我愿的恩爱夫妻,所以才不用强横的手段对你。夏姑娘,咱们总算也有过一段交情,你为何这样恨我?” 夏凌霜道:“我早有了未婚夫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明知我与南霁云订有婚约,还把我掳到这里来,这不是存心欺侮我么?你若要讲交情,快快把我放走,也许我可以少恨你一些。” 王龙客为了赢得她的芳心,本来打定主意,用水磨功夫,任凭她如何辱骂,也不发作。但如今听她提起了南霁云,王龙客这可忍不住了,只见他面色铁青,折扇“卜”的掉下地来,张开口便嚷道:“我有哪点不如这姓南的地方?他不过是郭子仪部下一个小军官,有什么出息?他只知刀来剑往,在江湖上浪得虚名,不解温柔,不懂情趣,有何值得你如此倾心?再说,我认识你也在他认识你之前,咱们也曾有过一段交情不错的日子,你移情别恋,我王龙客岂肯甘心?” 王龙客咆哮如雷,夏凌霜反而沉默下来,一面听他说,一面想起了往事。七年之前,她初出江湖,有一次她在路上碰见一队军官,那军官见她美貌,想调戏她,她正要动手,却有一个过路的少年,将那军官喝住,给她解了围,这少年便是王龙客。当时夏凌霜不知他的身份,还以为他是个仗义扶危的贵家公子,见他一表斯文,谈吐风雅,文才武艺,两皆不错,对他的确也曾暗暗倾心。 那次事情过后,两人就此缔交,结伴同行,经过一些日子。夏凌霜初出江湖,毫无经验,王龙客随时给她指点,又曾助她诛除了一个贪官,两个恶霸,夏凌霜更以为他是个少年游侠,好感日增,不过,时日无多,尚未至谈婚论嫁。不久,王龙客因为他家与窦家争霸之事,迫得离开了夏凌霜,匆匆赶回龙眠谷去。夏凌霜一直未知他的身份。 直到王龙客在乱石岗截劫段珪璋,被南霁云打败,而这件事情,又恰巧被夏凌霜碰上,从此之后,王龙客的真面目渐渐揭开。待到群雄大闹龙眠谷,王家与安禄山勾结的奸谋全被揭穿之后,夏凌霜对王龙客也就完全绝望了。 往事一幕幕的从夏凌霜脑海中翻过,这时王龙客还在她的床前指手划脚,愤愤不平,喋喋不休;夏凌霜突然仰起头来,冷冷说道:“不错,你根本不能与南霁云相比!” 王龙客怔了一怔,大声问道:“我怎么不能与他相比,我是绿林的少盟主,叱咤风云,正图霸业,他是什么东西?” 夏凌霜道:“他是行侠仗义,解困扶危,为国为民的好汉子!你勾结胡儿,残害百姓,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又怎能与他相比?” 王龙客怒极气极,但他双眼一瞪,反而哈哈笑道:“你这真是妇人之见。你可曾读过史书么?”夏凌霜道:“我是比较你们两人的行事,这与史书何关?” 王龙客拾起扇子,摇了一摇,极力压下心头的怒火,放缓声音说道:“你不是认为我勾结胡儿乃一桩大罪么?你可知道历朝创业之君,借助外援,取得天下之事,史不绝书?你即算未读过史书,谅也当知道本朝之事,当年李渊父子与各路反王逐鹿中原,李渊就曾向突厥称臣,他派刘文静做使者,上表突厥可汗,约定‘征伐所得,子女玉帛,皆可汗有之。’因而得到突厥之助,后来李渊也就成了本朝的高祖皇帝。我如今与安禄山连结,也不过是效法李渊所为,暂时借助于他而已。事成之后,我也可以将他诛灭,独占唐朝天下。哈哈,那时我就等如太宗皇帝李世民一样,是开创一代的君王了。你怎知我的抱负?你因此骂我,这岂非妇人之见么?” 王龙客能言善辩,引古证今,满以为可以将夏凌霜压服,哪知夏凌霜冷冷一笑,状更鄙夷,说道:“哎哟,真是失敬,原来你还有这样的抱负!小女子未曾熟读史书,但只知道一条道理:残害老百姓的便是十恶不赦的坏人,认贼作父的便是国人皆曰可杀的国贼!” 王龙客用尽诸般手段,软硬兼施,不料非但赢不到夏凌霜的芳心,反而招来一顿臭骂!虽然他以前也曾挨过几次骂,但却从无一次被骂得这样厉害,这样决绝,简直毫无可以转圈的余地! 王龙客面色铁青,双眼火赤,老羞成怒,蓦地跨上一步,狞笑说道:“好呀,原来我在你的眼中,竟是十恶不赦的坏人,那我还能和你说些什么,我只能用坏人的手段对付你了!哈,哈,夏姑娘呀,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他站在床前,俯下腰来,双臂一伸,就要向夏凌霜搂去! 夏凌霜动弹不得,冷冷说道:“好,好威风!呸,你简直是不要脸的下流胚!”王龙客自视甚高,被她这么一骂,又是恼怒,又是羞惭,眼光相接,但觉夏凌霜的眼光中充满了鄙视、憎恨、而又冷傲的神情,王龙客禁不住心头一凛。本来夏凌霜已是毫无反抗的力量,但不知怎的,王龙客面对着她那股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情,却忽地心虚胆寒,双臂悬空,竟然不敢搂下! 王龙客咬了咬牙,无法下台,又舍不得离开,正在人天交战,心意踌躇的时候,忽听得一声冷笑,声音极轻,但却清清楚楚,就似有人在耳边耻笑他似的。他望了望夏凌霜,夏凌霜躺在床上,双目圆睁,向他怒视,但嘴唇却是闹得紧紧的,显然这不是夏凌霜所发出的笑声。 王龙客喝道:“谁在外处?”没人回答,但却又传来了一声冷笑,王龙客本已有些怯意,再听了这声冷笑,不由得他不放开了夏凌霜,立即便揭帘奔出。 夏凌霜松了口气,心里暗暗道声:“好险!”那两声冷笑她也听到了,她既庆幸那冷笑来得及时,同时又感到奇怪之极。 过了片刻,忽又听得有脚步声从外面走来,夏凌霜惊魂方定,不由得又吓了一跳,只道是王龙客去而复回。 一个苗条的影子一闪而进,夏凌霜定睛一看,却是王龙客的妹妹王燕羽。 虽然来的不是王龙客,但夏凌霜恨透了王家的人,对王燕羽当然亦是全无好感。她冷冷地望着王燕羽,一言不发,但见王燕羽面上却是堆着笑容,对她似是并无恶意。 王燕羽见着夏凌霜这副神情,怔了一怔,但脸上仍然挂着笑容,走上前来,对夏凌霜说道:“夏姐姐,我哥哥对你无礼,怪不得你心中气恼。小妹特来向你赔罪!” 夏凌霜冷笑道:“你哥哥刚刚被我骂得夹着尾巴逃了,你又来要什么花招?哼,哼,你们两兄妹一个做好,一个做坏,骗得过我么?” 王燕羽道:“姐姐,请勿多疑,我是诚心诚意来给姐姐赔罪,非但如此,我还想为我的哥哥赎罪!” 夏凌霜道:“吓,你要为他赎罪,如何赎法?对啦,我早已听说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小魔女,你就拿出你当年刺杀窦家五虎的本事,将我一剑杀了吧,省得我活着受你们的折磨,也省得我睁开眼睛就要对着你们这班讨厌的东西。” 王燕羽变了面色,忽地两颗泪珠滴了下来,低声说道:“当年我杀了窦家五位伯伯,乃是奉父命而为,现在想来,已是后悔不及。但是窦家五位伯伯也有可死之处,不过,不应由我来杀他们就是了。姐姐,这件事情你也不能原谅我么?” 夏凌霜对窦家五虎本来亦无好感,不过是信手拈来举例罢了,听她这么郑重的辩解,倒觉得有点奇怪,当下忍不住说道:“你不必猫哭老鼠假慈悲啦,你杀了他们,后悔也好,得意也好,与我毫无关系。你干脆说吧,你哥哥差遣你来,意欲如何?不过,我可以斩钉截铁地告诉你,软的硬的,我全都不受!不论你用的是刀剑毒药,或者甜言蜜语,想我依从,那只有白费心机!” 王燕羽道:“我是他的妹妹,你不相信我,那也难怪。但是,我可并非我哥哥差遣来的,你问我意欲如何?我到此间,为的就是想助你逃走,这样,你可以相信我了吧?” 夏凌霜愕了一愕,道:“你要放我逃走?咦,这对你有什么好处?我与你也够不上这个交情!” 王燕羽道:“你一定要知道对我有什么好处,才能相信我的诚意吗?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我知道你是南大侠的未婚妻子,我但求你们破镜重圆之后,你在南大侠跟前,能为我美言两句。” 夏凌霜道:“咦?这更奇怪了。你要我向他说些什么?”王燕羽脸上忽然泛起一片娇红,羞涩涩地说道:“只要你说出这件事情的经过,让南大侠明白我也并非坏得难以救药之人,那就行了。” 饶是夏凌霜心窍玲珑,一时之间,却也难明其中缘故,心里只是想道:“为什么她要求得我南大哥的好感?为什么她又是这等神情?”要不是她对南霁云素来信任,又知道他们二人向无关联,几乎会疑心其中另有隐情。 夏凌霜正在猜疑,只见王燕羽己掏出一个银瓶,盛着十瓶淡红色的液体,低声说道:“你是中了千日醉迷香散的毒,这是解药,我从哥哥那儿偷来的。” 夏凌霜半信半疑,说道:“你偷了解药给我,不怕你父兄责怪么?”王燕羽道:“你不必管我,你快些吃了解药,早早逃跑吧。要是哥哥发觉我偷他的解药,你就逃不成了!” 夏凌霜见她神情焦急,似乎恨不得自己马上就把那解药服下,反而又多了两分猜疑,冷冷说道:“这么说来,你竟然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外人,和你哥哥作对了。嘿嘿,想不到你心地竟是如此善良,老虎也会念大悲咒了!” 王燕羽急道:“你要怎样才相信我?唉,你不知道,我,我是——”夏凌霜睁圆双眼问道:“你,你是为了什么?”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个声音叫道:“小姐,小姐!”这是王燕羽贴身丫鬟在呼唤她,声音急促,似乎出了什么事情。 王燕羽吃了一惊,将那银瓶扔到夏凌霜身边,气道:“好,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法。服不服药由你!你不是要寻死觅活么?好,你就当它是一瓶毒药吧!” 王燕羽匆匆走了,夏凌霜目送她的背影,又瞧瞧那个银瓶,王燕羽临走时那股神气,那股又是焦急、又是愤激、又是受了无限委屈的神气,一个少女似乎不可能矫揉造作得来。夏凌霜蓦地里心中想道:“她说得对,就算这是一瓶毒药,我最多也是一死而已,服了它决不会比现在半死不活的情形更坏。”她不能爬起身来,但双手还能缓缓移动,她挣扎着拿起银瓶,打开瓶塞,闻得一股芳香,登时精神一爽,终于把那半瓶药酒倒入口中。 王燕羽出来见着了那个丫鬓,急忙问道:“你可有碰见我的哥哥?”那丫鬟道:“少寨主已经走出前厅去了。听说是来了客人。”连日间都有绿林人物来到,王燕羽也不放在心上,便问道:“你大呼小叫的找我,有什么事情?”那丫鬟道:“杨总管传下老寨主的命令,叫小姐也去会客。杨总管已经找过你一趟了。”王燕羽有点诧异,心中想道:“什么重要的客人?我爹爹亲自招待,又有我的哥哥,为什么还要我也出去?”当下说道:“好,我就出去。我到过此间,你不可说给别人知道。” 王燕羽走出前厅,先在屏风后面一瞧,这一瞧不由得心头一震! 来的这两个人,可并非什么绿林人物,而是王燕羽所认识的人——名震江湖的段珪璋夫妇。 段珪璋是窦家的女婿,王家大破飞虎山,灭了窦家五虎之后,本来就准备他们夫妇要来寻仇。但是,经过了七年,他们夫妇的足迹始终未曾踏进过龙眠谷,王伯通父子,也以为他们不会来了,哪知他们却突然在今晚出现! 王燕羽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爹爹催我出来会客,原来是这样的客人,糟糕,要是他们动起手来,我可怎么办呢?”段珪璋与铁摩勒的关系,王燕羽是知道的,要是段珪璋果然是为了报仇而来,王燕羽就难以避免要和他们对敌了。她心头大乱,躲在屏风背后,不知如何是好? 这里,王伯通正在与段珪璋说话,他也以为段珪璋是为窦家报仇来的。王燕羽从屏风背后,偷瞧出去,只见她父亲面挟寒霜,冷冷说道:“请问段大侠,贤伉俪今晚大驾光临,是路过还是特到?”段珪璋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当然是有事才来!” 王伯通冷笑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请问段大侠当年在飞虎山上说过的话还记得么?”段珪璋道:“我说过些什么话了?”王伯通道:“当日我在飞虎山与窦老大评理,段大侠不是绿林中人,曾说过不管王、窦二家之事,后来贤伉俪与空空儿按武林规矩较技,段夫人也曾应允,或胜或败,只是与空空儿理论,不向王家寻仇,这话你们可是说过的么?” 段珪璋道:“一点不错,这些话都是有的。”王伯通松了口气,道:“好,既然如此,想来段大使当是个重言诺。守信义的人,我也似乎不必再多说了!” 段珪璋沉声说道:“王寨主怎的未曾动问,便一口咬定我是为了给窦家报仇而来呢?难道除了这件事情,我段珪璋就不能来么?” 王伯通愕了一愕,随即打了一个哈哈说道:“对不住,这是老夫误会了。多承段大侠把老夫当作朋友,肯到寒舍,真是何幸如之!龙儿,端上茶来。” 段珪璋冷冷说道:“且慢,这碗茶吃不吃也罢。王寨主,你还是误会了。”王伯通道:“怎么?”段珪璋道:“愚夫妇今晚前来,一非寻仇,二非访友。我怎敢高攀作王寨主的朋友呢?” 王伯通连忙问道:“那么段大侠前来,端的是为了什么?” 正是:旧仇今又添新恨,虎穴龙潭亦等闲。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旧雨楼扫描,bbmmOCR,旧雨楼独家连载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回 胡骑肆虐名城坠 壮士挥刀胆气豪 大唐

关键词:

上一篇:红尘之恋: 你知不知道老婆的眼泪最珍贵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