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牌天下投注网】【军警】吵嘴夫妻(小小说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59 发布时间:2020-02-09
摘要:报刊亭 从东大街邮局退休的职工老张,经营了一个报刊亭。就是一个用铝合金建成的报刊亭,离我家门口不远。20年前,他在大杜社乡里的邮政所当邮递员时,我们俩就认识,几乎天天

皇牌天下投注网 1 报刊亭
  
  从东大街邮局退休的职工老张,经营了一个报刊亭。就是一个用铝合金建成的报刊亭,离我家门口不远。20年前,他在大杜社乡里的邮政所当邮递员时,我们俩就认识,几乎天天给我送报纸,赶上阴天下雨,曾经到我家里坐过。这个人实诚,就是脾气不大好。如今我们都住在通州小城里,我常去买报,还是经常见面。
  那天,我正和老张在报刊亭里闲聊,只见一位六十岁开外的老者来买一份《北京晚报》,从窗口递过一张皱巴巴的一元钱。老张一看,就皱起了眉头。我早就知道,老张做事追求完美,是个洁癖,别看他不过是个卖报的,可从头到脚,穿的都挺利落,一尘不染的样子。这一块钱票面不整洁,他见了心里肯定别扭,不想要。
  “老先生,您的钱品相也太差了,换一张好吗?”果然不出所料。不过老张的话,很客气。
  “我这是钞票,不是邮票,要什么品相?这上面有国徽,拒收人民币是违法的!你明白吗?”没想到这位买报的老者,这么愤然,口气这么硬!
  “你这脏兮兮的钱,没准有禽流感的病毒呢?我就是不收,想看报,别处去,恕不远送!”
  “你简直是法盲,一个卖报纸的,牛气什么?我在北京内燃机总厂,一万多人,都没人敢跟我叫横,你算什么?我今天,我就跟你较个真了,有你后悔的……”老者连说带比划,须髯飘飘,很是神气。
  这句话把老张惹火了:“哈!好啊,我正想违违法,坐一回监狱尝尝滋味呢!有吃有喝,有房子住,很不错呀!你告我去吧,甭管你当过多大官,在我这儿,就不尿你这一壶!”
  老者一听,气的胡子尖抖动起来,把手里的一元钱往桌子上一拍:“你仔细看看,我的钱不是假币,你就得收!你是公民,就得守法。你敢不收,就是和国家对着干。我不相信你有这个胆子?”我发现这老者原来一定是个政工干部,说出话来,上纲上线,信口就来,的确挺唬人的。
  “哎,哎,你说对了。我就是旗杆上绑鸡毛——好大的胆子(掸子)。”老张说着从小屋里走出,气哼哼地把这一元钱甩到老者脚下,说了一句:“我就是不要你的臭钱,你瞧着办吧。”说着,直接站到老者面前,两眼放光,死盯着老者,似乎有动手的架势。老者自知不敌,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正巧被一块砖头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我怕出事,赶紧拽着老张的衣角说:“给他一份报纸算了,跟他置气何苦呢?真的出了事,够你喝一壶的!”老张也醒悟过来了,拿着一份报在老者眼前晃晃说:“不要你钱了,白送你,行了吧?”没想到老者哼了一声:“想封住我的嘴呀,没门儿!”
  此时,买报纸的聚拢了十几个,大伙面面相觑,不知如何解劝。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走近了老者,对老者说:“老爷子,你这张一元钱是‘96’版的,这可是红色经典呀。很少见了。北京报国寺,至少能换10元钱,而且还在升值,他不要,我要了。给你10元钱,您看怎样?”
  老者一时愣住了,肚子里的气,就像一个泄了气的车胎,立马瘪了。他眨巴着眼睛问:“一元钱也能收藏?”小伙子回答的很坚定:“绝对能!”老者把钱塞进兜里,说:“那我就留着做个纪念吧。”回过头狠狠地瞪了老张一眼,鼻子“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看老者走远了,就悄悄地问那个小伙子:“这一元钱真的能升值吗?”小伙子冲我神秘地一乐:“您说呢?也许吧……”
  
  吵嘴夫妻
  
  孙有福和赵全秀,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成亲的。结婚那天,有福朝队长借来一辆小拖拉机,到五里外的大陈庄把全秀接到家里的土炕上。吃了一顿蛤蟆腿肉馅的饺子,就算结婚了。第二天回门,懒洋洋的有福又借来一辆自行车,带着全秀回娘家,回来路上一个土坡,车子一歪,就把新媳妇撂到了地上,把全秀新做的碎花褂子,弄上了不少泥巴和草沫子。这是娘家妈攒了两个月的鸡蛋钱买的,全秀心疼啊。
  “你怎么这么不着调呀,看见土坡也不下车?”新媳妇全秀头一回生气了。
  “你眼瞎啦?看不见我驮着你上坡多累呀。你下车走几步呀?”
  “我就没想到你一到白天就这么没劲儿,从昨天夜里到今天,我看你像是两个人。昨天多豪壮,今天就熊包了!”全秀不小心说了实话。
  孙有福本来脾气就狗怂,一听这句,立马火了:“看我不地道,不想跟着我,你就自个儿走着回你们家去,我可对付不了你这位姑奶奶!”
  全秀一听,登时没主意了。都和他那样了,我还能有脸回,也就只能这样了,就应付着着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少废话,回家吧!”从这以后,吵嘴架就成了家常便饭,一吵就是四十多年。
  孙有福火爆脾气,发起火来吼声震天地。有时还想动粗,全秀脾气改好了,有时挨了打,也从不和别人诉苦,总是对劝架的邻居笑笑,说:“他爸这人,就这个狗脾气,发完火,就啥事都没有了。”
  在十里八村的村民看来,这一对儿真的不般配。矬敦敦有福,上下一般粗,眼睛小,大嘴叉子,斗鸡脚,水蛇腰。放到今天,简直就是一个“二等残废”。除了男人干的活能卖把子力气,简直不知道什么是夫妻感情。可宋全秀是村里的漂亮女人,模样好,说话甜,家里家外的活儿干的都很利落。村里有的男人说:“简直不敢正眼看她,看她随意地一笑,心里就受不了。”
  吵吵闹闹地过了20多年,吵到女儿都结了婚,一年后,女儿也生了女儿。去年冬天,女儿的孩子断奶了,就对妈说:“妈,我们俩都上班,没钱雇保姆,想接您过去给我们看着家,帮我照看孩子,妈您觉得行吗?”
  “哎呀,我的闺女,我正想你的娃娃呢,离开你爸爸,免得三天两头地吵架。明天我就去吧!”就这样,全秀就来到燕郊的女儿家里当保姆了。
  老两口分开不到一个礼拜,全秀就忍不住打电话了。“老孙,你还要早起,到外边吃点东西,你爱‘抽汉奸(陀螺)’,你就天天去吧,不管你了。那鞭子抽坏了几根,也值不了几个钱,你的身子骨最值钱,别犯糊涂!”
  “你好好照顾孩子,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累不累呀!告诉你,我当上街头协管员了,衣服是公家发的,每天街头一站,可风流了!不跟你吵嘴了,也没空去‘抽汉奸’了!”
  “别犯你的臭脾气,跟人家和气点,也别跟人家太亲密,我就放心了。把你的‘汉奸’收好,以后还能用……”
  “就讨厌你的婆婆嘴,别啰嗦了。我上班了!”啪嗒,有福不耐烦地把电话挂了。
  转眼半年过去了,两口子打过不少电话,还是说不到一块儿,这回是全福忍不住了。给老伴打了电话:“这些天感冒了,一阵冷一阵热的。吃了几盒感冒冲剂,不见效呀!”
  全秀一听就急眼了:“得感冒就别上班了,三九天里,你是冻的。不许干了,再接着干,你就是活该活该!没人心疼你!”
  电话那头也发火了:“你傻呀!我们这路口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和一个女的换班,我不上班,人家怎么办呀?这里是人命关天,不是玩闹的。我就要坚持,我是《沙家浜》里的十八棵青松,你就是水塘里的蛤蟆,整天瞎叫唤!”
  女儿听见爸爸说话又不靠谱了,就夺过电话冲爸爸嚷了一句:“老爸,妈妈给我看着孩子,累得很呀。你不安慰倒罢了,还吼她,有你这样的吗?”
  全秀见女儿发火了,就悄悄地对女儿说:“你爸就那脾气,心眼子直,甭跟他较真!”
  女儿一听,觉得味道不对,我是替妈妈说话的,他怎么这样说啊。她是怎么想的?就悄声地问:“妈,您能告诉我,您想回家吗?”
  全秀攥着女儿的手说:“妈说实话吧,我想你爸啦?吵吵嘴也比一整天没人说话好啊!再说了,我也对他不放心了。”女儿一听就明白了。原来爸和妈吵归吵,感情是很深的,她也担心那个和他倒班的女人吧?就说:“那明天您就带着孩子回家吧!您满意了吧?”全秀笑了,笑得像个孩子:“还是女儿懂妈妈的心啊!”
  全秀带着孩子回到家了,家里没人,她知道有福还在班上,就脱了大衣一通大干,大洗。晚上,有福一进家门,扫视了一下屋子,又扯着大喇叭嗓门发火了:“你带着孩子,刚回来就干呀!你累病了,我上班还得伺候你呀?你呀,越活越傻,要是有人把你卖到云南去,你还给人家哗啦哗啦地点票子!”
  全秀听了,一点没生气,还乐了:“我这几个月不在家,屋里都成了猪圈了。我知道没有女人来过,我就放心了!”
  有福没听出话里有音,就直脖大嗓地说:“你放心吧,就感冒那点小毛病,早就过去了,你看我,壮得像牛!……”

吵嘴夫妻(小小说)
  李冬
  
  孙有福和赵全秀,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成亲的。结婚那天,有福朝队长借来一辆小拖拉机,到五里外的大陈庄把全秀接到家里的土炕上。吃了一顿蛤蟆腿肉馅的饺子,就算结婚了。第二天回门,懒洋洋的有福又借来一辆自行车,带着全秀回娘家,回来路上一个土坡,车子一歪,就把新媳妇撂到了地上,把全秀新做的碎花褂子,弄上了不少泥巴和草沫子。这是娘家妈攒了两个月的鸡蛋钱买的,全秀心疼啊。
   “你怎么这么不着调呀,看见土坡也不下车?”新媳妇全秀头一回生气了。
   “你眼瞎啦?看不见我驮着你上坡多累呀。你下车走几步呀?”
   “我就没想到你一到白天就这么没劲儿,从昨天夜里到今天,我看你像是两个人。昨天多豪壮,今天就熊包了!”全秀不小心说了实话。
   孙有福本来脾气就狗,一听这句,立马火了:“看我不地道,不想跟着我,你就自个儿走着回你们家去,我可对付不了你这位姑奶奶!”
   全秀一听,立马没主意了。都和他那样了,我还能有脸回,也就只能这样了,就应付着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少废话,回家吧!”从这以后,吵嘴架就成了家常便饭,一吵就是四十多年。
   孙有福火爆脾气,发起火来吼声震天地。有时还想动粗,全秀脾气改好了,有时挨了打,也从不和别人诉苦,总是对劝架的邻居笑笑,说:“他爸这人,就这个狗脾气,发完火,就啥事都没有了。”
   在十里八村的村民看来,这一对儿真的不般配。矬敦敦有福,上下一般粗,眼睛小,大嘴叉子,斗鸡脚,水蛇腰。放到今天,简直就是一个“二等残废”。除了男人干的活能卖把子力气,简直不知道什么是夫妻感情。可宋全秀是村里的漂亮女人,模样好,说话甜,家里家外的活儿干得都很利落。村里有的男人说:“简直不敢正眼看她,看她随意地一笑,心里就受不了。”
   孙有福和赵全秀吵吵闹闹,吵到女儿都结了婚,一年后,女儿也生了女儿。去年冬天,女儿的孩子断奶了,就对妈说:“妈,我们俩都上班,没钱雇保姆,想接您过去给我们看着家,帮我照看孩子,妈您觉得行吗?”
   “哎呀,我的闺女,我正想你的娃娃呢,离开你爸爸,免得三天两头吵架。明天我就去吧!”就这样,全秀来到燕郊的女儿家里当保姆了。
  老两口分开不到一个礼拜,全秀就忍不住打电话了:“老孙,你还要早起,到外边吃点东西,你爱‘抽汉奸(陀螺)’,你就天天去吧,不管你了。那鞭子抽坏了几根,也值不了几个钱,你的身子骨最值钱,别犯糊涂!”
   “你好好照顾孩子,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累不累呀!告诉你,我当上街头协管员了,衣服是公家发的,每天街头一站,可风流了!不跟你吵嘴了,也没空去‘抽汉奸’了!”
   “别犯你的臭脾气,跟人家和气点,也别跟人家太亲密,我就放心了。把你的‘汉奸’收好,以后还能用……”
   “就讨厌你的婆婆嘴,别啰嗦了。我上班了!”啪嗒,有福不耐烦地把电话挂了。
   转眼半年过去了,两口子打过不少电话,还是说不到一块儿,这回是全福忍不住了。给老伴儿打了电话:“这些天感冒了,一阵冷一阵热的。吃了几盒感冒冲剂,不见效呀!”
   全秀一听就急眼了:“得感冒就别上班了,三九天里,你是冻的。不许干了,再接着干,你就是活该活该!没人心疼你!”
   电话那头也发火了:“你傻呀!我们这路口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和一个女的换班,我不上班,人家怎么办呀?这里是人命关天,不是玩闹的。我就要坚持,我是《沙家浜》里的十八棵青松,你就是水塘里的蛤蟆,整天瞎叫唤!”
   女儿听见爸爸说话又不靠谱了,就夺过电话冲爸爸嚷了一句:“老爸,妈妈给我看着孩子,累得很呀。你不安慰倒罢了,还吼她,有你这样的吗?”
   全秀见女儿发火了,就悄悄地对女儿说:“你爸就那脾气,心眼子直,甭跟他较真!”
   女儿一听,觉得味道不对,我是替妈妈说话的,她怎么这样说啊。她是怎么想的?就悄声地问:“妈,您能告诉我,您想回家吗?”
   全秀攥着女儿的手说:“妈说实话吧,我想你爸啦。吵吵嘴也比一整天没人说话好啊!再说了,我也对他不放心了。”女儿一听就明白了。原来爸和妈吵归吵,感情是很深的,她也担心那个和他倒班的女人吧?就说:“那明天您就带着孩子回家吧!您满意了吧?”全秀笑了,笑得像个孩子:“还是女儿懂妈妈的心啊!”
   全秀带着孩子回到家了,家里没人,她知道有福还在班上,就脱了大衣一通大干,大洗。晚上,有福一进家门,扫视了一下屋子,又扯着大喇叭嗓门发火了:“你带着孩子,刚回来就干呀!你累病了,我上班还得伺候你呀?你呀,越活越傻,要是有人把你卖到云南去,你还给人家哗啦哗啦地点票子!”
   全秀听了,一点没生气,还乐了:“我这几个月不在家,屋里都成了猪圈了。我知道没有女人来过,我就放心了!”
   有福没听出话里有音,就直脖大嗓地说:“你放心吧,就感冒那点小毛病,早就过去了,你看我,壮得像牛!……”
  分享: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皇牌天下投注网】【军警】吵嘴夫妻(小小说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