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河洗剑录: 第十四回 惊心怪客传书柬 孰料娇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75 发布时间:2019-05-10
摘要:白英杰连忙问道:“师嫂,你可是在这请柬上看出了什么?”谢云真道:“这些怪字我一个也不认得,但我可断定,这和莲儿棉袄中所藏的羊皮书,必是同属一种文字。”程浩诧道:“

  白英杰连忙问道:“师嫂,你可是在这请柬上看出了什么?”谢云真道:“这些怪字我一个也不认得,但我可断定,这和莲儿棉袄中所藏的羊皮书,必是同属一种文字。”程浩诧道:“什么羊皮书,我怎么从未听掌门师妹说过?”
  谢云真这才想起,谷之华曾嘱咐过她,叫她不要将谷中莲那件古怪的棉袄的秘密向别人泄露,但现在已不慎说了出来,再想反正都是同门的师兄弟,说一些不说一些那更不好,便索性把自己所知,全部说了出来。
  白英杰道:“怪不得掌门师妹只带莲儿随行、想来是趁此次塞外之行,顺便访查莲儿的身世。可惜这张请柬来得太迟,要不然倒可供她一个线索。依我看来,莲儿的身世也很可能就与那个什么金鹰宫的主人有关。”
  程浩作事素来慎重,想了一会,说道:“前来送帖的这人不过是个仆人,本事已然这么了得,那金鹰宫的主人自是更不可小觑。江贤侄,你的武功虽强,但一剑单身,深人虎穴,究属危险,我想把我的翼师兄请来,陪你同往,你意下如何?”程浩的“翼师兄”即是南丐帮的帮主翼仲牟,曹锦儿死后。邙山派以他的辈份最尊,谷之华也要时常向他请教的。而且他交游遍天下,各地又都有丐帮弟子,可通消息,若有翼仲牟陪同前往,事事方便,处处有人,那当然是稳妥多了。
  可是江海天一来急于寻父,二来他也想早日揭破谷中莲身世之谜,当下说道:“请帖上的日期是今年中秋节,虽然距今还有五个多月,但路途遥远,难保路上没有一些耽搁,侄儿第一次出道,下想失信于人,程伯伯的好意我心领了。而且我这次的路程是准备先到念青唐古拉山拜谒唐经天伯怕,然后到灭山拜谒他的父亲唐晓澜唐老前辈,听说阿尔泰山是在新疆北边与蒙古接境之处,既然金鹰宫就在阿尔泰山脚卜的马萨儿盟,我到了天山之后,正好顺道前往。”
  白英杰道:“对了,唐老前辈对新疆、西藏、蒙古各地的山川人物都极熟悉,你问问他,或者他会知道金鹰宫主人的来历。若得唐大侠助你,那又胜过咱们的翼师兄了。”
  程浩说道:“既然你要如期赶到,我也不便留你在此等候翼师兄了。说来惭愧,阿尔泰山绵亘数千里,马萨儿盟在阿尔泰山脚卜的哪一个角落,我们也根本不知呢。你确是非得熟人指引不行。若是唐大侠不便劳烦,你请唐经天夫妇同往,想来也足以对付那金鹰宫主人了。”
  江海天在玄女观住了一晚,第二天便即动身,临行的时候,程浩又对他说道:“贤侄,多谢你这次帮了我们的大忙,但这是我们邙山派的事情,我们也决不能置之不理。你先走一步,我们随后就会有人来的。”
  原来程浩昨晚已派出得力弟子,连夜下山,驰书禀报翼忡牟,请他主持大计,并请他用飞鸽传书,通知沿途的丐帮弟子,暗中照料江海天。不过程浩知道少年人的脾气,少年人未经世故,却又大都怕别人目为幼稚,不欢喜别人说要特另棚顾他的,所以程浩的安排,也未曾对江海天明说。
  江海天怀着几分惆怅的心情,几分对未来的幻想,离开了邙山,奔向那神秘的遥远的约会地方。这一去能够再见到谷中莲吗?能够揭开她身世的秘密吗?他一路心事如麻,既抱着期望,又充满兴奋。
  他下了邱山,在新安镇上买了一匹马。便马不停蹄的直向两行,不到一个月,便已从山东穿过河北,到了山西境内。
  这一们,他为了赶路,错过宿头,已是暮霭苍茫的时候,还找不到人家,正在荒野上驰驱,忽听得一声尖锐的叫声,划破了荒野的寂静。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女,从前面慌慌张张地跑来,衣服华丽,似是一个富家女子,但上下衣裳,已被勾碴了许多处,显见那是因为仓皇逃命,顾不得给荆棘勾破了。
  那少女一见有人,便尖声叫道:“救命呀,救命!”江海天吃了一惊,跳下马来,问道:“什么事情,姑娘,有什么人要害你吗?”
  话犹未了,只听得急促的马路声,有如雨打芭蕉,已是自远而近。那少女叫道:“强盗,强盗抢人!救命呀,救命!”
  转眼间,但见三骑健马,已是冲过土岗,一个喝道:“看你跑得上天?”一个嘻皮笑脸地叫道,“小乖乖,还是跟我回去享福吧!”又一个道:“哼,小骚货,跑到这里会情郎吗?”这三乘骑客,都是粗眉大眼,脸肉横生,一看便知不是善类。
  江海天不由得勃然大怒,朗声喝道,“狗强盗,白日青天。竟敢抢人!”随手拾起三块石头,用连珠手法打出,相距还有十多丈远,但他运足了内劲,三块石头都打中了敌人,只见前面那两个汉子跌下马来,后面那个汉子,因为距离校远,似乎还挨得起,拨转马头便跑!
  江海天正要跑土前去,将那两人活捉,忽听得又是一声尖叫,入耳钻心,就似给人刺了一刀那般的惨叫,江海大回头望时,只见那少女摔倒地卜,衣袖一片殷红。
  江海天吓了一跳,心想救人要紧。只好让那两个强盗逃跑。转过身来扶那少女,问道:“姑娘,你怎么啦?”那少女挣扎了好一会子,才翻转身来,让江海天轻轻将她扶起,又过了好一会子,才娇声细细他说道:“我给石子绊住了,跌了一跤,多谢你啦!”
  江海天第一次和女子接触,不免有点害羞,这时方始正面看她,只见她柳叶双眉,樱桃小嘴,瓜子脸儿,长得倒颇为秀气,脸上身上都没有伤痕,只是手腕上有一条淡谈的血痕,想是刚才给锋利的石子划破的。江海天本以为她已是受了重伤的,哪知仅仅是摔了一跤,受了一点点皮肉损破的轻伤,他放下了心上的石头,但同时亦觉得有几分遗憾:那几个强盗早已跑得无踪无影了。
  那少女还在娇喘吁吁,雪雪呼痛,江海天暗暗皱眉,心道:“真是娇生惯养的小姐。”无可奈例,只好掏出金刨药来,说道:“姑娘不用害怕,这点伤不要急的,我给你敷上了药,就会好了。”那少女紧靠着他,江海天听得她的心“卜卜”的跳,江海天身于挪开了些,心里想道:“这也怪不得她,她被强盗追逐,虽未受伤,也吓死了。”
  江海天给她裹好了伤,那少女检衽一礼,说道:“多谢你啦,辛亏碰见了你。想不到你有这般本事,将强盗都打跑了。”江海天问道,“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怎的独自一人,在这荒野上被强盗追逐?”
  那少女道:“小女子复姓欧阳,单名一个婉字。家父是太原知府,去年才上任的,我原籍河北保定,上月家父派人接我母女往他任所,想不到中途遇盗,家丁被杀,母女遭擒,昨天被关在那边山上的一个木棚子里,听得那些强盗商议,说要把我献给他的大王做什么,做什么……哎呀,做什么压寨夫人。明天便要押解我们到大寨去。我不甘受辱,强盗们动得财货,置酒庆贺,我趁着他们喝得酪酊大醉之时,悄悄逃走,我母亲慢了一步,给他们捉回,我冒险从山坡上滚下,匿伏草间,以为可以逃过,可恨这些天杀的强盗仍然侦骑四出,穷追不舍,侥幸在这里碰上了你救命恩人!”这少女的说话,本来有许多破绽,但江海天毫无江湖经验,听来却觉得合情合理,丝毫没有起疑。
  江海天心里想道:“她是一个弱质娇娃,为了不甘受辱,竟有这般胆量冒险从虎穴中逃出来,倒是可敬可佩。但如何安置她,这却教我为难了。”
  这时已是夕阳落山,天将入黑的时分,江海天四顾苍茫,大是踌躇,那少女忽然跪了下来,叫了两声“恩公”,泪水汪汪地望着江海天。江每天连忙将她扶起道:“有话好说,何必如此?”
  欧阳婉道:“我怕,我怕……”江海天道:“贼人都已打跑了,还怕什么?”欧阳婉道:“贼党众多,难保不会再来。我得恩公救了性命,本不敢再累恩公,只是我孤单一人,怎能到得太原?”
  江海天心乱如麻,只得问道:“你的意思是想我送你到太原去么?”欧阳婉道,“我若得父女团圆,决不会忘了恩公的好处。”江海天道:“此处离人原多远?”欧阳婉道:“我也不知,但我昨日遇盗之处,高大原是三天路程。我逃出来不辨方向,要是方向对的,后天就能到了。太原是在西边。”
  新月从山间升起,江海天面向月亮,说道,“方向倒是对了。但我不能送你到你父亲的衙门,今吻咱们暂且找一处人家权住一晚,明天我给你雇一辆骡车,送你到太原城边,我便要走了。”
  欧阳婉喜道:“但得如此,如愿已足。只是未能报答大恩,心实不安。”江海天道:“这是我理所当为的事情,你不用道谢,我也决不望你报答。还有,请你不要日日声声叫我恩公,我姓江。请上马吧!”
  欧阳婉道:“嗯……,江,江相公,我,我不会骑马。”江海天大是为难,心里正道:“这怎么办?”只听得欧阳婉道:“我、我也走不动了。”
  江海天心想:“救人要紧。只好不避嫌疑了。”慨然便道:“你坐在后面,扶着我吧。”将欧阳婉扶上马背,欧阳婉唯恐跌下来似的,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腰。气喘吁吁,吹气如兰,江海大第一次这样亲近的嗅到少女的气味,但觉又是难受,又是舒服。说不出是个什么味儿。
  那匹马连日奔驰,多了一个人,不免吃力,黑夜中道路崎岖,高一步低一步的令得那少女颠簸不休,忽然觉得那少女站了起来,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十只指头,用力的在江海天腰眼一抓。左手抓的正是愈气穴的方位、右手抓的则是狂笑穴的方位,愈气穴是人身死穴之一,而狂笑穴则是麻穴之一,幸而江海天早已练成护体神功,倘若换了他人,即算不死,武功也要立即消失!
  江海天自小得他父亲江南传授,本来早就学会了颠倒穴道的功夫,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这少女会对他暗算,所以丝毫未加防备,只靠着护体神功自发的反应,虽然未受到伤害,但因“狂笑穴”被抓,也禁不住笑出声来。
  与江海天发笑的同时,那少女也是“哎哟”一声,叫将起来,半边身于倾斜,离开了马背,她是因为受了江海天护体神功的震荡,幸而江拇天不是有心反对她,否则她早已给摔得发昏了。
  要是换了个稍有江湖经验的人,都会识破这少女的暗算的行径,偏偏这少女碰上的却是个忠厚老实,全不懂得人心险恶的江海天,他听得少女的叫喊,还好生过意不去,急忙反手将她抓牢,说道:“坐稳了,不要害怕,已经到了平地了。你的手臂可感到麻疼吗?”
  欧阳婉伏作一团,靠着江海天粗阔的肩膊,长发散开,刺得江海天的脸上痒痒的,她娇声说道:“吓死我了,我几乎就要摔下去了,怎么,你却还在好笑呢!”
  江海天只觉得欧阳婉的身子软绵绵的,好像没有半点气力,更下会怀疑她有点穴的功夫,只道是偶然的巧合,同时他也给这紧靠着他的、软绵绵的少女的身躯,弄得有点神迷意乱,急忙将欧阳婉的身子扶直,自己也挪开了一些,然后说道,“我不是笑你,只是因为你恰巧抓着我的痒处。现在已经到了平地,你可以不必再抓得那么紧了。你手臂麻疼吗?我这里有散瘀清血的药膏。”
  欧阳婉故作歉然,说道:“我从未骑过马,给这畜生一吓,料不到竟抓着了你的痒处,真是对不住你。还好,我的手臂刚才有点麻疼,现在已不紧要了。我只怕抓坏了你。”这以后,她果然不敢再用力紧抓了。这不是因为江海天的吩咐,而是因为她已识得了江海天的厉害。
  走了一会,欧阳婉忽道:“你看。那边是不是有间屋子?”江海天定睛一看,说道:“不错,哈,你的目力比我还强,看来是个农家,咱们正好前往投宿。”欧阳婉忽地又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江相公,我求你认我作妹妹。?江海天怔了一怔,随即说道:“啊,敢情你是怕别人猜疑么?也好,咱们就暂以兄妹相称。”说话之间,已经到了那家人家的门前,江每天将欧阳婉扶下马背,便去初门。
  这家农家孤零零的坐落山边,前后左右都没人家,江海天觉得有点特别,但这时也无暇推究,只是使劲地敲门。
  过了半晌,那两扇板门“呀”的一声打开,一个老汉探头出来,大声问道:“什么人?”这老汉鬓眉皆白,但双目却炯炯有神,江海天给他双目一瞪,大声一喝,也禁不住吓了一跳。
  欧阳婉答道:“我们是兄妹二人,不幸中途遇盗,财物尽失,还望老爷子见怜,收容我们住宿一宵。”
  江海天觉得不好随便打扰人家,忙道:“妹妹,我还有几两银子藏在身上,未曾给强盗搜出来。老爷了,你若肯收留我们,这几两银子,我愿意与你权作饭钱房钱。”
  那老汉的目光突然变褐一片慈和,随即就打个哈哈说道:“笑活,笑话,你们已不幸遭劫,我怎好还要你们的钱。一个人行害最乐,老汉无力行善,但一顿家常便饭,还是有的,赶快进来吧,我就叫老伙伴给你生人造饭。”歇了一歇,又说道。“我起初听你敲门敲得这样急,还当是强盗呢,后来一想,我也没什么给强盗劫的,这才敢开门。想不到你们才是给强盗劫的。”
  说话之间,江海天已随那老汉走进屋内,只见四面墙壁都桂着兽皮,还有血淋淋的半边兽肉,江海天心道:“原来不是农家,乃是猎户。怪不得这么壮健,不似普通的老人。”
  那老汉唤起妻子与他们相见。那老婆婆更是慈祥,听说他们被劫,连声说道:“可怜,可怜!这小娘子的衣服都已破碎,又满是污泥血渍了。”那老汉道,“他们乃是兄妹。”老婆婆道。“罪过,罪过。我见你们相貌不同,只当是对夫妻呢。想来你们不是一母所生的。”江海天含糊应是。
  那老婆婆又说道:“我昨天刚好做了一件新衣,是准备给我那出嫁的女儿的。小姐。你不嫌弃的话,就拿去换一换吧。换下来的,我给你洗净补好,这里山风很大,到了明天,想必也会吹干了。”那老汉笑道,“你还是早一些给人家弄饭吧,换衣服慢点也不迟。”
  过不多久,那老婆婆把饭端了出来,还有一大盘热腾腾的兽肉,说道,“委屈你们吃点剩饭,幸好我这老伴昨天打了一只獐子,饭若不够,你们就多吃一点樟肉吧。”那老汉道:“咱们还有几斤老酒,你也暖它一壶拿出来吧。”
  江海天好生过意下去,说道:“遇难之人,但求果腹,于愿已足,怎敢厚扰?”那老汉道,“相公不必客气,晚上山风很大,吃一点酒可以御寒。”
  江海天本来不会喝酒,但在主人盛情邀饮之下,也只好干了几杯。那老汉陪他喝酒,一面问他遇盗的情形,江海天不善说谎,幸得欧阳婉替他编了一套说词,搪塞过去。江海天心里想道:“饱读诗书的官家女子,果然编起谎活来也要比常人高明得多。”但他却一点也没想到,欧阳婉日间对他说的遇盗故事,也是一套早就编好了的谎话。
  吃饱之后,欧阳婉随那老妇人进去,过了一会,换了一套新衣服出来,倒也很合身材,越发显得容光艳丽。那老妇人一手拿着一个茶壶,一手拿着一盏油灯,说道:“相公不要见怪,我们穷人家没有多余的地方,只好委屈你们在柴房里暂住一晚,好在你们是兄妹,不必避嫌。”江海天甚感尴尬,但也只得连声道谢。
  那老妇人将柴房打扫干净,又搬来了一张席子,一床棉被,说道:“惭愧得很,我们穷家只挪得出一床被盖,姑娘,你将就用吧。相公,你要是觉得寒冷的话,可以生火取暖。这一壶茶留在这里给你们喝。”
  老妇人走后,江海天与欧阳婉两人相对,甚觉不好意思。好在欧阳婉倒是神色坦然,渐渐江海天也没有那么窘了。
  欧阳婉忽地微笑问道:“江、江大哥,多承相救,我还未知道你的家世呢,你,你家里有些什么人?做的什么营生?”江海天道:“我家里只有爸爸妈妈,还有外婆和我们同住,一共是四个人。我外婆有点产业,我们住她的屋子。”
  欧阳婉笑道:“没有旁人了吗?嗯,这样说,你是尚未娶亲的了?”江海天面红过耳,说道,“我今年才满十六岁,早着呢。”欧阳婉又笑道,“照我们乡下的习惯,满十六岁就算是大人了。真巧,我也是十六岁,比你家人口更少,只有爸爸妈妈,别无他人。”
  江海天更不好意思,忽觉舌尖苦涩,心头烦躁,皱了皱眉,欧阳婉说道:“江大哥,你,你不舒服吗?”江海天道:“我不会喝酒,想是酒喝得多了。”欧阳婉拿起碗来,就给他倒了一碗茶,嗅了一嗅,说道:“这茶好香,想是雨前茶,你喝下去,可以解酒。”
  欧阳婉捧着茶笑盈盈地站在他的面前,茶碗几乎要碰到他的唇边,软语绵绵,真是说不尽的温柔体贴。江海天心头一荡,手足无措,连忙亡退后两步,接过一碗,咕噜噜的就仰着脖子喝了个尽,果然觉得一股甘香,沁入肺腑,有说不出的舒服。
  欧阳婉打了个呵欠,低声说道:“江大哥,我可想睡了,你呢?你睡在哪儿?”江海天道:“我不睡,我给你守夜。”背转了身,面对着门,盘膝而坐。只听得悉悉索索的声音,欧阳婉自言自语道:“穷人家难得做一件衣裳,这新衣可不要把它弄脏皱了。”不同可知,那是欧阳婉正在把新衣脱下。
  江海天弄得呼吸紧张,面红耳热,目观鼻,鼻观心,连忙做起吐纳功大,说也奇怪,他静坐一会,反而觉得心头愈来愈烦躁,想要导气归元,真气竟不能入丹出,渐渐,血液也像向头部涌上。
  再过一会,情形越发不妙,小腹隐隐作痛,视力渐渐模糊不清,江海天大力吃惊,猛地“啊呀”一声,便跳起来,拔出宝剑。
  一回头,只见欧阳婉也跳了起来,叫道:“江大哥,你干什么?”江海天要是稍微留神的话,当可瞧出欧阳婉这一跃而起,实在是矫捷之极,而且目光中也充满杀气!但江海天这时正是心烦意乱,为了这意料不到的变故而愤怒不堪。
  欧阳婉见他宝剑出鞘,心中也着了慌,暗自想道:“可要糟了,他的内功竟比我预料的还强。”正在不知所措,只听得江海天怒卢叫道:“这对老夫妇不是好人,我着了他们的道儿了!那酒中有毒,我要抓着他们,迫他们交出解药来!”江海天只料是酒中有毒,哪知欧阳婉给他斟的那碗茶,毒性更为厉害!
  江海天目光一瞥,见欧阳婉只穿着一身薄薄的粉红色的衬衣,愤怒之中他也还知道羞愧,连忙回过了头,说道:“你不要害怕,有我在此,他们决不能害你!”/说罢就像一阵风地冲出柴房。
  欧阳婉忐忑不安,想要逃跑,又怕功败垂成,若不逃跑,又怕江海天瞧出破绽,她犹疑了一会,心中想道:“这傻子还未有丝毫疑心到我,我不如再待一会,反正毒已发作,料他也不能支持得多久。”
  过了一会,只见江海天气冲冲的又跑回来,宝剑一挥,把一块木柴斩为两段,恨恨说道,“这对夫妻果然不是好人,他们已经跑了!哼,哼!要不是做贼心虚,他们怎会逃跑?”欧阳婉打了个颤,心道:“幸亏我没有逃跑。”
  灯光虽然不很明亮,也照见了欧阳婉那满脸惊惶的神情,江海天连忙将宝剑还鞘,赔笑道:“对不住,我的样子很凶吧?吓了你了。我只是恼恨这家主人,与咱们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不知为何要下毒手,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婉轻轻吁了口气:一块大石从心上放下,但她脸上仍是一副忧虑的神情,说道:“你对我这样好,样子再凶,我也不会惊恐的。我只是为你担心,哎呀,这毒药很厉害吧?你觉碍怎么样了:没有解药,如例是好?你、你的脸上都已现出黑气来了!”
  江海天反而安慰她说,“你不必为我害怕,毒药虽然厉害,还不至于就要得了我的命!”
  欧阳婉留心看他神色,只见他盘膝而坐,将中指一挺,指尖忽地裂开,一股银针似的水线突然射了出来,登时酒气薰人,欧阳婉好生惊异,心道:“我的师父也没有这样深湛功力,幸亏我没有鲁莽从事。”原来江海天默运玄功,将毒酒迫得聚在一处,从指头上射出来。
  正在欧阳婉内心战俐的时候,江海天却忽然现出惭愧的神情,站了起来,对欧阳婉道,“我的性命大约可以保持在了,只是却不能不向你深深抱歉!”欧阳婉吃了一惊,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海天道:“我的功力不够,只能把毒酒迫了出来,五脏六腑所沾的毒,却没法子将它排出,要清除余毒,我还得再静坐两天。我本来答应送你到太原的,现在我已经没有能力保护你了。这余毒若不赶快清除,我会终生残废。而巨我现在内力消耗大多,一两天之内绝难恢复。在未曾恢复之前,我也不过像常人一般,对你恐怕没有什么用处了。欧阳姑娘,我对你失信,纯是为了意外,但求你不要怪我!”
皇牌天下投注网,  欧阳婉惊疑不定,心中想道:“他是老实人,大约不会装假。”只见江海天又把几锭银子掏了出来,欧阳婉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江海天道:“你遭强盗所劫,身上想必没有余钱了。这点银子你拿去作路上使用吧。好在你已换上这身乡间妇女的衣裳,就雇一辆骡车,说是到太原城去探亲,大约也可以遮俺得过去。”
  欧阳婉不由得感情激荡,暗自想道:“我在算计他,他却是这样的关心我,”江海天见她不接银子,还道她不好意思,又说道:“你逃难要紧,拘论这些小节做什么?我还有一样东西给你,这是借给你的。”一面说,一面就解下了所佩的宝剑,摔到了欧阳婉的面前。欧阳婉又吓了一跳,江海夫道:“我听师父说,这是天下最锋利的宝剑,你带在身边防身吧。这柄宝剑很轻,你可以使得动的。”
  攸阳婉早已知道这把裁云宝剑乃是世上无双、价值连城的宝剑,她这次布下陷阱想暗害江海天,虽然尚有其他原因,但要想取得这把宝剑,也是原因之一,她做梦也想不到,江海天竟会把这把世上无双的宝剑双手奉上,竟会对一个陌路相逢的女子如此信任,毫无戒心!
  这时只要他接过宝剑,信手一挥,便可把江海天斩为两段,但不知怎的,她的手足都似有千斤之重,怎洋也举不起来!江海天那诚恳的目光,像是春风,又像利箭,既令她感到温暖,又令她心头刺痛,羞愧难容!
  江海天怎知道她的心情,见她似是突然呆了,自己也不禁一怔,他想了一想,又再说道:“欧阳姑娘,我知道你是闺阁千金,不会武艺,也许从来没有沾过刀剑:但你敢从贼窟中逃出来,也是个有胆量的女子,路途上若碰到强人,你只要这样想。我若不伤他们,就要受他们所辱,这样你就应该敢动用这把宝剑了。你虽不懂武艺,好在这剑锋利异常,只须你紧紧握住剑柄,随便挥舞一通,像口问所遇的那些强盗,十个八个,谅还近不厂你的身。但愿你一路平安,无须动用。大约迟则五天,少则三天,我就会到太原府衙向你要回这把剑了。”
  江海天把她当作不敢拿刀弄剑的千金小姐,正自唠唠叨叨的和她说话,暮然间,忽见两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滴了下来,江海天莫名所以,又是一怔,问道:“欧阳姑娘,你,你怎么哭了?”
  欧阳婉忽地问道:“你若清除了脏腑中的余毒,可以马上恢复功力么?”江海天不解她何以这样发问,但还是据实回答道:“我还未练到金刚不坏身的造诣,即算服了解药,大约也还得一时三刻的工夫,方能运用内力。但这对老夫妇都已逃了,哪里去找解药?你不必管我了,你赶快收了银子,拿了这把剑去逃生吧!让我独自在这儿运气疗伤。”
  江海天心里正想:“真是个不懂事的女孩子,明知没有解药,这些话不是白说么?哎呀,想是她舍不得离开我,所以胡思乱想?”
  心念未已,忽听得“卜”的一声,欧阳婉抛下一小包东西,急声说道,“这是解药,你赶快服卜,如迟就来不及了!”
  江海天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欧阳婉已是一阵风似的,推开柴门飞跑!看那燕子掠波式的轻灵身法,分明是具有一身上乘的轻功!正是:
  少年不识江湖险,惜把强人当美人。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白英杰连忙问道:“师嫂,你可是在这请柬上看出了什么?”谢云真道:“这些怪字我一个也不认得,但我可断定,这和莲儿棉袄中所藏的羊皮书,必是同属一种文字。”程浩诧道:“什么羊皮书,我怎么从未听掌门师妹说过?” 谢云真这才想起,谷之华曾嘱咐过她,叫她不要将谷中莲那件古怪的棉袄的秘密向别人泄露,但现在已不慎说了出来,再想反正都是同门的师兄弟,说一些不说一些那更不好,便索性把自己所知,全部说了出来。 白英杰道:“怪不得掌门师妹只带莲儿随行、想来是趁此次塞外之行,顺便访查莲儿的身世。可惜这张请柬来得太迟,要不然倒可供她一个线索。依我看来,莲儿的身世也很可能就与那个什么金鹰宫的主人有关。” 程浩作事素来慎重,想了一会,说道:“前来送帖的这人不过是个仆人,本事已然这么了得,那金鹰宫的主人自是更不可小觑。江贤侄,你的武功虽强,但一剑单身,深人虎穴,究属危险,我想把我的翼师兄请来,陪你同往,你意下如何?”程浩的“翼师兄”即是南丐帮的帮主翼仲牟,曹锦儿死后。邙山派以他的辈份最尊,谷之华也要时常向他请教的。而且他交游遍天下,各地又都有丐帮弟子,可通消息,若有翼仲牟陪同前往,事事方便,处处有人,那当然是稳妥多了。 可是江海天一来急于寻父,二来他也想早日揭破谷中莲身世之谜,当下说道:“请帖上的日期是今年中秋节,虽然距今还有五个多月,但路途遥远,难保路上没有一些耽搁,侄儿第一次出道,下想失信于人,程伯伯的好意我心领了。而且我这次的路程是准备先到念青唐古拉山拜谒唐经天伯怕,然后到灭山拜谒他的父亲唐晓澜唐老前辈,听说阿尔泰山是在新疆北边与蒙古接境之处,既然金鹰宫就在阿尔泰山脚卜的马萨儿盟,我到了天山之后,正好顺道前往。” 白英杰道:“对了,唐老前辈对新疆、西藏、蒙古各地的山川人物都极熟悉,你问问他,或者他会知道金鹰宫主人的来历。若得唐大侠助你,那又胜过咱们的翼师兄了。” 程浩说道:“既然你要如期赶到,我也不便留你在此等候翼师兄了。说来惭愧,阿尔泰山绵亘数千里,马萨儿盟在阿尔泰山脚卜的哪一个角落,我们也根本不知呢。你确是非得熟人指引不行。若是唐大侠不便劳烦,你请唐经天夫妇同往,想来也足以对付那金鹰宫主人了。” 江海天在玄女观住了一晚,第二天便即动身,临行的时候,程浩又对他说道:“贤侄,多谢你这次帮了我们的大忙,但这是我们邙山派的事情,我们也决不能置之不理。你先走一步,我们随后就会有人来的。” 原来程浩昨晚已派出得力弟子,连夜下山,驰书禀报翼忡牟,请他主持大计,并请他用飞鸽传书,通知沿途的丐帮弟子,暗中照料江海天。不过程浩知道少年人的脾气,少年人未经世故,却又大都怕别人目为幼稚,不欢喜别人说要特另棚顾他的,所以程浩的安排,也未曾对江海天明说。 江海天怀着几分惆怅的心情,几分对未来的幻想,离开了邙山,奔向那神秘的遥远的约会地方。这一去能够再见到谷中莲吗?能够揭开她身世的秘密吗?他一路心事如麻,既抱着期望,又充满兴奋。 他下了邱山,在新安镇上买了一匹马。便马不停蹄的直向两行,不到一个月,便已从山东穿过河北,到了山西境内。 这一们,他为了赶路,错过宿头,已是暮霭苍茫的时候,还找不到人家,正在荒野上驰驱,忽听得一声尖锐的叫声,划破了荒野的寂静。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少女,从前面慌慌张张地跑来,衣服华丽,似是一个富家女子,但上下衣裳,已被勾碴了许多处,显见那是因为仓皇逃命,顾不得给荆棘勾破了。 那少女一见有人,便尖声叫道:“救命呀,救命!”江海天吃了一惊,跳下马来,问道:“什么事情,姑娘,有什么人要害你吗?” 话犹未了,只听得急促的马路声,有如雨打芭蕉,已是自远而近。那少女叫道:“强盗,强盗抢人!救命呀,救命!” 转眼间,但见三骑健马,已是冲过土岗,一个喝道:“看你跑得上天?”一个嘻皮笑脸地叫道,“小乖乖,还是跟我回去享福吧!”又一个道:“哼,小骚货,跑到这里会情郎吗?”这三乘骑客,都是粗眉大眼,脸肉横生,一看便知不是善类。 江海天不由得勃然大怒,朗声喝道,“狗强盗,白日青天。竟敢抢人!”随手拾起三块石头,用连珠手法打出,相距还有十多丈远,但他运足了内劲,三块石头都打中了敌人,只见前面那两个汉子跌下马来,后面那个汉子,因为距离校远,似乎还挨得起,拨转马头便跑! 江海天正要跑土前去,将那两人活捉,忽听得又是一声尖叫,入耳钻心,就似给人刺了一刀那般的惨叫,江海大回头望时,只见那少女摔倒地卜,衣袖一片殷红。 江海天吓了一跳,心想救人要紧。只好让那两个强盗逃跑。转过身来扶那少女,问道:“姑娘,你怎么啦?”那少女挣扎了好一会子,才翻转身来,让江海天轻轻将她扶起,又过了好一会子,才娇声细细他说道:“我给石子绊住了,跌了一跤,多谢你啦!” 江海天第一次和女子接触,不免有点害羞,这时方始正面看她,只见她柳叶双眉,樱桃小嘴,瓜子脸儿,长得倒颇为秀气,脸上身上都没有伤痕,只是手腕上有一条淡谈的血痕,想是刚才给锋利的石子划破的。江海天本以为她已是受了重伤的,哪知仅仅是摔了一跤,受了一点点皮肉损破的轻伤,他放下了心上的石头,但同时亦觉得有几分遗憾:那几个强盗早已跑得无踪无影了。 那少女还在娇喘吁吁,雪雪呼痛,江海天暗暗皱眉,心道:“真是娇生惯养的小姐。”无可奈例,只好掏出金刨药来,说道:“姑娘不用害怕,这点伤不要急的,我给你敷上了药,就会好了。”那少女紧靠着他,江海天听得她的心“卜卜”的跳,江海天身于挪开了些,心里想道:“这也怪不得她,她被强盗追逐,虽未受伤,也吓死了。” 江海天给她裹好了伤,那少女检衽一礼,说道:“多谢你啦,辛亏碰见了你。想不到你有这般本事,将强盗都打跑了。”江海天问道,“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怎的独自一人,在这荒野上被强盗追逐?” 那少女道:“小女子复姓欧阳,单名一个婉字。家父是太原知府,去年才上任的,我原籍河北保定,上月家父派人接我母女往他任所,想不到中途遇盗,家丁被杀,母女遭擒,昨天被关在那边山上的一个木棚子里,听得那些强盗商议,说要把我献给他的大王做什么,做什么……哎呀,做什么压寨夫人。明天便要押解我们到大寨去。我不甘受辱,强盗们动得财货,置酒庆贺,我趁着他们喝得酪酊大醉之时,悄悄逃走,我母亲慢了一步,给他们捉回,我冒险从山坡上滚下,匿伏草间,以为可以逃过,可恨这些天杀的强盗仍然侦骑四出,穷追不舍,侥幸在这里碰上了你救命恩人!”这少女的说话,本来有许多破绽,但江海天毫无江湖经验,听来却觉得合情合理,丝毫没有起疑。 江海天心里想道:“她是一个弱质娇娃,为了不甘受辱,竟有这般胆量冒险从虎穴中逃出来,倒是可敬可佩。但如何安置她,这却教我为难了。” 这时已是夕阳落山,天将入黑的时分,江海天四顾苍茫,大是踌躇,那少女忽然跪了下来,叫了两声“恩公”,泪水汪汪地望着江海天。江每天连忙将她扶起道:“有话好说,何必如此?” 欧阳婉道:“我怕,我怕……”江海天道:“贼人都已打跑了,还怕什么?”欧阳婉道:“贼党众多,难保不会再来。我得恩公救了性命,本不敢再累恩公,只是我孤单一人,怎能到得太原?” 江海天心乱如麻,只得问道:“你的意思是想我送你到太原去么?”欧阳婉道,“我若得父女团圆,决不会忘了恩公的好处。”江海天道:“此处离人原多远?”欧阳婉道:“我也不知,但我昨日遇盗之处,高大原是三天路程。我逃出来不辨方向,要是方向对的,后天就能到了。太原是在西边。” 新月从山间升起,江海天面向月亮,说道,“方向倒是对了。但我不能送你到你父亲的衙门,今吻咱们暂且找一处人家权住一晚,明天我给你雇一辆骡车,送你到太原城边,我便要走了。” 欧阳婉喜道:“但得如此,如愿已足。只是未能报答大恩,心实不安。”江海天道:“这是我理所当为的事情,你不用道谢,我也决不望你报答。还有,请你不要日日声声叫我恩公,我姓江。请上马吧!” 欧阳婉道:“嗯……,江,江相公,我,我不会骑马。”江海天大是为难,心里正道:“这怎么办?”只听得欧阳婉道:“我、我也走不动了。” 江海天心想:“救人要紧。只好不避嫌疑了。”慨然便道:“你坐在后面,扶着我吧。”将欧阳婉扶上马背,欧阳婉唯恐跌下来似的,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腰。气喘吁吁,吹气如兰,江海大第一次这样亲近的嗅到少女的气味,但觉又是难受,又是舒服。说不出是个什么味儿。 那匹马连日奔驰,多了一个人,不免吃力,黑夜中道路崎岖,高一步低一步的令得那少女颠簸不休,忽然觉得那少女站了起来,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十只指头,用力的在江海天腰眼一抓。左手抓的正是愈气穴的方位、右手抓的则是狂笑穴的方位,愈气穴是人身死穴之一,而狂笑穴则是麻穴之一,幸而江海天早已练成护体神功,倘若换了他人,即算不死,武功也要立即消失! 江海天自小得他父亲江南传授,本来早就学会了颠倒穴道的功夫,但他做梦也想不到这少女会对他暗算,所以丝毫未加防备,只靠着护体神功自发的反应,虽然未受到伤害,但因“狂笑穴”被抓,也禁不住笑出声来。 与江海天发笑的同时,那少女也是“哎哟”一声,叫将起来,半边身于倾斜,离开了马背,她是因为受了江海天护体神功的震荡,幸而江拇天不是有心反对她,否则她早已给摔得发昏了。 要是换了个稍有江湖经验的人,都会识破这少女的暗算的行径,偏偏这少女碰上的却是个忠厚老实,全不懂得人心险恶的江海天,他听得少女的叫喊,还好生过意不去,急忙反手将她抓牢,说道:“坐稳了,不要害怕,已经到了平地了。你的手臂可感到麻疼吗?” 欧阳婉伏作一团,靠着江海天粗阔的肩膊,长发散开,刺得江海天的脸上痒痒的,她娇声说道:“吓死我了,我几乎就要摔下去了,怎么,你却还在好笑呢!” 江海天只觉得欧阳婉的身子软绵绵的,好像没有半点气力,更下会怀疑她有点穴的功夫,只道是偶然的巧合,同时他也给这紧靠着他的、软绵绵的少女的身躯,弄得有点神迷意乱,急忙将欧阳婉的身子扶直,自己也挪开了一些,然后说道,“我不是笑你,只是因为你恰巧抓着我的痒处。现在已经到了平地,你可以不必再抓得那么紧了。你手臂麻疼吗?我这里有散瘀清血的药膏。” 欧阳婉故作歉然,说道:“我从未骑过马,给这畜生一吓,料不到竟抓着了你的痒处,真是对不住你。还好,我的手臂刚才有点麻疼,现在已不紧要了。我只怕抓坏了你。”这以后,她果然不敢再用力紧抓了。这不是因为江海天的吩咐,而是因为她已识得了江海天的厉害。 走了一会,欧阳婉忽道:“你看。那边是不是有间屋子?”江海天定睛一看,说道:“不错,哈,你的目力比我还强,看来是个农家,咱们正好前往投宿。”欧阳婉忽地又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江相公,我求你认我作妹妹。?江海天怔了一怔,随即说道:“啊,敢情你是怕别人猜疑么?也好,咱们就暂以兄妹相称。”说话之间,已经到了那家人家的门前,江每天将欧阳婉扶下马背,便去初门。 这家农家孤零零的坐落山边,前后左右都没人家,江海天觉得有点特别,但这时也无暇推究,只是使劲地敲门。 过了半晌,那两扇板门“呀”的一声打开,一个老汉探头出来,大声问道:“什么人?”这老汉鬓眉皆白,但双目却炯炯有神,江海天给他双目一瞪,大声一喝,也禁不住吓了一跳。 欧阳婉答道:“我们是兄妹二人,不幸中途遇盗,财物尽失,还望老爷子见怜,收容我们住宿一宵。” 江海天觉得不好随便打扰人家,忙道:“妹妹,我还有几两银子藏在身上,未曾给强盗搜出来。老爷了,你若肯收留我们,这几两银子,我愿意与你权作饭钱房钱。” 那老汉的目光突然变褐一片慈和,随即就打个哈哈说道:“笑活,笑话,你们已不幸遭劫,我怎好还要你们的钱。一个人行害最乐,老汉无力行善,但一顿家常便饭,还是有的,赶快进来吧,我就叫老伙伴给你生人造饭。”歇了一歇,又说道。“我起初听你敲门敲得这样急,还当是强盗呢,后来一想,我也没什么给强盗劫的,这才敢开门。想不到你们才是给强盗劫的。” 说话之间,江海天已随那老汉走进屋内,只见四面墙壁都桂着兽皮,还有血淋淋的半边兽肉,江海天心道:“原来不是农家,乃是猎户。怪不得这么壮健,不似普通的老人。” 那老汉唤起妻子与他们相见。那老婆婆更是慈祥,听说他们被劫,连声说道:“可怜,可怜!这小娘子的衣服都已破碎,又满是污泥血渍了。”那老汉道,“他们乃是兄妹。”老婆婆道。“罪过,罪过。我见你们相貌不同,只当是对夫妻呢。想来你们不是一母所生的。”江海天含糊应是。 那老婆婆又说道:“我昨天刚好做了一件新衣,是准备给我那出嫁的女儿的。小姐。你不嫌弃的话,就拿去换一换吧。换下来的,我给你洗净补好,这里山风很大,到了明天,想必也会吹干了。”那老汉笑道,“你还是早一些给人家弄饭吧,换衣服慢点也不迟。” 过不多久,那老婆婆把饭端了出来,还有一大盘热腾腾的兽肉,说道,“委屈你们吃点剩饭,幸好我这老伴昨天打了一只獐子,饭若不够,你们就多吃一点樟肉吧。”那老汉道:“咱们还有几斤老酒,你也暖它一壶拿出来吧。” 江海天好生过意下去,说道:“遇难之人,但求果腹,于愿已足,怎敢厚扰?”那老汉道,“相公不必客气,晚上山风很大,吃一点酒可以御寒。” 江海天本来不会喝酒,但在主人盛情邀饮之下,也只好干了几杯。那老汉陪他喝酒,一面问他遇盗的情形,江海天不善说谎,幸得欧阳婉替他编了一套说词,搪塞过去。江海天心里想道:“饱读诗书的官家女子,果然编起谎活来也要比常人高明得多。”但他却一点也没想到,欧阳婉日间对他说的遇盗故事,也是一套早就编好了的谎话。 吃饱之后,欧阳婉随那老妇人进去,过了一会,换了一套新衣服出来,倒也很合身材,越发显得容光艳丽。那老妇人一手拿着一个茶壶,一手拿着一盏油灯,说道:“相公不要见怪,我们穷人家没有多余的地方,只好委屈你们在柴房里暂住一晚,好在你们是兄妹,不必避嫌。”江海天甚感尴尬,但也只得连声道谢。 那老妇人将柴房打扫干净,又搬来了一张席子,一床棉被,说道:“惭愧得很,我们穷家只挪得出一床被盖,姑娘,你将就用吧。相公,你要是觉得寒冷的话,可以生火取暖。这一壶茶留在这里给你们喝。” 老妇人走后,江海天与欧阳婉两人相对,甚觉不好意思。好在欧阳婉倒是神色坦然,渐渐江海天也没有那么窘了。 欧阳婉忽地微笑问道:“江、江大哥,多承相救,我还未知道你的家世呢,你,你家里有些什么人?做的什么营生?”江海天道:“我家里只有爸爸妈妈,还有外婆和我们同住,一共是四个人。我外婆有点产业,我们住她的屋子。” 欧阳婉笑道:“没有旁人了吗?嗯,这样说,你是尚未娶亲的了?”江海天面红过耳,说道,“我今年才满十六岁,早着呢。”欧阳婉又笑道,“照我们乡下的习惯,满十六岁就算是大人了。真巧,我也是十六岁,比你家人口更少,只有爸爸妈妈,别无他人。” 江海天更不好意思,忽觉舌尖苦涩,心头烦躁,皱了皱眉,欧阳婉说道:“江大哥,你,你不舒服吗?”江海天道:“我不会喝酒,想是酒喝得多了。”欧阳婉拿起碗来,就给他倒了一碗茶,嗅了一嗅,说道:“这茶好香,想是雨前茶,你喝下去,可以解酒。” 欧阳婉捧着茶笑盈盈地站在他的面前,茶碗几乎要碰到他的唇边,软语绵绵,真是说不尽的温柔体贴。江海天心头一荡,手足无措,连忙亡退后两步,接过一碗,咕噜噜的就仰着脖子喝了个尽,果然觉得一股甘香,沁入肺腑,有说不出的舒服。 欧阳婉打了个呵欠,低声说道:“江大哥,我可想睡了,你呢?你睡在哪儿?”江海天道:“我不睡,我给你守夜。”背转了身,面对着门,盘膝而坐。只听得悉悉索索的声音,欧阳婉自言自语道:“穷人家难得做一件衣裳,这新衣可不要把它弄脏皱了。”不同可知,那是欧阳婉正在把新衣脱下。 江海天弄得呼吸紧张,面红耳热,目观鼻,鼻观心,连忙做起吐纳功大,说也奇怪,他静坐一会,反而觉得心头愈来愈烦躁,想要导气归元,真气竟不能入丹出,渐渐,血液也像向头部涌上。 再过一会,情形越发不妙,小腹隐隐作痛,视力渐渐模糊不清,江海天大力吃惊,猛地“啊呀”一声,便跳起来,拔出宝剑。 一回头,只见欧阳婉也跳了起来,叫道:“江大哥,你干什么?”江海天要是稍微留神的话,当可瞧出欧阳婉这一跃而起,实在是矫捷之极,而且目光中也充满杀气!但江海天这时正是心烦意乱,为了这意料不到的变故而愤怒不堪。 欧阳婉见他宝剑出鞘,心中也着了慌,暗自想道:“可要糟了,他的内功竟比我预料的还强。”正在不知所措,只听得江海天怒卢叫道:“这对老夫妇不是好人,我着了他们的道儿了!那酒中有毒,我要抓着他们,迫他们交出解药来!”江海天只料是酒中有毒,哪知欧阳婉给他斟的那碗茶,毒性更为厉害! 江海天目光一瞥,见欧阳婉只穿着一身薄薄的粉红色的衬衣,愤怒之中他也还知道羞愧,连忙回过了头,说道:“你不要害怕,有我在此,他们决不能害你!”/说罢就像一阵风地冲出柴房。 欧阳婉忐忑不安,想要逃跑,又怕功败垂成,若不逃跑,又怕江海天瞧出破绽,她犹疑了一会,心中想道:“这傻子还未有丝毫疑心到我,我不如再待一会,反正毒已发作,料他也不能支持得多久。” 过了一会,只见江海天气冲冲的又跑回来,宝剑一挥,把一块木柴斩为两段,恨恨说道,“这对夫妻果然不是好人,他们已经跑了!哼,哼!要不是做贼心虚,他们怎会逃跑?”欧阳婉打了个颤,心道:“幸亏我没有逃跑。” 灯光虽然不很明亮,也照见了欧阳婉那满脸惊惶的神情,江海天连忙将宝剑还鞘,赔笑道:“对不住,我的样子很凶吧?吓了你了。我只是恼恨这家主人,与咱们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不知为何要下毒手,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婉轻轻吁了口气:一块大石从心上放下,但她脸上仍是一副忧虑的神情,说道:“你对我这样好,样子再凶,我也不会惊恐的。我只是为你担心,哎呀,这毒药很厉害吧?你觉碍怎么样了:没有解药,如例是好?你、你的脸上都已现出黑气来了!” 江海天反而安慰她说,“你不必为我害怕,毒药虽然厉害,还不至于就要得了我的命!” 欧阳婉留心看他神色,只见他盘膝而坐,将中指一挺,指尖忽地裂开,一股银针似的水线突然射了出来,登时酒气薰人,欧阳婉好生惊异,心道:“我的师父也没有这样深湛功力,幸亏我没有鲁莽从事。”原来江海天默运玄功,将毒酒迫得聚在一处,从指头上射出来。 正在欧阳婉内心战俐的时候,江海天却忽然现出惭愧的神情,站了起来,对欧阳婉道,“我的性命大约可以保持在了,只是却不能不向你深深抱歉!”欧阳婉吃了一惊,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海天道:“我的功力不够,只能把毒酒迫了出来,五脏六腑所沾的毒,却没法子将它排出,要清除余毒,我还得再静坐两天。我本来答应送你到太原的,现在我已经没有能力保护你了。这余毒若不赶快清除,我会终生残废。而巨我现在内力消耗大多,一两天之内绝难恢复。在未曾恢复之前,我也不过像常人一般,对你恐怕没有什么用处了。欧阳姑娘,我对你失信,纯是为了意外,但求你不要怪我!” 欧阳婉惊疑不定,心中想道:“他是老实人,大约不会装假。”只见江海天又把几锭银子掏了出来,欧阳婉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江海天道:“你遭强盗所劫,身上想必没有余钱了。这点银子你拿去作路上使用吧。好在你已换上这身乡间妇女的衣裳,就雇一辆骡车,说是到太原城去探亲,大约也可以遮俺得过去。” 欧阳婉不由得感情激荡,暗自想道:“我在算计他,他却是这样的关心我,”江海天见她不接银子,还道她不好意思,又说道:“你逃难要紧,拘论这些小节做什么?我还有一样东西给你,这是借给你的。”一面说,一面就解下了所佩的宝剑,摔到了欧阳婉的面前。欧阳婉又吓了一跳,江海夫道:“我听师父说,这是天下最锋利的宝剑,你带在身边防身吧。这柄宝剑很轻,你可以使得动的。” 攸阳婉早已知道这把裁云宝剑乃是世上无双、价值连城的宝剑,她这次布下陷阱想暗害江海天,虽然尚有其他原因,但要想取得这把宝剑,也是原因之一,她做梦也想不到,江海天竟会把这把世上无双的宝剑双手奉上,竟会对一个陌路相逢的女子如此信任,毫无戒心! 这时只要他接过宝剑,信手一挥,便可把江海天斩为两段,但不知怎的,她的手足都似有千斤之重,怎洋也举不起来!江海天那诚恳的目光,像是春风,又像利箭,既令她感到温暖,又令她心头刺痛,羞愧难容! 江海天怎知道她的心情,见她似是突然呆了,自己也不禁一怔,他想了一想,又再说道:“欧阳姑娘,我知道你是闺阁千金,不会武艺,也许从来没有沾过刀剑:但你敢从贼窟中逃出来,也是个有胆量的女子,路途上若碰到强人,你只要这样想。我若不伤他们,就要受他们所辱,这样你就应该敢动用这把宝剑了。你虽不懂武艺,好在这剑锋利异常,只须你紧紧握住剑柄,随便挥舞一通,像口问所遇的那些强盗,十个八个,谅还近不厂你的身。但愿你一路平安,无须动用。大约迟则五天,少则三天,我就会到太原府衙向你要回这把剑了。” 江海天把她当作不敢拿刀弄剑的千金小姐,正自唠唠叨叨的和她说话,暮然间,忽见两颗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滴了下来,江海天莫名所以,又是一怔,问道:“欧阳姑娘,你,你怎么哭了?” 欧阳婉忽地问道:“你若清除了脏腑中的余毒,可以马上恢复功力么?”江海天不解她何以这样发问,但还是据实回答道:“我还未练到金刚不坏身的造诣,即算服了解药,大约也还得一时三刻的工夫,方能运用内力。但这对老夫妇都已逃了,哪里去找解药?你不必管我了,你赶快收了银子,拿了这把剑去逃生吧!让我独自在这儿运气疗伤。” 江海天心里正想:“真是个不懂事的女孩子,明知没有解药,这些话不是白说么?哎呀,想是她舍不得离开我,所以胡思乱想?” 心念未已,忽听得“卜”的一声,欧阳婉抛下一小包东西,急声说道,“这是解药,你赶快服卜,如迟就来不及了!” 江海天大吃一惊,说时迟,那时快,欧阳婉已是一阵风似的,推开柴门飞跑!看那燕子掠波式的轻灵身法,分明是具有一身上乘的轻功!正是: 少年不识江湖险,惜把强人当美人。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风云阁扫校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冰河洗剑录: 第十四回 惊心怪客传书柬 孰料娇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