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今: 大长今(27)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200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      “叔叔,你是小偷吗?” “抓住他!抓住这个家伙!” “乞丐!” 好(6) 小孩子匆匆忙忙地咀嚼葛根,弄得嘴角全是葛汁。明伊所坐的地方湿漉漉地流了很多鲜血。 顷刻间,泪

  

  

  “叔叔,你是小偷吗?”

  “抓住他!抓住这个家伙!”

  “乞丐!”

好(6)

  小孩子匆匆忙忙地咀嚼葛根,弄得嘴角全是葛汁。明伊所坐的地方湿漉漉地流了很多鲜血。

  顷刻间,泪水盈满了长今的眼眶,她的眼神中饱含着悲伤,世界上再也没有哪个孩子会遇到比这更难回答的问题了。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已经吃完了,赶快走吧。不要妨碍叔叔做事。”

  说着,长今把东西推到母亲颚下。明伊一看,是葛根和蕨菜。蕨菜尚未成熟,还只是淡绿色的细芽。四月的季节,大人也不可能挖得更多。

  不管怎么用力,长今还是搬不了太多,用来盛放母亲随身用品的包袱皮,此刻成了从洞穴外面往里搬运石头的工具,虽然能盛下好多块,但她没有力气抬起来,所以每次都不超过十块。

  也许是麻木了,疼痛终于可以忍耐了,只是呼吸越来越困难。一想到再也不能看见丈夫,就这么闭上眼睛,她的眼泪就扑簌簌往下直流。无论如何都要说给丈夫听的话,现在只能埋藏在心底了。

  “我绝对不会让老虎吃掉!”
 
  “那你一直住在山里吗?”

  “你会怎么办?”

  长今身上有钱,母亲还留下许多遗物。她要去找家饭馆,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保管好母亲的遗物,她咬着起泡的嘴唇暗自下定了决心。

  “我用的是爹给我的小刀。”

  这时,明伊终于放心地吁了一口长气。

  “她肋下中箭,应该支撑不了多久。”

  别人家里再怎么温暖,却没有她的栖身之地。夜幕降临了,又落起了缠绵的春雨。虽说是春雨,雨点却很粗,都有点儿像暴雨了。长今蹲在茅草屋檐下数雨点,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娘!你看,我弄到吃的了。”

  “就是负责为大王做御膳的宫里人啊。娘……曾经想做御膳房里的……最高尚宫,可惜后来没能如愿……受到坏人诬陷不得不逃跑……娘只好隐蔽起来过着白丁的生活。但是,长今……因为有你,娘……娘感到很幸福。我的好女儿,就算娘打你的小腿……你也很快恢复笑容。就要这样生活,这样坚强地生活。”

  “那么,如果你以后……再也……见不到你爹……你该怎么办呢?”

  “你这不是在偷酒吗?”

  “……”

  “嘘!我不是让你安静吗,你怎么这样?我不是偷,这家的女人不给我钱,所以我才这样做。”

  “爹和娘都不在的话……那我……我怎么能活呢?”

  “我想起藏在王宫退膳间里的……烹饪日记。娘的梦想是成为御膳房的最高尚宫,御膳房的最高尚宫……娘是冤枉的……”

  “葛根是怎么……挖的?”

  “你是谁?”

  “你会病死吗?”

  “叔叔你也被她骗了吗?”

  “……”

好(7)

  明伊不停地追问,长今终于回答了,但是声音里满含着怨恨。  

  长今吓得连连点头,惊慌失措地嚼着酒糟。

  “吁……”

  这是一座低矮的长方形坟墓,上面插着吃剩的葛根。

  洞穴外面隐约传来沙沙的脚步声,是长今涨红着脸跑了进来。

  “小叫花子!”

  最高尚宫咋着舌头,她似乎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瞟了一眼崔尚宫。

  长今想为母亲搭一座土坟,不论刮风下雨都不会倒塌,可是她既没有力气把母亲的尸体挪到洞外,也没有能力挖土。长今只能让母亲躺在刚才坐过的地方,然后搬进石头堆放在四周。

  “那孩子命就那么大?”

  听见声音,长今睁开了眼睛,却感觉额头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雨停了,一群男孩子正嬉笑着跑在雨后清新的大地上。如果她有力气奔跑,完全可以把两三个男孩子掀翻在地。然而当务之急是先添饱肚子,而不是打架报仇。

  “不会的!”

  肚子饿了,就挖葛根吃;腿疼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揉揉脚心。虽然是春天,但四月的山风依旧很冷,抽打着长今柔嫩的皮肤。幸好这座山还不算太陡,长今在冷风中足足走了半天,前面终于出现了有人烟的村庄。

  明伊哽咽了。

  “娘,现在我要走了。”

  “哥哥说了,一定要找到她们。”

  坟墓里静悄悄的,只有水滴落入水坑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的凄凉。

  “爹不是让我听娘的话吗,以后我会好好听娘的话。”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大长今: 大长今(27)

关键词:

上一篇:爱迪生传: 七 让电影走出实验室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