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今: 大长今(59)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79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中间的松树就代表人吧。” “你说什么呀?稀释不就是搅拌嘛。” 长今默默地向湖里看去。白色的是小小的荷花,黄色的是月亮。一片湖水而已,竟然承载了那么多涵义在其中,更

  “中间的松树就代表人吧。”

  “你说什么呀?稀释不就是搅拌嘛。”

  长今默默地向湖里看去。白色的是小小的荷花,黄色的是月亮。一片湖水而已,竟然承载了那么多涵义在其中,更何况是人心!

  现在,她们就等着一决胜负了。  

  “其实……”

  “你教我的时候怎么那么容易?如果通不过御膳竞赛,长今就不能成为内人!”

  “《论语·雍也篇》里有这样的话,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吗?”

  长今强迫自己不再想那些事情,脑海里却总是浮现出那条三色流苏飘带。

  “不,没什么。”

  “可是,内禁卫军官为什么要到校书阁来呢?”

  当时的长今正忙着寻找药草并将药草捣碎,根本没时间仔细去看男人的脸。再说就算有时间,她也不敢掀开战袍仔细观察男人的脸。尽管如此,有一个地方她还是看得十分真切。给男人包扎伤口时,长今清清楚楚地发现男人的肩膀上有三颗正三角形的痣,仿佛滴了三滴墨水。

第七章 情(1)

  长今用新奇的目光打量着闵政浩。他现在身穿一件灰色官服,头戴一顶单角纱帽,他的职务是内禁卫从事官。因为自己的父亲曾经当过内禁卫军官,所以长今对内禁卫感到分外亲切。

  长今小心翼翼地唤了一声,可能是声音太小了,她抬高嗓门又叫了一声,里面仍然没有回应。
 
  长今带着云白要她转交司书朴仁厚的纸条。离开茶栽轩之前,长今向云白道别,并送给云白自己亲手制作的菘菜煎饼,临走还不忘嘱咐云白几句。

  举行过内人仪式,长今和连生住在同一个房间里。本来连生和令路住一个房间,但是曾被令路折磨得每天夜里流泪不止的连生哭着哀求最高尚宫,最后才有了这样的安排。

  猛然想不起来,德九媳妇瞪大眼睛望着天棚,不停地眨巴着眼睛。

  “这是刀。现在你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内人,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刀了。”

  长今还没来得及回答,便有一群军官闯进了校书阁。最先进来的军官斜眼问道。

  那语气分明是说,我怎么可能忘记呢。

  依然是没有回音。长今被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书所吸引,不由自主地走进了校书阁。在阳光的照射下,书架上将近一半的书籍像褪色似的变得花白,而另一半书则沉浸在阳光里,显得有些怪异。陈年旧物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刺鼻的芳香、雅致的情调,这一切让长今感到眩晕。要是能在这里待上几天或者几个月,过一过书瘾,恐怕连御膳房也可以暂时抛到脑后。

  “那您还记不记得问我为什么要到校书阁的那位大人?”

  书架对面有人在说话。长今刚想抽出一本书,立刻便松开了手,惊慌失措地楞在那里。书架挡着,所以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粗重的嗓音却并不陌生。

  长今的目光中充满了好奇,但她不说话,闵政浩也就不便追问。但是政浩看得出来,长今好象有很多话要说。

  “区区宫女怎么能看经书呢?”

  “是的,嬷嬷。”

  长今立刻涨红了脸。

  “那么哪个部分代表人?”

  “我知道了,你就别废话了。回宫以后,到校书阁执务室把这个纸条交给一个叫朴仁厚的人。”

  问汝何故游到此?

  为了尽快忘记这件事,长今用力摇了摇头。

  “每次修建楼阁时都要挖地造湖,湖中又建小岛,这是为了形成天地人的格局。”

  “她是奉茶栽轩主簿大人的命令来的。”

  “了解它的人不如喜欢它的人,而喜欢它的人又不如把它当作乐趣的人。”

  说着,云白把纸条扔给了长今。

  王宫就是一片湖水,而自己就是这个湖里的鱼。可是,此刻正静静地向自己靠近的目光,又该如何面对呢?长今没有回避政浩从容投射过来的目光,而是勇敢地与他迎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强烈而又温柔,恐怕也只有政浩的目光了。

  “搅拌!”

  因此,有些宫女就以湖里的鱼来比喻自己的心情。

  语气还是从前那种挖苦的语气,只是声音有些湿湿的,这真是前所未有的怪事。看来,云白也很在意这次分别。

  “你是说那个问你宫女为什么到校书阁来的李正冕吗?”

  长今低着头把信递了过去。

第八章 姮娥(1)

  “整个做饭过程叫做‘炊’,包括需要加水的‘煮’、蒸焖的‘燕’、微焦的‘烧’……”

  成为内人以后,长今正式出宫休假。临行前的那天晚上,韩尚宫把长今叫进自己的房间。她静静地把一个绸缎包裹的东西塞给长今,表情十分悲壮。

  没过几天,长今竟有些思念云白了。他为人不拘一格,大大咧咧,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惹出什么麻烦。长今不禁为他担起心来。现在,她告诫自己抛弃这些不必要的担忧,向校书阁走去。透过虚掩的门缝,长今看见了里面。

  “不错。一个人不管多么了解并为之努力,都赶不上从心眼里喜欢。以前我教你的只是料理的技术。如果你超越不了技术的范畴,就永远达不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就算你成为最高尚宫,也不过是个才华过人的人。出神入化何其不易!它取决于心术,从现在开始,你要战胜的对手就是你自己!”  

  “这菘菜煎饼味道还算不错,看来你不会因为不懂料理而被赶出宫了。”

  “您什么时候把刀也准备好了?我会一辈子把它带在身边的。”

  闵政浩代替长今回答了问题,然而军官的疑惑似乎仍未消除。他走到一张空桌子前坐了下来,长今赶紧离开了校书阁。突然,长今在军官刚才坐过的书桌上发现了三色流苏飘带。这正是长今丢失的那条三色流苏飘带。

  “记得啊。”

  “请问朴仁厚大人在吗?”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大长今: 大长今(59)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