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牌天下投注网【翻译】拯救美国的生物医学研

来源:http://www.prospettivedarte.com 作者:集团文学 人气:74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 支持下一代 高度竞争的氛围造成的最令人担忧的事情莫过于对研究生、博士后和年轻老板们职业生涯的威胁。NIH头头FrancisCollins委托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了生物医学领域内博士生和

  ……

支持下一代

高度竞争的氛围造成的最令人担忧的事情莫过于对研究生、博士后和年轻老板们职业生涯的威胁。NIH头头Francis Collins委托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了生物医学领域内博士生和博士后的快速增长,而这个增长的最近的动力是早在十多年前就结束增加的研究预算。当这些人结束训练,他们将要面对的是大幅缩水的就业机会,无论是学术界、政府还是医药行业。而这些行业本该受益于这些博士的长期训练。结果是这些人大量占据了训练性质岗位,伴之以对他们过高的期望。

即使有人成功找到一个职位,他也需要为来自联邦政府在资助等待4-5年,而在80年代只需要等1年。这里有两项指标可以说明问题:博士们找到教职的平均年龄是37岁,要到42岁才有望得到第一笔联邦资助。而在1980年,16%的受资助人是36岁或以下,今天这个数字是3%。越来越多的受到良好训练的杰出年轻科学家正在逃离这个领域,并不是因为其他的机会有多好,而是他们发现学术界过于令人沮丧了。

90年代早期,研究劳动经济学的人在分析了生物医学研究的劳动力构成后也预言了它的破产。然而人们就是听之任之,主要是因为它仍然不断得益于那些功成名就的科学家,并且不断产出优秀的科研成果。经济学家认为劳动力市场都会经历增长和收缩,然而生物医学研究却好像是个例外。如人口统计学家Michael Teitelbaum指出,黯淡的就业前景会减少研究生院的申请人数和行业规模。

然而生物医学领域内这并没有发生,部分是因为大量拥有美国梦的外国劳动力(译者:主要是博后,也就是俗称的千老,在我看来,这是主要原因。因为想要留在美国,大多数千老不得不忍受低工资长工时,为的就是熬到一张绿卡然后改变命运)的涌入,部分是因为有些人内心对发现新知和改善人类健康之类高大上的目标的执着。

  兰格博士的话不是一家之言。几乎每个月都有科学家和工程师来我办公室抱怨联邦政府对基础科学研究的资助日益减少。过去三十年,政府对物理、数学和工程科学的资助的下降金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一,而与此同时,其他国家正大规模增加科技预算。正如兰格博士所指出的那样,我们对于基础研究支持的力度下降直接影响进入数学、工科以及工程领域研究的年轻人的数量--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每年毕业的工程师是美国的八倍。

可预测和稳定的科研资助

本文中我们着重讨论的是在资源紧缺而非充裕的当下生物医学研究领域的结构弊病。然而无论如何,钱多总是好的。我们希望生物医学领域内的卓越的机遇能给它带来预算增长。然而我们的资助体系没有内在的调节机制,增长的一点点资助总是被迅速吸干,留下更大的缺口。

在分配联邦资助时,应该着眼于增长的可预测性和稳定性。我们希望资金管理者和执行机构能考虑在现行的预算体制内增加一个5年的财政计划。这个计划在每年拨款时更新。这个小小的增加,能让人们认识到对国家科研行业增长进行长远规划的重要性,同时又不致引起不便。

  ……

对科学家时间的无度索求

原创性思维的需要科学家投入大量时间去思考、阅读并与同行讨论。而今天,可用于这些活动的时间少之又少。除了写作、修改基金申请与论文之外,科学家们还不得不应付越来也繁杂的行政任务,像是动物福利、放射性安全和人类被试保护等。尽管这些任务也都非常重要,但这些任务已经占据了过多的时间并对科学本身造成阻碍。

时间上的压力也对同行评议造成麻烦。结果老板们常常没有时间去审稿,而把活儿丢给手下的学生和博后,而学生和博后往往缺乏审稿的经验,难以发现工作的真正价值。专业的期刊编辑正越俎代庖,他们正在更多地以新闻而非科学作为标准来评价工作。

对基金申请的同行评议也未能幸免。一直以来对基金申请的学术评价是由业内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进行的,大家对他们做出的评价的公正性也少有疑虑。今天,老人们却参与得越来越少了,或是因为根本没被邀请,或是他们认为中标率太低,而从一大堆看上去都很好的申请中强行挑一个出来实在是太难了,从而使得评价的质量下降。

  我想起最近关于干细胞研究的争议,问兰格博士,布什政府对干细胞系数量的限制是否是他这一领域深入研究的最大障碍,他摇摇头。

研究生教育

过去的几十年间,因为有着大量研究基金的支持,进入生物医学领域的研究生数量处于无节制的增长状态。然而依赖训练基金和个人奖励基金(fellowship)的人数却长期几乎没有变化。

为了让联邦机构对受训者的数量和他们的训练效果有更多的掌控,我们建议以后研究生主要靠训练基金和奖励基金支持,而非研究基金。训练基金有个好处,就是可以对学生申请人进行一个同行评议,同时训练项目对受训人的选择和训练质量都有很高标准。

如果这个提议被采纳,那现行的不资助非美国公民的规定必须改变。外国学生对美国生物医学研究现在和将来蓬勃发展功不可没。

  简介:美国的科研状况同样堪忧,联邦对科研的资金支持减少,这将很大程度上削弱美国的力量。

改进基金的目的和机制

授予基金的一个重要标准是研究的原创性,只有如此才可推动科学进步及造福社会。给那些有望实现此目标的科学家资助才能把钱用到实处。

  1. 我们建议在杰出科学家的职业生涯各阶段都给予稳定的支持,并关注他们研究项目的质量和数量。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在这方面的成功说明精心挑选受资助人(当然进行挑选的人本身必须是杰出科学家)是提高研究质量的有效手段。现在NIH领导层正在讨论这一提案。

  2. 大项目对时间和资助的要求都很高,所以日落立法(sunset provision)必须在新项目开始之初就考虑进去。为了对抗研究项目的狭隘化倾向,资助机构应该着重资助新领域,或者对现有领域进行严格的审查评估。

  3. 资助方应该重点扶持原创性和具风险的项目,不要过度要求出结果。这一点对新老板尤其重要,因为他们独立之后本该开创新方向。NIH的Director's New Innavator Award就是应运而生,但是类似的资助还是太少,不足以改变新老板计划研究的方式。

  4. 资助方应当对给各个实验室的资助总额心中有数,认识到尽管不同研究的花费不一样,在某一点上单位投资的研究回报会减少。我们尤其欢迎NIH最近的一项决定,该决定规定如果一个实验室每年接受资助超过一百万美元,则对它后续的支持必须加以严格审查。

  "干细胞系数量多肯定有用,"兰格告诉我,"但是真正的问题是联邦补助金在大幅度减少。"他解释说,十五年前,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研究计划能得到联邦大力支持,现在仅约百分之十。这意味着科研人员不得不花更多时间筹资,而用于研究的时间越来越少。同时也意味着每年许多有价值的研究途径被切断,特别是那些高风险研究,其实这些研究最终可能产生巨大回报。

结论和展望

美国的生物医学领域再也不能无视这个领域面临的高度压力和已经浮现的倒退征兆了。我们相信美国公众将会继续支持生物医学研究,并且强大的预算支持也是需要也是可以争取的。然而由于这个系统的痼疾,这些手段只能缓解当下的持续恶化。

我们相信我们的系统能够恢复过来。我们需要一些根本性的措施因为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这个系统难以为继。这些措施是多方面的并且需要综合实施,很可能这些措施短期来看是困难的甚至有害,所以更加需要小心谨慎。然而这些补救需要即刻开始,因为我们描述的恶化在过去几年内已经愈发严重了。我们需要多方的参与,包括及时的辩论、广泛的宣传、单个科学家的行动、资助机构、学术院所以及其他为科研买单的团体。

我们眼中未来的生物医学领域与现在相比,它的人力、财力和目标都不会缩水。它会继续增长,它会调节供给和需求、改进科研劳力的流动渠道、拥有与财政支持匹配的实验室规模并且能让人们做出最好的工作。

我们最初的目标是激发对现状和改变现状的手段的大讨论。显然,单凭类似我们的自发的科学家,或是NIH的头头们是不可能完成改变的。我们呼吁社会各界,包括学术院所、科学社团、资助机构和其他一切感兴趣的个人和组织,去组织全国性或区域性的全民参与讨论。

已经有了一些这样的讨论,但是仅仅讨论远远不够。我们需要多方参与多点展开的关键性的行动来改革生物医学研究。美国未来的生物医学研究,还有更多的,正处在紧要关头。

  美国研发资金日益减少

正文

无论如何衡量,当下的生物医学研究都处于黄金时代。也正是因此,我们很难承认这个系统存在着足以威胁其未来的痼疾。这其中最为致命的便是对生物医学研究将会持续繁荣的盲目乐观。这个观点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在美国研究经费和科研规模之间极度的不匹配,进而造成了学术环境的高度竞争,科研产出的下降以及从业前景的黯淡。

平心而论,这些痼疾已存在多时,然而在如此之多成就的光环下它们难以察觉。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生物医学研究者们发现了许多控制生理和病理状态下细胞行为的法则,为我们深度了解生物系统提供了一个框架:遗传密码、基因组的序列和组织、细胞的生长分裂周期和信号分子。基于上述的和其他许多发现,许多传染病、遗传病、肿瘤、循环及代谢疾病等,现在都可以预防、控制和治疗。

美国公众以此为豪并且通过许多机构,如NIH(国立健康研究所)、联邦机构、基金会、广告团体和研究所等来支持生物医学研究。作为回报,从众多美国实验室里诞生的高新技术,如高通量DNA测序、复杂成像技术、结构生物学、设计化学以及计算生物学等,催生了医疗、制药及生物技术企业的大发展。

在这个大环境下,领域内最优秀的科学家和受训者都对他们的职业前景保持乐观。基于大量的观察和讨论,我们认为我们的担忧不无道理,美国的生物医学研究处在一个不可持续的轨道上。在这篇文章中我们会描述这种担忧从何而起,并提出一些可能的舒缓措施。

拓展职业道路

生物医学领域内的训练基本上是历史上的学徒制,学生做工作的目的是取代他们的导师。随着最终拿到教职的PhD人数降到低于20%,对研究生的教育必须多样化。研究生教育出来的学生大多具有批判性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些能力对科学政策、行政、商业、写作、法律和教育都有用。一项调查也表明有大量的研究生有志于非学术职业。然而对大多数老板和学术来说,得知这些信息的渠道太少,也没有明确的切入点(一个例外是AAAS的科学技术fellowship。在40年中使得经过精心挑选的高学历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可以在华盛顿的政府中工作一年。大概半数的人留在了政策制定岗位,进行利国利民的工作。然而相对每年8000多的PhD,仅仅数百的这种机会无异于杯水车薪)。

研究生们必须能够有机会实践这些职业机会才可能有机会做出明智的决定。以后的研究生们最好有机会尝试各种职业生涯,只有那些真正想留在学术界的人才需要去做博后。NIH最近宣布了一项旨在鼓励职业选择多样化的项目。同时,多学科交叉且融合了科学训练与领导技能、项目管理、团队合作和沟通技巧的硕士项目极好地迎合了工业界的需求,应该被广泛支持。

基金,让科学更高产

为了把钱用到刀刃上,我们建议联邦资助机构改进基金申请的评价标准。我们也建议改变基金的种类,同时为了保证研究的高标准严要求,我们建议除了常规评估外增加对基金使用者和资助机构双方的定时评估。

让生物医学领域重归平衡

下一步是要减少生物医学领域PhD的入学人数,让供需匹配。同时改变受训者和员工科学家(staff scientist)的比例。我们还需要做好分流,让拥有良好科学训练的年轻人有更广阔的就业空间。所有这些措施都将使得该领域更灵活和更稳定。

摘要

生物医学领域中一个由来已久但是错误万分的观点是当下的快速增长永远不会结束。这个观点把现今的生物医学研究变成了一个极度不可持续且高度竞争的系统。面对这个系统即使是最有天赋的学生也会望而却步,最有潜力的研究者也难以做出他们最好的工作。这是长期、剧烈、简单手段无法挽回的大衰退的先兆。现在正是面对并真正反思美国生物医学研究本质问题的时候。


具体措施

本文由皇牌天下投注网发布于集团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皇牌天下投注网【翻译】拯救美国的生物医学研

关键词:

上一篇:中国散文500篇: 我喜欢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